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教育资讯 >> 家长学校 >> 家庭生活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警惕!动画片中暴力与软暴力渗透孩子日常行为

警惕!动画片中暴力与软暴力渗透孩子日常行为

分类:家庭生活   更新:2008/4/24   作者:小麦   来源:本站原创

警惕!动画片中暴力与软暴力渗透孩子日常行为

    青少年犯罪,是当今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社会难题。大多数人将青少年犯罪归咎为学业或就业的压力以及社会治安环境的恶化等,却极少有人注意到各种媒介中的暴力影像,包括动画片中的暴力影像与青少年犯罪行为之间的关联——
  动画影像渗透孩子日常行为

  现象一:一个五岁男孩,双腿叉开,两只胳膊在胸前打了一个十字,随之展开双臂单膝跪地,接着双臂又在胸前做出了举手发言的动作,嘴里极有气势地喊出:“迪迦奥特曼!”径直向人冲了过来……这是时下在孩子们中颇为流行的一种打招呼的方式。

  这个年龄段孩子的心灵就像一面镜子,完整而逼真地再现着它所映射的事物。这不禁使人担忧——对孩子们所接触到的可模仿事物健康性、安全性的担忧。今天他可以模仿奥特曼对人进行无意识的攻击,明天他或许模仿蜡笔小新去看阿姨的裙底,那么后天他会不会又像火影忍者那样带着武器除暴安良呢?

  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张晓琦谈到,现在是图像的时代,视觉文化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已经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调查显示,在人们获得信息的方式中,60~70%是依赖图像。影像的强势已经超越了文字。尤其是近些年来,动画片已成为少年儿童主要的精神食粮。对于青少年来说,动画的吸引力在于它的变幻莫测,在于它给孩子带来的不同于现实世界的神秘而新奇的虚拟时空。孩子们喜欢幻想自己是动画片中的主角,无意识中,一旦这些模仿力和幻想力都很强的孩子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拟,后果将十分严重。

  暴力影像成为商家卖点

  现象二:曾经引发争议的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中,虹猫为父报仇,高呼“我要杀了你,血债血偿”的画面,短短一集20分钟里,竟然出现了6次。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如此高密度出现的暴力语言,无疑是对记忆的强化。牙牙学语的小朋友缺乏鉴别力与自控能力,模糊地认为,“我要杀了你”不过是表达愤怒的一种方式,于是,“妈妈做的饭不好吃,我要杀了你”;或者在游戏中,举着锅铲子攻击、追杀伙伴,“我要砍死你,杀了你”,这些场景也就并非偶然了。

  如果在一部动画片中大部分直接面对受众的影像都包含了攻击性动作、血腥的场景或者对此的暗示都应该属于所谓的影像暴力。

  为什么暴力影像会频频成为商家的卖点呢?哈尔滨理工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林学伟分析谈到,首先,动画片中暴力影像与现实社会的暴力场景最大的区别在于强烈的游戏性和虚幻性。许多动画中的人物都能够死而复生,这就使得动画中的暴力就像儿童的游戏一般有趣。只要是游戏,就能激起孩子浓厚的兴趣,而此时游戏般的暴力影像也就相当自然地进入了孩子的视野,印入了他们的头脑中。其次,暴力影像因对施暴双方做正义、邪恶的区分而变得合理化了。很多动画片都是藉由暴力的动作、夸张的情节来塑造“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式的人物形象的,以增添其英雄色彩进而吸引孩子观看。往往起初是好人被坏人欺负,但是好人最后却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对坏人反戈一击,用武力制服了坏人。在这样的情节安排下,无形中暴力被“合理化”了,“以恶制恶”在儿童眼中成了应该受到鼓励和表扬的行为,对动画片中的“英雄”进行模仿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再次,由于孩子普遍喜欢看动画片,动画片影响了他们日常的认识、行为和话语能力。而动画片中的人物和内容还构成了他们上学路上、课间休息、放学回家的谈资。如果哪个孩子不了解正在热映的动画片的情节、人物和对话,不会模仿动画片中主人公的招牌动作,就会遭到耻笑和“排斥”。反之,如果哪个孩子能够把主人公的一招一式模仿得惟妙惟肖,那他一定会成为这个特定群体中的佼佼者。同辈群体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儿童成为暴力影像的忠实观众。

  软暴力——时尚化的暴力影像

  现象三:春节前某电视台播映动画片《猪猪侠》,主要角色之一——头戴爆炸式假发套的教导主任,其经典语言是“我忍你很久了”,其经典动作为,一手掐腰,一手指向门外,“给我滚……”一幅专政蛮横简单粗暴的样子,毫无为人师表可言。主人公猪猪侠又是怎样对付她的呢?一次次无礼的搞怪、捉弄,经常让教导主任摔掉假发,气得抓狂。如此的两个形象,让孩子们哈哈大笑之余,还会带来什么呢?孩子们又会怎样处理现实生活中的师生关系呢?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突破成规与禁区的观念越来越强烈,那种打破现有秩序、追求个人价值的主张越发赢得年轻人的青睐,而成为一种时尚。对于那些初出茅庐、尚未获得社会认同的青少年来说,表达不满的最直接方式就是颠覆现有的社会价值和生活方式。长期处于家长和老师以及社会规范的束缚下,动画片中反叛的人物形象最能引起他们的认同感和崇拜感。

  现象四:央视播映的《神厨小富贵》总体来看是一部不错的励志片,但其中有一个场景,一群人在送贺礼,这群人的名字是:孙二奶、王八、辫子猪……作者之所以给动画片中的人物取这样的一些名字,应该是有所寓意的,但是,作为主要观众的孩子们会不会在给同学们起外号时直接将其拿过来用呢?这些污浊复杂的社会现象又会给孩子们带来什么样的教育意义呢?

  还有这样一些经典动画:每次吃完菠菜后拥有神力随即就打人的大力水手;一直想把老鼠或金丝雀置于死地的猫;还有每一集都在追杀鸵鸟的恶狼……这些经过喜剧化、诙谐化、受到包装的动画暴力影像更易为观众所接受。

  心理学工作者、哈尔滨工程大学金宏章教授谈到,除了暴力影像,动画片中充斥更多的,还是那些看似嘻哈无关紧要,实际上危害同样很大的软暴力影像。“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暴力,是一种精神的暴力,正因为它的隐匿性,常常为人所忽视,反而更易对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更易渗透于孩子的行为模式之中。”

  暴力影像副作用不可低估

  无论是动画片中的暴力还是软暴力,不但可以透过观察及模仿学习到,而且,在受到不当的增强时更易被强化。美国国家暴力起因与防止委员会在对电视暴力进行的研究中提出:电视暴力的长期效果将使受众赞同现实生活中的暴力,因为电视暴力能强化有暴力倾向的人在现实世界的信念和行为。对没有暴力倾向的人来说,长期接触媒介的暴力会使其接受电视中对暴力的态度和价值,不仅增加接受暴力的可能性,也增加使用暴力的可能性。

  金宏章认为,长期观看暴力影像对孩子的成长尤其不利,其负面效果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此类作品中的“英雄”多是些被神化了的人物,口能呼风唤雨,身可上天入地,脚善飞檐走壁,腿会越江跨海。这些都极易助长青少年好高骛远、不愿付出努力而想入非非的心理。二是,此类动画片为暴力进行心理注解的情节,容易使青少年认为,遇到对手,讲理是行不通的,只有拳脚相加,才能解决问题。于是,便出现了青少年为讲究江湖义气而打群架、小学生凶杀暴力事件等一些少年刑事犯罪案件。第三,暴力行为的耳濡目染将使儿童不再对血腥和痛苦感到震惊,有的还会将其视为一种娱乐,孩子们或许会变得对他人的疼痛和感受越来越麻木,从而削弱了他们的怜爱之情;孩子们或许对周遭世界更加害怕,不愿意接触更多的人、更多的事,逐渐产生自闭情绪;或许会更倾向于对他人采取攻击性的行为,将暴力视为解决冲突的有效方式。由此可见,具有暴力影像的动画片的副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猫和老鼠》还要看多久

  哈尔滨市优秀教师、哈五中任德红深有感触,“一部《猫和老鼠》,从上世纪80年代,看到了90年代,2000年后还在看,这一方面说明这部片子的经典魅力,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动画片市场是多么的匮乏,多么的缺少精品。”

  任德红呼吁制作更多更好的动画作品,“很多孩子都看过《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动画制作手段的进步,表现形式的丰富,这样的作品未免显得粗糙和幼稚,即使观众是儿童,也应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同时,她也谈到,“教育不是被动的,而应该是主动的。作为家长不能在无意识中忽视孩子成长过程中遭遇到的问题,也不能在不作为中错过对孩子进行教育的最佳时机。家长可不可以在孩子看动画片那短短的30分钟的时间里放下手头的工作,陪孩子坐在一起观看,以便遇到问题随时解决呢?”

  柳瑜则从专业的角度建议,动画片中一些血腥暴力的场面完全可以用唯美的手法来替代,“以动画片《小鹿斑比》为例。此片中,猎人猎杀母鹿的那一段,从猎杀的角度看,可以说是属于暴力的内容,然而,从猎人猎杀母鹿的表现手法来看,猎人开枪,只听见枪声,接着母鹿丧失了踪影,用母鹿的消失及配乐的哀凉使观众得知母鹿死亡的描写方式却完全不涉及暴力范畴。因此,一部动画片,完全可以将其暴力的部分用巧妙的手法,例如声音、影像去代替。”

  柳瑜认为电视台在审片过程中应加大把关力度,她呼吁建立动画片分级制,“香港就出现了这一制度,他们将日本动画片《火影忍者》定为第一套成人观看类动画片,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借鉴过来尽快建立分级制呢。”同时,柳瑜还建议电视等媒介对成人动画和儿童动画分时段播出,“尽量把一些成人动画放在深夜或者白天播放,将一些健康绿色的儿童动画放在17~20点时段播出。”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