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纂渊海

  《记纂渊海》一百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潘自牧撰。《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 潘自牧,字牧之。生卒年不详。金华(今属浙江)人。庆元二年(1196年)进士,与章如愚同榜。以恩补台州司户,充福卅Ⅲf学教授,官至龙游令。

  《记纂渊海》前集分论议、性行、识见、人伦、人道、人情、人事、人己、物理、叙述、接物、问学、言语、政事、名誉、著述、生理、丧纪、兵戎、释、仙道、阃仪等二十二部,一千一百九十五门。后集分三才、天文、混元、君道、皇亲、职官、时令、祥瑞、灾异、地理、郡县、礼仪、乐、民业、伎术、文房、字学、果实、花卉、木、竹、禽、兽、水族、介、虫等二十六部。唐宋类书,或以载文,如《艺文类聚》;或以记事,如《太平御览》;或以载史,如《册府元龟》;或兼记事、载文,如《初学记》。此书则以记言为主。与《太平御览》等专以记事为主类书相比,犹《国语》之与《左传》。作者自序目:“盖一定不易者,意也;而千变万化者,言也。前辈类书,其于记事提要者详矣,而纂言钩玄,尚有未满人意。遂使观者如循一辙之迹,若守一隅之指,拘系牵连,往往凝滞于事实之内,而不能推移变化于言意之表。此《记纂》之作,非得已而不已者欤?”此即为作者撰此书之动机。记言之类书,创自此书,为最早名言警句分类汇编。门类名目与《重广会史》相类,论议部多以四字成语,如“以貌取人”,“噬脐何及”等,其他各部多以二字标目,前后不相一致。引书分栏,以经、子、史、传记、集为序标目,经包括《易》、《论语》等儒家经典及其注疏;子包括《孟子》等诸子;史包括正史及《左传》、《东观汉记》、《资治通鉴》、《会要》等;传记包括正史、诸子以外之书;集包括历代总集、别集。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记纂渊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记纂渊海卷七十四

国学作者:宋·潘自牧   国学书目:记纂渊海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记纂渊海卷七十四
  宋 潘自牧 撰人情部
  感叹
  经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国百里今也日蹙国百里【诗】赵文子与叔誉观乎九原文子曰死者如可作也吾谁与归孔子曰我观周道幽厉伤之吾舎鲁何适矣鲁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礼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舎昼夜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鳯兮鳯兮何徳之衰子曰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徴也文献不足故也足
  则吾能征之矣 子曰鳯鸟不至河不出圗吾已矣夫【并论语
  子故家遗俗流风善政犹有存者【孟子】其中开口而笑者一月之中不过四五日而已矣 人生天地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荘子】
  史仲尼视麟曰河不出圗洛不出书吾已矣夫【孔子世家】鲁季桓子见鲁城喟然叹曰昔此国几兴矣以吾获罪于孔子故不兴也谓其嗣康子曰若相鲁必召仲尼【史记世家】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前汉魏豹传】阮孚好蜡屐因自叹曰未知一生当着几緉屐【晋书本传】桓温过淮泗践北境与诸寮属登东平乗楼眺瞩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陆沈百年丘墟王夷甫诸人不得不任其责【晋书本传】桓温自江陵北伐行经金城见少为琅琊时所种栁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羊祜逰岘山言咏终日尝顾从事邹湛等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逺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晋书】古称一世三十年子厚之斥十三年殆半世也【唐书】传记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纷纷来更多【续仙传】
  集年嵗晩暮时已斜安得壮士翻日车【李九曲歌】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古诗】连连丘壑改微微市朝变局涂顿逺策畱欢恨奔箭春貌既移红秋林岂停蒨一倍【倍一作陪】茂陵道宁思栢梁宴【沈约长歌行】变燧回星【刘孝标书】人生一百年欢笑惟三五【庾信对酒】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王羲之兰亭记】临川感流以叹逝登山懐古而悼逺 感冬索而春敷嗟夏茂而秋落【潘安仁】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露【曹子建】未厌青春好已睹朱明移【谢灵运诗】頺魄不再圎倾曦无两旦【曹子建】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长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短歌行】人夀如朝露时华不载?阳来日苦短阳去日苦长【同上】故人虽故昔经新新人虽新复应故【隋江诗】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是嫁比隣生男埋没随百草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嵗暮日月疾 古来白骨无人收【杜诗】但见好花开易落从来尤物不长生【刘賔客】长使英雄泪满襟 即今千种恨惟共水东流 王侯与蝼蚁随尽同丘墟万事随转烛 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 日月不相饶节序昨夜隔【杜诗】仙鹤来归辽东之城郭犹是灵乌代谢汉南之陵谷已非 临水感逝川之叹 百年三万日一别几千秋【骆賔王】吾操镘以入于富贵之家有年矣有一至者焉又往过之则为墟矣有再至三至者焉而往过之则为墟矣问其隣或曰噫刑戮也或曰身既死而子孙不能有也或曰死而归之官也吾以是观之非所谓食焉怠其事而得天殃者耶非彊心以智而不足不择其才之称否而冐之者耶非多行可愧知己之不可彊而为之者耶将富贵难守薄功而厚享之者耶抑丰悴有时一去一来而不可常者耶【韩集】坐观万象化方见百年侵【陈子昂】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风云顿觉闲樽酒相逢十载前君为壮夫我少年樽酒相逢十载后我为壮夫君白首【韩集】人生大限虽百歳就中三十称一世晦眀乌兎相推迁霜雪渐到双鬓边沈忧戚戚多浩叹不得如意居大半一气暂聚常恐散黄河清兮白石烂【权集】城池百载后耆旧几家残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防 白首相逢征战后青春已过乱离中 苍苔换古今 万事依然在无如嵗月何【刘长裕】长明灯是前朝焰曽照青春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