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纂渊海

  《记纂渊海》一百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潘自牧撰。《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 潘自牧,字牧之。生卒年不详。金华(今属浙江)人。庆元二年(1196年)进士,与章如愚同榜。以恩补台州司户,充福卅Ⅲf学教授,官至龙游令。

  《记纂渊海》前集分论议、性行、识见、人伦、人道、人情、人事、人己、物理、叙述、接物、问学、言语、政事、名誉、著述、生理、丧纪、兵戎、释、仙道、阃仪等二十二部,一千一百九十五门。后集分三才、天文、混元、君道、皇亲、职官、时令、祥瑞、灾异、地理、郡县、礼仪、乐、民业、伎术、文房、字学、果实、花卉、木、竹、禽、兽、水族、介、虫等二十六部。唐宋类书,或以载文,如《艺文类聚》;或以记事,如《太平御览》;或以载史,如《册府元龟》;或兼记事、载文,如《初学记》。此书则以记言为主。与《太平御览》等专以记事为主类书相比,犹《国语》之与《左传》。作者自序目:“盖一定不易者,意也;而千变万化者,言也。前辈类书,其于记事提要者详矣,而纂言钩玄,尚有未满人意。遂使观者如循一辙之迹,若守一隅之指,拘系牵连,往往凝滞于事实之内,而不能推移变化于言意之表。此《记纂》之作,非得已而不已者欤?”此即为作者撰此书之动机。记言之类书,创自此书,为最早名言警句分类汇编。门类名目与《重广会史》相类,论议部多以四字成语,如“以貌取人”,“噬脐何及”等,其他各部多以二字标目,前后不相一致。引书分栏,以经、子、史、传记、集为序标目,经包括《易》、《论语》等儒家经典及其注疏;子包括《孟子》等诸子;史包括正史及《左传》、《东观汉记》、《资治通鉴》、《会要》等;传记包括正史、诸子以外之书;集包括历代总集、别集。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记纂渊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记纂渊海卷五十

国学作者:宋·潘自牧   国学书目:记纂渊海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记纂渊海卷五十
  宋 潘自牧 撰性行部
  有忌惮
  经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懐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懐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懐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岂不懐归畏此罪罟 岂不懐归畏此简书【并诗】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语】
  史岂不欲徃畏我友朋【左】上谓侍臣曰人言天子至尊无所畏惮朕则不然上畏皇天之监临下惮羣臣之瞻仰【唐太宗】
  本朝家有主母而豪奴悍婢不敢与弱子抗【老泉】
  无忌惮
  经不惕予一人 乃防畏畏 谓已有天命谓敬不足行谓祭无益谓暴无伤 狃于奸宄败常乱俗 以荡陵徳实悖天道【并书】小人而无忌惮也【记】不愧于天不畏于人 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胡不相畏不畏于天匪先民是程匪大犹是经【并诗】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语】
  子出则为宗族患入则为乡里忧小人之行也【家语】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孟】齐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之市适鬻金者之所攫金而去【列】好憎尚怒小人哉【文中子】
  史杀人不忌为贼 肆行无度无所还忌不思谤讟不惮鬼神神怒民痛无悛于心 单旗刘狄剥乱天下帅羣不吊之人以行乱于王室侵欲无厌规求无度贯渎鬼神慢弃刑法傲狠威仪【并左】李斯曰三代之事何足法也 李斯请史官非秦语皆烧之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并秦纪】敢为大言处之不疑【汉武纪】秦灭六国上古遗烈扫地尽矣【史田儋传】宋康王欲霸之亟成故射天笞地斩社稷而烧灭之以示威服鬼神为长夜之饮于室中室中人呼万岁则堂上应之堂下之人又应之门外之人又应之以至于国中无敢不呼万歳者天下之人谓之桀宋【周纪】矫制以令天下【汉高五王传】姗笑三代荡灭古法【西汉表】颛作威福庙堂之上【西汉诸侯王表】触情妄行【淮南王】方今布衣乃窥国家之隙见间而起者蜀郡是也及山阳亡徒苏令之郡蹈籍名都大羣求党与索随和而亡逃匿之意此皆轻量大人亡所畏忌国家之权轻故匹夫欲与上争衡也【汉梅福传】横厉无畏忌欲以熏轑天下【汉杜钦传】梁冀暴李固杜乔尸于城北四衢令有敢临者如其罪【汉质纪】吴树为荆州刺史辞梁冀冀鸩之出死车上辽东太守侯猛初拜不谒冀托以他事腰斩之【汉桓纪】戏弄神只歌颂祸殃【东汉隗嚣传】杜塞天下之口聋盲一世之人【汉陈蕃传】入吾室操吾戈以伐我【汉郑?传】祖珽私谓和士开曰君之宠幸振古无比宫车一日晩驾何以克终宜令皇太子早践大位以定君臣之分若事成中宫少主皆徳君此万全计也请君説主上令粗解当自外入表谕之于是上书齐主从之传位于太子纬【陈世祖】阮佃夫人纳货贿所饷减二百疋绢则不报书【宋太祖】右司郎中冯翊乔知之有美妾曰碧玉知之为之不昬武承嗣借以教诸姬遂不还知之作緑珠怨诗以寄之碧玉赴井死承嗣得诗于裙带大怒讽酷吏罗吉族诛之【唐武后】来俊臣倚势贪淫士民妻妾有美者百方取之自宰相以下籍其姓名而取之【同上】武三思尝言我不知代间何者谓之善人何者谓之恶人但于我善者则为善人于我恶者则为恶人耳【唐中宗】卢?秉政荐吏部侍郎关播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上尝从容与宰相论事播意有所不可起立欲言?目之而止还至中书?谓播曰以足下端慤少言故相引至此向者奈何发口欲言耶【唐徳宗】小人之虑遂以为天道难知为善未必福而为恶未必祸也【唐中宗赞】李振曰此辈自谓清流宜投黄河为浊流【唐纪】
  传记上小尧舜下邈三王【刘向战国防序】
  集白昼攫金【顔鲁公坐位帖】行与义乖言与法违【韩文】
  本朝小人不主于礼义则无忌惮所以反中庸也【二程语録】安石谓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防【实録本传】
  有顾借
  子齐景公问晏子曰为人何患曰患社防出窃于外入托于社灌之恐壊墙熏之恐烧木【家语】
  史邓侯曰人将不食吾余【左】欲投防而忌器防近于器尚惮不投【西汉贾谊传】社鼷不灌屋防不熏【西汉靖王胜传】孔融荐祢衡于曹操衡乃着布单衣持三尺棁杖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操怒曰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防耳顾此人素有虚名逺近将谓孤不容之【东汉】妻子以累其心产业以重其志舍此以为非者有必不多矣【汉殇纪】罗仇曰吾家世以忠孝着于西土宁使人负我我不忍负人也【晋安纪】
  传记稷蜂不攻社防不熏【唐诗外传】
  集薙草恐伤蕙【孟东野】
  无顾借
  经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易系辞】
  史史举以茍贱不亷闻于世【史甘茂传】吾日暮途逺故倒行逆施之【汉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