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纂渊海

  《记纂渊海》一百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潘自牧撰。《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记纂渊海》,类书。195卷,一本作200卷,一本作100卷,后集125卷,补集47卷。宋潘自牧撰。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 潘自牧,字牧之。生卒年不详。金华(今属浙江)人。庆元二年(1196年)进士,与章如愚同榜。以恩补台州司户,充福卅Ⅲf学教授,官至龙游令。

  《记纂渊海》前集分论议、性行、识见、人伦、人道、人情、人事、人己、物理、叙述、接物、问学、言语、政事、名誉、著述、生理、丧纪、兵戎、释、仙道、阃仪等二十二部,一千一百九十五门。后集分三才、天文、混元、君道、皇亲、职官、时令、祥瑞、灾异、地理、郡县、礼仪、乐、民业、伎术、文房、字学、果实、花卉、木、竹、禽、兽、水族、介、虫等二十六部。唐宋类书,或以载文,如《艺文类聚》;或以记事,如《太平御览》;或以载史,如《册府元龟》;或兼记事、载文,如《初学记》。此书则以记言为主。与《太平御览》等专以记事为主类书相比,犹《国语》之与《左传》。作者自序目:“盖一定不易者,意也;而千变万化者,言也。前辈类书,其于记事提要者详矣,而纂言钩玄,尚有未满人意。遂使观者如循一辙之迹,若守一隅之指,拘系牵连,往往凝滞于事实之内,而不能推移变化于言意之表。此《记纂》之作,非得已而不已者欤?”此即为作者撰此书之动机。记言之类书,创自此书,为最早名言警句分类汇编。门类名目与《重广会史》相类,论议部多以四字成语,如“以貌取人”,“噬脐何及”等,其他各部多以二字标目,前后不相一致。引书分栏,以经、子、史、传记、集为序标目,经包括《易》、《论语》等儒家经典及其注疏;子包括《孟子》等诸子;史包括正史及《左传》、《东观汉记》、《资治通鉴》、《会要》等;传记包括正史、诸子以外之书;集包括历代总集、别集。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记纂渊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记纂渊海卷八十八

国学作者:宋·潘自牧   国学书目:记纂渊海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记纂渊海卷八十八
  宋 潘自牧 撰博奕部
  博
  子虞氏者梁之富人也登髙楼临大路设乐陈酒击博楼上【列子
  史博之所以贵枭者便则食不便则止何用智之不如枭也【史记】博戏恶业也而栢发用之富【同上】陈遵祖父遂宣帝微时相随博奕数负进及帝即位迁遂太原太守乃赐玺书曰官尊禄厚可以偿博进矣【前陈遵传注云进会礼之财也】张贾出守衢州文宗曰闻卿大善长行贾曰臣公事之余聊与广客为戏非有所妨也【唐书】唐僖宗与诸王赌鹅鹅一头至百五十缗【通鉴】
  传记六博用十二棊分白黒各半掷之【博经】今之博戏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黒黄各十五掷彩之头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后人新意长行出焉彊名争胜谓之撩零假借分画谓之囊家囊家什一而取谓之乞头【国史补】贞元中宋清进博经一卷【国史纂要】天宝中岭南献白鹦鹉甚聪慧呼为雪衣女上每与嫔御及诸王博戏上稍不胜左右呼雪衣女必飞局中鼓翼以乱之【谭賔录】肃宗与张良娣打博子声闻于外邺侯因言及上遂潜令刻干树鸡为子不欲有声良娣尤怨【邺侯家传】桓宣武家贫求救于袁躭躭时居艰乃变服懐布防随温去与债主戏躭素有艺名债主就局曰汝故当不办作袁彦道耶遂共戏十万一掷直上百万数投马絶叫旁若无人掷布防仍对人曰汝竟识袁彦道不【世说】
  集箆敝象棊有六博些分曹并进遒相迫些成枭而牟呼五白些【楚辞】六博争雄好采来金盘一掷万人开【李白】有时六博快壮心绕床三匝呼一掷 五木思一掷如绳系穷猿 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并同上】咸阳客舍一事无相与博塞为欢娱慿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枭卢【杜诗】昨夜双钩败今朝百草输关西狂小吏惟喝绕床卢【李义山】
  本朝尽日闲窓赌选迁小姓争覔倒盆钱上筹争占蓬莱岛一掷乗鸾出洞天【王禹玉】竟识彦道否絶叫呼百万【东坡】
  摴蒱
  史陶侃领荆州刺史诸叅佐或以谈戏废事者乃命取其酒器蒱博之具悉投之于江将吏则加鞭挞曰摴蒱者牧猪奴戏耳【晋书】刘裕于东府聚摴蒱大掷余人并黒犊唯裕及刘毅在后毅次掷雉大喜褰衣绕床叫谓同座曰非不能卢不事此耳裕因挼五木曰老兄试为卿答即成卢焉 刘毅家无担石之储一掷百万【并同上】刘毅好摴蒱宋武帝与毅敛局各得半积钱毅呼帝并之先掷得雉帝良久答之掷得卢谓帝曰知公不以大坐席与人郑鲜之大喜徒跣绕床大叫毅甚不平曰此郑君何为者无复甥舅之敬【南史】宋明帝大会新亭楼摴蒱李安人五掷皆卢帝大惊曰卿面方如田封侯相也宋孝武尝与顔师伯摴蒱帝掷得雉大恱师伯后掷得卢帝失色师伯遽敛子曰几作卢师伯尔日一输百万或谓卞彬曰卿都不持操何由得升彬曰掷五木子
  十掷辄犍岂复是掷子之拙【并同上】梁主萧詧曽献码碯钟周文帝顾丞郎曰能掷摴蒱头得卢者便与钟已经数人不得至蒒端乃执摴蒱头而言曰非为此钟可贵但思露其诚耳便掷之五子皆黒文帝恱即以赐之【北史】周文帝解所服金带令诸人徧掷曰先得卢者与之掷将徧至王思政乃誓曰方愿尽心效命上报知己若此诚有实愿即为卢周文止之已掷为卢矣【同上】
  传记摴蒱其法三分其子三百六十限以二关人执六马其头五枚分上为黒下为白黒者刻二为犊白者刻二为雉掷之全黒乃为卢其彩十六二雉三黒为雉其彩十四二犊三白为犊其彩十全白为白其彩八四者贵彩开为十十二塞为十一塔为五秃为四犍为二撅为三六者杂彩贵者得连掷得打马得囘关余彩则否【国史补】有人见洞中二老人摴蒱乃以鞭拄地而观俄忽鞭烂而鞍朽【广异记】王子敬数嵗尝看诸门生摴蒱见有胜负因曰南风不竞门生辈轻其小儿乃曰此郎亦管中窥豹时见一斑耳子敬瞑目曰逺慙荀奉倩近愧刘贞长拂衣而去【世说】桓宣武与袁彦道摴蒱彦道齿不合遂厉色掷去五木温太真曰见袁生迁怒知顔子为贵【同上】
  集成枭而牟呼五白些【楚辞】十载荒郊任博徒挼莎五木掷枭卢【元稹】
  本朝东坡云慕容宝与韩黄李根等欵防摴蒱誓之曰世言摴蒱有神若富贵可期频得三卢于是三掷卢宝拜而受赐 近从新谱识枭卢拟唤安阳旧博徒只恐分隂闲过了更教人诮牧猪奴
  双陆
  传记南海献集翠裘则天以赐张昌宗时狄仁杰入奏事则天命与昌宗双陆赌之昌宗累局连北狄公对御脱其裘拜恩而出及至光范门遂付家奴衣之促马而去【集异记余互见赐紫类】梁时荆州掾属双陆赌金钱尽以金钱花相足鱼?谓得花胜得钱【杂爼】具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