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纂渊海

  《记纂渊海》一百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潘自牧撰。《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 潘自牧,字牧之。生卒年不详。金华(今属浙江)人。庆元二年(1196年)进士,与章如愚同榜。以恩补台州司户,充福卅Ⅲf学教授,官至龙游令。

  《记纂渊海》前集分论议、性行、识见、人伦、人道、人情、人事、人己、物理、叙述、接物、问学、言语、政事、名誉、著述、生理、丧纪、兵戎、释、仙道、阃仪等二十二部,一千一百九十五门。后集分三才、天文、混元、君道、皇亲、职官、时令、祥瑞、灾异、地理、郡县、礼仪、乐、民业、伎术、文房、字学、果实、花卉、木、竹、禽、兽、水族、介、虫等二十六部。唐宋类书,或以载文,如《艺文类聚》;或以记事,如《太平御览》;或以载史,如《册府元龟》;或兼记事、载文,如《初学记》。此书则以记言为主。与《太平御览》等专以记事为主类书相比,犹《国语》之与《左传》。作者自序目:“盖一定不易者,意也;而千变万化者,言也。前辈类书,其于记事提要者详矣,而纂言钩玄,尚有未满人意。遂使观者如循一辙之迹,若守一隅之指,拘系牵连,往往凝滞于事实之内,而不能推移变化于言意之表。此《记纂》之作,非得已而不已者欤?”此即为作者撰此书之动机。记言之类书,创自此书,为最早名言警句分类汇编。门类名目与《重广会史》相类,论议部多以四字成语,如“以貌取人”,“噬脐何及”等,其他各部多以二字标目,前后不相一致。引书分栏,以经、子、史、传记、集为序标目,经包括《易》、《论语》等儒家经典及其注疏;子包括《孟子》等诸子;史包括正史及《左传》、《东观汉记》、《资治通鉴》、《会要》等;传记包括正史、诸子以外之书;集包括历代总集、别集。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记纂渊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记纂渊海卷六十五

国学作者:宋·潘自牧   国学书目:记纂渊海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记纂渊海卷六十五
  宋 潘自牧 撰名誉部
  为世轻重
  经若金用汝作砺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若嵗大旱用汝作霖雨 若作酒醴尔惟麴糵若作和羮尔惟盐梅道洽政治泽润生民四夷左袵防不咸赖【书】君子所
  依小人所腓【辟也】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邦家之光 四方是维天子是毗 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赫赫师尹民具尔瞻 行归于周万民所望 纲纪四方为周之翰【诗】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语】
  子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穆公用之而霸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孟子】喜而天下和之怒而暴乱畏之【荀乐论】
  史季孙欲以田赋使冉有访诸仲尼曰子为国老待子而行若之何子之不言也【左】孔子布衣?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于夫子可谓至圣矣 后世藏孔子衣冠琴书至于汉二百余年不絶高帝过鲁以太牢祀焉诸侯卿相至常先谒然后从政【孔子世家】子产仁人郑所以存者子产也【史郑世家】毛先生遂一至楚使赵重于九鼎大吕【史记平原君传】夷吾所居国重【史齐世家】鲁仲连不肯帝秦而秦将闻之却五十里【史本?】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呉彊晋而霸越【史记孔子世家】楚春申君魏信陵君救赵秦军为之却三十里【史平原?】天下骚动宰相得之若得一敌国云【史防侠剧孟?】所在国重所去国轻【战国防】诸侯以公子贤多客不敢加兵谋魏十余年【史魏无忌传】为国柱石【汉霍光传】为一代之柱臣【汉萧何?】李将军死天下知与不知皆为流涕【前汉李广?】鲁以季友治乱楚以子玉轻重魏以无忌折冲项以范増存亡百万之众不如一贤【汉书】孟轲虽连【音辇】蹇犹为万乘师【汉扬雄?】王成黄霸朱邑龚遂郑?召信臣等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生有荣号死见奉祀【西汉】天下想闻其风采【西汉霍光?】汉高祖任萧何于闗中无西顾之忧【后汉冦恂?】自天子及大臣皆赖恃之【东汉袁安传】陈寔在乡闾平心率物其有争讼輙求判正晓譬曲直退无怨者至乃叹曰宁为刑罚所加不为陈君所短【东汉本?】种暠为益州刺史得百姓心后匈奴冦并凉二州桓帝擢为度辽将军由是羌戎兹莎车乌孙等皆来顺服至司马薨并凉边人咸为发哀匈奴闻之举国伤惜单于毎入朝贺望见坟墓輙哭泣祭祀【后汉本传】吴公隠若一敌国【东汉吴汉?】容貌堂堂国之光辉智虑谋畧朝之渊薮【东汉伏湛?】陈寔卒海内赴吊者三万余人制衰麻者以百数【通鉴东汉】孔融云郑君里门四方所由观礼其广令容髙车结驷名为通徳门【后汉郑康成】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将相和则士豫附天下虽有变权不分也为社稷计在两君掌握【通鉴汉高后】士者国之重器得士则重失士则轻【通鉴汉成纪】高颎为隋相公平识治体隋之兴亡系颎之存没【通鉴唐太宗】牛僧孺杨于陵裴垍卢坦此数人皆今之人望天下视其进退以卜时之否臧者也【通鉴唐宪宗】郑注求为鳯翔节度使请礼部员外郎韦温为副使韦温不可或曰拒之必为患温曰择祸莫若轻拒之止于逺贬从之有不测之祸卒辞【通鉴唐文宗纪】王衍口中雌黄朝野谓之一世龙门【晋书本?】深源不起当如苍生何【晋书殷浩传】桓彛初过江见朝廷防弱忧惧不乐徃见王导极谈世事还谓周顗曰向见管夷吾无复忧矣【晋书王导?】时江左草创纲维未举温峤殊以为忧及见王导共谈欢然曰江左自有管夷吾复何虑【晋温峤?】殷浩弱冠有美名三府辟不就时拟之管葛王蒙谢尚伺其出处以卜江左兴亡【晋书本?】为俭嵗之粱稷寒年之纎纩【齐刘纠?】北齐主登童子寺望并州城曰此是何等城或对曰此是金城汤池天府之国齐主曰我谓唐邕是金城此非金城也【北史】太宗授李纬为兵部尚书房?龄在京城防有自京师来者太宗问?龄闻纬拜尚书如何曰但说纬好须更别无它语遽改纬洛州刺史其为当世准的如此 裴度威誉徳业侔于郭子仪出入中外以身系国之安危为时之轻重者二十年凡命将相无贤不肖皆推度为首【唐书】以身为天下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