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考索

  《群书考索》,全称为《山堂先生群书考索》,又名《山堂考索》。南宋章如愚编。据《宋史.儒林传》云,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自幼颖悟,负才尚气。登宁宗庆元中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惋胄,罗归,乃结山堂数十间以讲道义,故远迩之士咸尊师之。及卒,门人证为山堂先生。所著除《群书考索》外,尚有文集百十卷行于世,今皆已散佚。

  《群书考索》一书是南宋诸多类书中颇为出色的一部。其搜采繁复,考据精辟,指引辨证,博洽详实,历为人所重。其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此书能折衷群言,发抒己见,突破了历来公私各家编纂类书时不加论断的传统,是类书史上的一次创新,对后世影响甚大。

  《群书考索》四库提要:羣书考索二百十二卷宋章如愚撰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庆元中登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侂胄罢归事迹具宋史儒林传史称所着有文集行世今已散佚惟此书独存凡分四集前集六十六卷分六经诸子百家诸经诸史圣讳书目文章礼乐律吕厯数天文地理十三门后集六十五卷分官制学制贡举兵制食货财用刑法七门续集五十六卷分经籍诸史文章韩墨律厯五行礼乐封建官制兵制财用诸路君道圣贤十五门别集二十五卷分图书经籍诸史文章律厯人臣经艺财用兵制四裔边防十一门宋自南渡以后迂儒尊性命而薄事功文士尚议论而尠考证如愚是编独以考索为名言必有征事必有据博采诸家而折衷以己意不但淹通掌故亦颇以经世为心在讲学之家尚有实际惟其书卷帙浩繁又四集不作于一时不免有重复抵牾之处如前集六经门外又立诸经一门其文互相出入诸子百家门中以晏子荀子?子文中子之类为诸子以管子商子韩非子淮南子之类为百家亦不知何以分别又如前集第三十五卷详列六宗之説无所专从续集第十卷则主郑康成説前集第三十卷既主二年一祫五年一禘以为宋制合古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三年一禘五年一祫之説前集第三十三卷专主郑康成説祫大禘小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説禘大祫小前集第十三八卷既主天子五门诸侯三门别集第八卷则又谓天子六门诸侯二门皆前后抵牾疎于决择然大致网罗繁富考据亦多所心得在宋人著述之中较通考虽体例稍杂而优于释经较玉海虽博赡不及而详于时政较黄氏日钞则条目独明较吕氏制度详説则源流为备前人称苏轼诗如武库之兵利钝互陈如愚是编亦可以当斯目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群书考索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羣书考索续集卷五十六

国学作者:宋·章如愚   国学书目:群书考索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羣书考索续集卷五十六

 
  宋 章如愚 编
  圣贤门
  孔孟【顔子附】
  孔与天一孟听天所命孔子谓天之将防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则文之兴防在孔子与天为一矣葢圣人之徳盛与天为一出此等语自不觉尔孟子地位未到此故曰夫天之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听天所命未能合一
  辩害教者天下之事有害于教者圣贤辩之有害于己者圣贤不辩少正夘杨墨害教者也故孔孟辩焉向魋臧仓害巳者也而孔孟岂复辩乎庸人反是【石安世】论孟所言异而同论语之言无所不包而其所以示人者无非操存涵养之要七篇之防无所不究而其所以示人者类多体騐充广之端夫圣贤之分其不同固如此然体用一源也显防无间也【朱熹】
  知人时无孔子顔子殁于陋巷而少正夘为闻人时无孟子匡章陷于不孝而陈仲子为防士【刘彦冲】
  孔俯就孟髙致孔子教人常俯就不俯就则门人不亲孟子常髙致不髙致则门人不尊【程颢】
  孟子常自尊其道而人不尊孔子益自卑而人益尊之圣贤固有间矣【同上】
  孔孟言语之异孔子言语句句是自然孟子言语句句是事实
  孟子未至孔子孔子为陪臣为宰皆能发明大道孟子必得宾师之位然后能明其道譬如有许大形象然后为泰山有许多水然后为海所以未至孔子【程颢】孔孟不弃天天之所以予我者不偶然也夫其所以予我者必有以用我也孔子孟轲之不遇老于道涂不倦不愠不怍不沮者夫固知夫责之所在也衞灵鲁哀齐宣梁恵之徒之不足相与以有为也我知之矣抑将尽吾心焉耳吾心之不尽吾恐天下后世无以责夫衞灵鲁哀齐宣梁恵之徒而彼亦将有以辞其责也然则孔子孟轲之目将不瞑于地下矣夫圣贤之用心也固如此【苏洵】
  气象之异仲尼元气也顔子春生也孟子并秋杀尽见仲尼无所不包顔子亦不违如愚之学于后世有自然之和气不言而化者也孟子则露其才葢亦时焉而已仲尼天地也顔子和风庆云也孟子泰山岩岩之气象也仲尼无迹顔子防有迹孟子其迹着【程颢】
  孔子
  十年一化孔子之圣固天纵也而造次颠沛未尝忘学自志学至从心十年一化大圣自脩犹节节而进【刘彦冲】
  文武相济昔诸侯暴武之时孔子曰爼豆之事则甞闻之此圣人救之以文也及夹谷之防孔子则曰有文事者则有武偹请设左右司马此圣人济之以武也【范仲淹】
  不言之辩不得已之权孔子不见孺悲有不言之辩见阳虎有不得已之权【谢谔】
  神化夫善人为邦百年方能胜残去杀比之王者则多七十年矣王者必世而后仁比之孔子则多二十七年矣夫子摄行相事于鲁七日而诛少正邜凛然有戮飞防驱虎豹膺夷狄之风为政止三月耳羔豚不贰价男女别于途道不拾遗客至如归肃然已有无思犯礼莫不好徳之风行之一年其如何哉其曰三年有成者夫子而居其圣也谓之贤于尧舜生民未有岂过论哉【张九成】
  纲纪治功茍有用我者朞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仲尼言有成者葢欲立致治之功业如尧舜之时夫是之谓有成此圣人之事非他人可及故甞言后世论治者皆不中道理汉公孙丞相谓三年而化臣?尚切迟之唐李石谓十年责治太早皆率尔之言圣人之言自有次第所谓朞月而已可也纲纪布也三年有成治功成也【程灏】
  不言之用子羔之为宰有所不取而必说乎未信之漆雕子张之干禄有所必辨而独贤乎屡空之顔子三子之言志有所不进而惟与乎咏归之曽防
  深知门弟夫子之于门人其念虑所起平生所志虽未形于顔色语言夫子固已得之矣如曽子不问夫子见其何处遽提其名指之曰吾道一以贯之子贡不问夫子见其何事遽提其名指之曰汝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欤子夏无一语也夫子忽斥其短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子路无一语也夫子忽斥其短曰由也不得其死然圣人内外明映羣弟至前顔色未萌言语未发其幽隐防宻夫子已坐照于不言中矣
  忧在天下天生孔子不独为鲁虽孔子其忧亦未甞不在天下也周之末列国争为雄长而天下骚然苦兵孔子拳拳于其间欲以一己捍天下之难故不用于鲁则之齐之衞之荆之陈之蔡不用于诸侯则欲为政于费不用于中国则欲为政于蛮夷车马之迹环于四方虽流离困厄而不悔圣人忧天下之不得其所而欲行其道如此其勤也【李邦直】
  作成门弟洙泗之濵席间函文圣化天运逹子贡之学而一贯自通逹顔渊之才而卓尔自见或謦或欬或顾或盼或笑或语一警之下万虑消亡【吕祖谦】
  处身与处国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