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考索

  《群书考索》,全称为《山堂先生群书考索》,又名《山堂考索》。南宋章如愚编。据《宋史.儒林传》云,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自幼颖悟,负才尚气。登宁宗庆元中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惋胄,罗归,乃结山堂数十间以讲道义,故远迩之士咸尊师之。及卒,门人证为山堂先生。所著除《群书考索》外,尚有文集百十卷行于世,今皆已散佚。

  《群书考索》一书是南宋诸多类书中颇为出色的一部。其搜采繁复,考据精辟,指引辨证,博洽详实,历为人所重。其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此书能折衷群言,发抒己见,突破了历来公私各家编纂类书时不加论断的传统,是类书史上的一次创新,对后世影响甚大。

  《群书考索》四库提要:羣书考索二百十二卷宋章如愚撰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庆元中登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侂胄罢归事迹具宋史儒林传史称所着有文集行世今已散佚惟此书独存凡分四集前集六十六卷分六经诸子百家诸经诸史圣讳书目文章礼乐律吕厯数天文地理十三门后集六十五卷分官制学制贡举兵制食货财用刑法七门续集五十六卷分经籍诸史文章韩墨律厯五行礼乐封建官制兵制财用诸路君道圣贤十五门别集二十五卷分图书经籍诸史文章律厯人臣经艺财用兵制四裔边防十一门宋自南渡以后迂儒尊性命而薄事功文士尚议论而尠考证如愚是编独以考索为名言必有征事必有据博采诸家而折衷以己意不但淹通掌故亦颇以经世为心在讲学之家尚有实际惟其书卷帙浩繁又四集不作于一时不免有重复抵牾之处如前集六经门外又立诸经一门其文互相出入诸子百家门中以晏子荀子?子文中子之类为诸子以管子商子韩非子淮南子之类为百家亦不知何以分别又如前集第三十五卷详列六宗之説无所专从续集第十卷则主郑康成説前集第三十卷既主二年一祫五年一禘以为宋制合古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三年一禘五年一祫之説前集第三十三卷专主郑康成説祫大禘小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説禘大祫小前集第十三八卷既主天子五门诸侯三门别集第八卷则又谓天子六门诸侯二门皆前后抵牾疎于决择然大致网罗繁富考据亦多所心得在宋人著述之中较通考虽体例稍杂而优于释经较玉海虽博赡不及而详于时政较黄氏日钞则条目独明较吕氏制度详説则源流为备前人称苏轼诗如武库之兵利钝互陈如愚是编亦可以当斯目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群书考索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羣书考索后集卷五十三

国学作者:宋·章如愚   国学书目:群书考索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羣书考索后集卷五十三

 
  宋 章如愚 编
  赋税门
  田赋类
  论语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左传季孙欲以田赋使冉有访诸仲尼仲尼不对而私于冉有曰君子之行也度于礼施取其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如是则丘亦足矣且子季孙若欲行而法则周公之典在若欲茍而行又何访焉弗聴
  禹九等田赋
  冀田中中赋上上错【田第五赋第一错出第二之赋】兖田中下赋贞【田第六州第九赋正欲九相当】
  青田上下赋中上【田第三赋第二】
  徐田上中赋中中【田第二赋第五】
  扬田下下赋下上上错【田第九赋第七杂出第六】荆田下中赋上下【田第八赋第三】
  豫田中上赋错上中【田第四赋第二又杂出第一】梁田下上赋下中三错【田第七赋第八杂出第七第九三等】雍田上上赋中下【田第一赋第六人功少】
  按冀州赋上上田中中差四等盖冀帝都也百物所聚事事皆出于此所以赋特重于他州兖州田中下赋贞等九作十三载乃同者兖州水患最甚禹八年于外惟此州十三年乃与诸州同赋孔氏谓禹当水初平制赋各随其力后必渐増不知禹于地平天成之时人工未尽修地力未尽辟制为贡赋之定法后虽人众地辟赋不加多藏之于民以均裕民之政与后世俗括隠田之类异矣
  禹贡定田以九等赋亦有九等赋之髙下不与田伯当说者谓地有定宜而人无常功田上而赋下者人功废也田下而赋上者人功修也审如是则禹之赋亦随宜取之而已岂其以为定法哉九等之赋后世莫不相时而变通岂不为民害欤龙子曰治地莫不善于贡伤其法之也大禹之贡法虽曰校数嵗之中以为常而禹行之盖自有道夏谚曰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以此推之当禹之时贡法既定而又有廵狩之礼以省耕省敛问其疾苦休戚而观其年之丰防厚薄以补其不足助其不给何不善之有
  禹九等贡法禹别九州任土作贡注任其土地所有定其贡赋之差
  兖贡漆丝篚织文
  青贡盐絺海物惟错岱畎丝枲鈆松怪石
  徐贡土五色羽畎夏翟峄阳孤桐泗濵浮磬淮夷蠙珠暨鱼厥篚?纎缟
  扬贡金三品【金银铜也】瑶琨【美玉】篠簜齿【象齿】革【犀皮】羽【鸟羽】毛【旄牛尾】惟木【楩楠豫章】厥篚织贝【织绢纻贝水物】厥包橘柚锡贡【锡命乃贡言不常】
  荆贡金三品杶【木名】干【柘也】栝【柏叶松身曰栝】柏砺砥【砥纲于砺皆磨石也】砮【砮石中矢镞】丹【朱顔】惟箘簵【美竹】楛【中矢干】三邦底贡厥名【三物皆出云梦之泽近泽三国常置贡之其名天下称善】包【橘柚也】匦【匣也】菁【菁以为菹】茅【茅以缩酒】厥篚?纁【此州染?纁色善故贡之】玑【珠类】组【绶类】九江纳锡大【尺二寸曰大】豫贡漆枲絺纻篚纎纩【细锦也】锡贡磬错【治玉曰错治磬错】
  梁贡璆【玉名】铁银镂砮磬熊罴狐狸织皮【贡四兽之皮织金罽】
  雍贡球琳【皆玉名】琅玕【石似玉】
  禹贡一书有贡有赋赋出于田而贡则因地所有而不责其所无非赋之外又有贡也【周官角人羽人以齿角羽以当邦赋亦此意】故其书揔谓之贡孟子曰夏后氏五十而贡盖以田赋亦谓之贡也然而八州皆有贡惟冀州无贡以畿内王之所食时敛其赋而曰非所谓贡也邦国有嵗之常贡春入贡是也是以禹贡之言五服其畿内五百里谓之甸服百里赋纳緫二百里纳铚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皆谓田赋轻重之别也其外侯服绥服荒服则不言赋盖取之诸侯而贡之天子天子有常法以受其贡而已 所谓贡者皆随地之所产如扬之橘柚荆之大必待锡命而后贡示非常用之物其取田赋皆不过什一此虞夏贡赋之大略也
  禹五服之图
  禹定九州量逺近制五服任土作贡分田定税十一而赋万国以康故天子之国内五百里甸服【为天子服里田】百里赋纳揔【禾藁曰揔供饲马】二百纳铚【铚刈为禾穗】三百里纳秸服【秸槀也服槀役】四百里粟五百里米【所纳精者少麤者多】
  其外五百里曰侯服【侯候也斥而服事】百里采【供王事不王一】二百里男邦【男任也】三百里诸侯【同为王者斥】 又其外五百里曰绥服【服王者之政教】三百里揆文教【度王者文教而行之】二百里奋武卫【奋武卫天子所以安也】 又其外五百里曰要服【要束以文教】三百里夷【守平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