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考索

  《群书考索》,全称为《山堂先生群书考索》,又名《山堂考索》。南宋章如愚编。据《宋史.儒林传》云,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自幼颖悟,负才尚气。登宁宗庆元中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惋胄,罗归,乃结山堂数十间以讲道义,故远迩之士咸尊师之。及卒,门人证为山堂先生。所著除《群书考索》外,尚有文集百十卷行于世,今皆已散佚。

  《群书考索》一书是南宋诸多类书中颇为出色的一部。其搜采繁复,考据精辟,指引辨证,博洽详实,历为人所重。其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此书能折衷群言,发抒己见,突破了历来公私各家编纂类书时不加论断的传统,是类书史上的一次创新,对后世影响甚大。

  《群书考索》四库提要:羣书考索二百十二卷宋章如愚撰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庆元中登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侂胄罢归事迹具宋史儒林传史称所着有文集行世今已散佚惟此书独存凡分四集前集六十六卷分六经诸子百家诸经诸史圣讳书目文章礼乐律吕厯数天文地理十三门后集六十五卷分官制学制贡举兵制食货财用刑法七门续集五十六卷分经籍诸史文章韩墨律厯五行礼乐封建官制兵制财用诸路君道圣贤十五门别集二十五卷分图书经籍诸史文章律厯人臣经艺财用兵制四裔边防十一门宋自南渡以后迂儒尊性命而薄事功文士尚议论而尠考证如愚是编独以考索为名言必有征事必有据博采诸家而折衷以己意不但淹通掌故亦颇以经世为心在讲学之家尚有实际惟其书卷帙浩繁又四集不作于一时不免有重复抵牾之处如前集六经门外又立诸经一门其文互相出入诸子百家门中以晏子荀子?子文中子之类为诸子以管子商子韩非子淮南子之类为百家亦不知何以分别又如前集第三十五卷详列六宗之説无所专从续集第十卷则主郑康成説前集第三十卷既主二年一祫五年一禘以为宋制合古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三年一禘五年一祫之説前集第三十三卷专主郑康成説祫大禘小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説禘大祫小前集第十三八卷既主天子五门诸侯三门别集第八卷则又谓天子六门诸侯二门皆前后抵牾疎于决择然大致网罗繁富考据亦多所心得在宋人著述之中较通考虽体例稍杂而优于释经较玉海虽博赡不及而详于时政较黄氏日钞则条目独明较吕氏制度详説则源流为备前人称苏轼诗如武库之兵利钝互陈如愚是编亦可以当斯目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群书考索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羣书考索别集卷十一

国学作者:宋·章如愚   国学书目:群书考索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羣书考索别集卷十一
 
  宋 章如愚 撰经籍门
  春秋【附】三传
  知我罪我者春秋史以官春秋以匹夫史以国春秋以天下曰春秋曷为匹夫及天下曰小人之恶幸而逃于刑不能逃于史幸而逃于国之史不能逃于天下之春秋然则恶果不可盖作者其庶有忌乎吁圣人之术盖至是已穷故曰春秋天子之事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陈止斋】
  托鲁史以荣辱天下夫子之作春秋也非曰孔氏之书也又非曰我作也赏罚之权不以自与也曰此鲁之书也鲁之作有善而赏之曰鲁赏之也有恶而罚之曰鲁罚之也何以知之曰夫子系易谓之系辞言孝谓之孝经皆自名之则夫子私之也而春秋者鲁之所以名史夫子托焉则夫子公之也公之以鲁史之名则赏罚之权固在鲁矣春秋之赏罚自鲁而及于天下天子之权也鲁之赏罚不出竟而以天子之权与之何也曰天子之权在周不得而以与鲁也鲁则公之国也居鲁之地者宜如周公不得已而假天子之权以赏罚天下以尊周室故以天子之权与之也【老泉】
  春秋夫子之不幸春秋之作则奚为而夫子则犹曰寓褒贬于善恶之彰彰加笔削于前后之绳绳以匹夫而操天子之权则不曰吾僣也以空言而黜陟天下则不曰吾迂也然则春秋之作果何为而夫子之心果何谓嗟夫是非不可弛于乡毁誉不可弛于国刑罚不可弛于天下而褒贬不可弛于春秋一理也是故诗之亡盖起于人之不知戒而春秋盖有济夫诗之所不及者春秋之一褒胜于诗之美之百春秋之一贬胜于诗之刺之万乱臣贼子由是惕然始有惧心不畏当时天子之权而畏春秋万世之直笔嗟夫匹夫而夺天子之事诚僣也空言而代赏罚之权诚过也故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虽然昔者桀不道汤出而条其善恶而见之汤诰之书则汤之春秋也纣不道武王出而条其善恶而见之牧誓之书则武王之春秋也汤武春秋不见于誓命之?乃得举而施之赏罚之用是以天下之人不知有汤武之春秋而知有汤武之赏罚权不在夫子而道在夫子故夫子得以伸其道而借其权吁夫子之得汤武者幸也彼春秋之作兹岂圣人之幸哉
  春秋犹法律断例五经之有春秋犹法律之有断例也律令惟言其法至于断例则始见其法之用也【伊川】春秋圣人之用春秋圣人之用也诗书易如律春秋如断案诗书易如药方春秋如治法
  春秋为王道而作甞恠平王之诗不列于天子之大雅而同于诸侯之国风久而得之乃知平王之时无复有王道矣夫平王之时何以独无王道盖父子君臣夫妇兄弟王道也隠公即位不禀于天子与邾仪父盟于蔑而授之私盟而天子不问是无君臣之道也郑伯克叚天子又不问是无兄弟之道也平王已前未有此极夫子伤之此春秋所以始于鲁隠公也或削去即位或书其私盟或削去公子名或书郑伯或书天王而名宰咺是皆以王道正之也呜呼天下不可一日而无王道也久矣天下一日而无王道是防天理而穷人欲者也吾夫子悯人欲之日起悼天理之将防所以因鲁史而作春秋盖将以续三王之道而扶天理之将亡也夫子以王道注之笔削其笔也见圣人之所在其削也见圣人之所归且以隠公元年论之书元年书正月公即位此鲁史也笔王字于春下而削去公即位此夫子之春秋也夫笔王于春下乃知王之所为天之所为也削去公即位三字乃知隠公之即位不禀于天子也自此类而推之则知不书赗葬成风王不书天吴楚之人卒不书葬者皆圣人削之以存王道也邲之败鲁之旧史书先谷也春秋乃书荀林父卫侯出奔鲁旧史书孙林父寗殖也而春秋乃独书卫侯出奔齐耳皆圣人笔之以见王道也因笔削以存圣心王道岂不昭昭乎倘于此而求之则二百四十二年之笔削森然在目皆圣心之发见也圣心之所与王道之所与也圣心之所夺王道之所去也学者知圣人之心则可以知圣人之笔削则虽生乎千百载之下一读春秋如歴邹鲁之国登洙泗之堂亲见吾夫子之威仪闻吾夫子之謦欬传吾夫子之心法既传其心则饮食洒扫进退无非吾夫子之运用穷而独善也隠防之间有庙堂之显幽时之际有日月之明达而兼善也干旋坤转雷厉风飞百物阜康万民绥缉旂裳鼎彛不足以形容钟鼓管弦不足以倾写而髙车驷马元冕圭璋有不足以荣耀也【张震奥论】春秋道之极圣人之终事春秋之所为作者所以治乎仁义礼乐是非赏罚之所不能治者也虽然慕无穷之善而为善畏无穷之名而不为恶此犹天下之中人也其所以卒为而莫或制者岂其真无所畏而然耶至于定则未有不反其本矣故崔杼能为弑君而不能杀其书已之史官齐豹也奋于平难以永除其丹书之恶凢天下之恶未有至于杼天下之贱未有至于豹仁义礼乐之所不能诱是非赏罚之所不能革尧舜三代虽不复行而是书乃有所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