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考索

  《群书考索》,全称为《山堂先生群书考索》,又名《山堂考索》。南宋章如愚编。据《宋史.儒林传》云,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自幼颖悟,负才尚气。登宁宗庆元中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惋胄,罗归,乃结山堂数十间以讲道义,故远迩之士咸尊师之。及卒,门人证为山堂先生。所著除《群书考索》外,尚有文集百十卷行于世,今皆已散佚。

  《群书考索》一书是南宋诸多类书中颇为出色的一部。其搜采繁复,考据精辟,指引辨证,博洽详实,历为人所重。其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此书能折衷群言,发抒己见,突破了历来公私各家编纂类书时不加论断的传统,是类书史上的一次创新,对后世影响甚大。

  《群书考索》四库提要:羣书考索二百十二卷宋章如愚撰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庆元中登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侂胄罢归事迹具宋史儒林传史称所着有文集行世今已散佚惟此书独存凡分四集前集六十六卷分六经诸子百家诸经诸史圣讳书目文章礼乐律吕厯数天文地理十三门后集六十五卷分官制学制贡举兵制食货财用刑法七门续集五十六卷分经籍诸史文章韩墨律厯五行礼乐封建官制兵制财用诸路君道圣贤十五门别集二十五卷分图书经籍诸史文章律厯人臣经艺财用兵制四裔边防十一门宋自南渡以后迂儒尊性命而薄事功文士尚议论而尠考证如愚是编独以考索为名言必有征事必有据博采诸家而折衷以己意不但淹通掌故亦颇以经世为心在讲学之家尚有实际惟其书卷帙浩繁又四集不作于一时不免有重复抵牾之处如前集六经门外又立诸经一门其文互相出入诸子百家门中以晏子荀子?子文中子之类为诸子以管子商子韩非子淮南子之类为百家亦不知何以分别又如前集第三十五卷详列六宗之説无所专从续集第十卷则主郑康成説前集第三十卷既主二年一祫五年一禘以为宋制合古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三年一禘五年一祫之説前集第三十三卷专主郑康成説祫大禘小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説禘大祫小前集第十三八卷既主天子五门诸侯三门别集第八卷则又谓天子六门诸侯二门皆前后抵牾疎于决择然大致网罗繁富考据亦多所心得在宋人著述之中较通考虽体例稍杂而优于释经较玉海虽博赡不及而详于时政较黄氏日钞则条目独明较吕氏制度详説则源流为备前人称苏轼诗如武库之兵利钝互陈如愚是编亦可以当斯目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群书考索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羣书考索别集卷二十二

国学作者:宋·章如愚   国学书目:群书考索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羣书考索别集卷二十二
  宋 章如愚 撰夷狄门
  厯代御夷狄
  厯代待夷狄皆非上防夷狄荐食邉境为日久矣虞夏有山戎獯鬻之患成周有昆夷玁狁之难赵筑长城以设险秦驱诸戎而出塞逮汉而下和之以亲而不庭怀之以文而不至要之以盟而无信饵之以货而无厌强臣以是发愤王者于焉赫怒至有空天下以事之夺耜耒而授干盾四海将服而中原随英主所以疚心良士所以极虑故汉武震威而损费光武惜费而损威李牧知保塞而不议其久奉春约和亲而不议其叛贾谊陈五饵而不议其贪晁错论三技而不议其犷班固述怀御而不议其强侯应讨屯戍而不议其守诚哉严尤所谓无上防者也魏晋以降或结以姻娅抗之锋锷谋者鲜而鬬者众偏议多而胜算少其间羁御之制无复可从【夏英公文】
  帝王之世以伐夷狄为不得已泰汉而后以伐夷狄为当然尧舜禹汤文武之世何尝闻治夷狄之事出车杖杜之诗以纣徳方暴戎狄乘间侵入诗序所谓以天子之命命将以守卫中国故歌采薇以遣之其后厉王无道玁狁入居焦获之间侵镐及方以至泾阳宣王初起奋然欲讨其不服不得不然故六月出师冒急而行其诗初谓薄伐玁狁以奏肤公者是也刘向自号为儒者不能知三代之意其论陈汤之功言来归自镐我行永久千里之镐犹以为逺也万里之外其勤至矣其夸大如此自以为三代莫能及如贾谊横身要治葢后世所谓贤者皆不识三代之人意此所以内外扰扰迭为胜负如秦皇汉武无其功唐太宗虽有其功而非先王之所尚不足以为后世法也【叶正则】
  周御夷狄
  严尤以周为得中防刘贶以周为得上防周之盛时列荒服于五服之逺坐夷蛮于九门之外召公戒武王之受獒周公劝成王之诘兵叛则不劳师降则不释备此刘贶所以称其得上防也彼严尤屈周而居中其后人不详也彼其意以为先王之于夷狄或臣或叛吾何事于必征哉不幸周室中微四夷交侵宣王之明命师出征亦不过驱而出诸泾原而已诚以征而有功则疲民征而无功则覆国故自古未有专征而得上防者有若宣王之不穷兵远讨亦仅得中防所以深明周家之盛脩政刑严武备使其为冦不能为臣不得为最上之防可知矣然则尤之意岂有异于贶乎【宋藻史论】
  周汉御夷狄
  古者太平之世以臣服夷狄为验后世强盛之时以征伐夷狄为功古者太平之世以臣服夷狄为验后世强盛之时以征伐夷狄为功方周人开国之初太王有狄人之患内守外御其为常不足以自给比至成王东夷又叛然其徳化之流行四方无思不服越裳氏累数译而来葢方其始立国之初以至于国势既成之后其圣贤警戒脩徳销兵驯致积渐以至责躬省已无分毫欠缺处当其天下太平乃是人主徳化已到四夷出力以抗者终是其来有限而圣人脩徳以应其诚不已故当太平之盛虽无俟乎远夷之向化要荒之慕义然必臣服然后太平可得而验汉之初年承战伐死伤之后匈奴控?于北方劲兵强弩出入无常汉人累世不得解甲自汉而言文景号为有徳之君然匈奴侵冦不常文帝徳既不足以怀之武又不足以胜之方其攘臂拊髀虽欲求胜而不可及其纳币结昏则又请和而不遂富庶之后穷兵远讨师徒死伤者无数终以不服虽汉之事比之成周用徳与用力之殊难易之辨成败之迹已大相辽絶【叶正则】
  春秋御夷狄
  防戎为非追戎亦非春秋书公防戎于唐葢讥其戎不可防而戎之防也又书云追戎于济由益讥其遇侵而无备逮去而后追也【宋藻诸史论】
  鲁庄公不知御夷狄之术臣谨案春秋鲁庄公十八年夏公追戎于济西孔子书之者葢罪庄公御之无术而备之不素也夫人有数口之家知猛兽之为害则必高其柴栅而外施陷穽以预待之矣有百金之资知穿窬之为盗则必峻其垣墙而内固扄鐍以预防之矣此野夫鄙人非有过人之聪明尚能及此也若庄公者土地不为不广人民不为不众而反恬不事事侵而不知其来知其去也方追之于济西而已其术不已踈乎此其所以得罪于春秋者也【郑范刍荛论】
  秦襄公于西戎义当复雠秦襄公始有秦国车马器械未备而嵗出师以伐西戎则疑于困民力者而小戎之诗圣人取焉葢西戎于秦不共戴天之雠往者秦仲之事庄公之子世父曰戎杀我大父我非杀戎王则不敢入邑事虽不成君子义之况西戎尝伐周实杀幽王骊山下周平王至迁都避之以其地封秦则襄公于戎固有君父之雠虽终身伐戎死于出师葢甘心焉此圣人之意也春秋之义夫子以讨贼望天下之臣子而复讐之义载在礼经周公葢尽心焉
  武帝开西域西域不能为汉利光武絶西域匈奴亦不能为汉患汉自武帝开西域以图匈奴光武闭玉关以谢西域喜功名之士多言开西域之功乐安静之人亦言谢西域之利吾尝推原其故矣言利者则曰自武帝建置四郡隔絶西域相通之道可以断匈奴之右臂而制西域合从之患言害者亦曰自光武絶西域而海内安乐无事虽议论不一而大要不出乎二端而已矣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