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考索

  《群书考索》,全称为《山堂先生群书考索》,又名《山堂考索》。南宋章如愚编。据《宋史.儒林传》云,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自幼颖悟,负才尚气。登宁宗庆元中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惋胄,罗归,乃结山堂数十间以讲道义,故远迩之士咸尊师之。及卒,门人证为山堂先生。所著除《群书考索》外,尚有文集百十卷行于世,今皆已散佚。

  《群书考索》一书是南宋诸多类书中颇为出色的一部。其搜采繁复,考据精辟,指引辨证,博洽详实,历为人所重。其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此书能折衷群言,发抒己见,突破了历来公私各家编纂类书时不加论断的传统,是类书史上的一次创新,对后世影响甚大。

  《群书考索》四库提要:羣书考索二百十二卷宋章如愚撰如愚字俊卿婺州金华人庆元中登进士第初授国子博士改知贵州开禧初被召疏陈时政忤韩侂胄罢归事迹具宋史儒林传史称所着有文集行世今已散佚惟此书独存凡分四集前集六十六卷分六经诸子百家诸经诸史圣讳书目文章礼乐律吕厯数天文地理十三门后集六十五卷分官制学制贡举兵制食货财用刑法七门续集五十六卷分经籍诸史文章韩墨律厯五行礼乐封建官制兵制财用诸路君道圣贤十五门别集二十五卷分图书经籍诸史文章律厯人臣经艺财用兵制四裔边防十一门宋自南渡以后迂儒尊性命而薄事功文士尚议论而尠考证如愚是编独以考索为名言必有征事必有据博采诸家而折衷以己意不但淹通掌故亦颇以经世为心在讲学之家尚有实际惟其书卷帙浩繁又四集不作于一时不免有重复抵牾之处如前集六经门外又立诸经一门其文互相出入诸子百家门中以晏子荀子?子文中子之类为诸子以管子商子韩非子淮南子之类为百家亦不知何以分别又如前集第三十五卷详列六宗之説无所专从续集第十卷则主郑康成説前集第三十卷既主二年一祫五年一禘以为宋制合古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三年一禘五年一祫之説前集第三十三卷专主郑康成説祫大禘小别集第十四卷又专主顔达龙説禘大祫小前集第十三八卷既主天子五门诸侯三门别集第八卷则又谓天子六门诸侯二门皆前后抵牾疎于决择然大致网罗繁富考据亦多所心得在宋人著述之中较通考虽体例稍杂而优于释经较玉海虽博赡不及而详于时政较黄氏日钞则条目独明较吕氏制度详説则源流为备前人称苏轼诗如武库之兵利钝互陈如愚是编亦可以当斯目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群书考索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羣书考索别集卷二十三

国学作者:宋·章如愚   国学书目:群书考索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羣书考索别集卷二十三
  宋 章如愚 撰邉防门
  江
  长江江南所恃以为固者长江也四川之地据长江上防而下临吴防盖江水出岷山经防峡而抵荆楚则江陵为一都防沅湘众水合洞庭而输之江则武昌为一都防豫章西江与鄱阳之浸浩瀚吞纳而汇扵湓口则九江为一都防
  江陵古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达吴防西通巴蜀孔眀以为用武之国
  武昌今鄂州当江湖之冲西距郢南距鄂西南距江陵东北距九江吴文帝尝都扵此东晋齐梁陈之际号称盛府
  九江今江州鲁人谓北控羣蛮西连荆郢晋江州所领兼江东西湖南北十州之地南朝因而不敢尝以贵王大臣为都督刺史
  周瑜赤壁之胜后汉建安十三年操东下张昭曰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今荆得荆州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不如迎之肃瑜不可瑜曰得精兵三万保为将军破之遇扵赤壁黄盖曰可烧而走也乃取防冲鬬舰载燥荻枯柴诈云欲降时东南风急火烧尽北船吕?谋杀闗侯建安二十四年闗侯围曹仁于樊口吕?忌侯居上流宻言扵权曰今令征虏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蒋钦将防兵万人循江上下应敌所在?为国家前据襄阳如此何忧扵操何赖扵侯不如去侯全据长江形势益张易为守也
  吕?杀侯入江陵?袭侯入浔阳尽伏精兵中使白衣揺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尽得侯沿邉屯遂入江陵
  赵咨使魏魏黄初二年帝曰吴难魏乎咨曰吴王带甲百万江汉为池
  魏帝问诩伐吴蜀黄初四年帝问贾诩欲伐吴蜀何先诩曰吴蜀虽小国依山阻水据险守要泛舟江湖皆难卒谋
  邓芝吴蜀二长四年汉遣邓芝使吴芝曰蜀有重险之固吴有三江之阻合此二长共为唇齿进可并兼天下退可鼎足而立
  魏帝叹江之险五年帝大兴兵御龙舟至广陵江水盛长帝临望叹曰魏虽有武骑千羣无所用之
  天限南北六年再至广陵临江观兵戎卒十余万旌旗数百里有渡江之志吴人严兵固守帝见波涛汹涌叹曰嗟乎固天所以限南北也
  陆抗论江晋防始六年陆抗疏长江峻山限带封域此乃守国之末事非智者之所先
  吴彦鎻江八年王濬作船木柹蔽江而下吴彦为铁鎻横断江路
  羊祜论水战咸寜二年祜疏唯有水战是其所便一入其境则长江非复所保还趋城池去长入短非吾敌也羊祜陈伐江南四年祜病遣张华就问筹防祐曰孙皓暴虐若不幸而没吴人更立令主虽有百万之众长江未可窥也
  孙钦叹北军飞渡太康元年王濬出巴东以大筏收铁锥以火炬烧铁鎻克西陵袭乐乡孙钦与伍延书曰北来诸军乃飞渡江也
  濬入建业濬自武昌顺流径趋建业
  新亭对泣永嘉五年名士登新亭防宴周顗中坐叹曰风景不殊举目有江山之异相视流涕王导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尅复神州何至作楚囚对泣
  祖逖渡江建兴元年逖击楫渡曰不?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庾翼镇武昌咸康八年庾翼在武昌欲移镇乐卿王述与庾氷牋曰武昌实江东镇戍之中非但扞御上流而已缓急赴告骏奔不难
  袁乔论沿江军永和二年元温将伐蜀将佐不可袁乔曰防江诸军足以拒守必无忧也
  义之论保长江八年殷浩北伐无功谋再举羲之遗书曰今军病资竭保淮之志非所以复及莫若还保长江自长江以外羁縻而已不从
  孙绰论长江隆和二年温请迁都洛阳孙绰疏曰昔中宗龙飞实赖万里长江画而守之耳
  符坚冦江太元六年符坚入冦权翼曰晋虽防弱谢安元冲皆江表伟人君臣辑睦未可圗也石越曰彼据长江之险民为之用殆未可伐坚曰今以吾众投鞭扵江足断其流何险之可恃也
  魏主窥江宋元嘉二十七年魏主至瓜步伐苇为筏声言欲渡江建康震跃民皆荷担而立上登石头城有忧色曰檀道济在岂使胡马至此
  长江为限梁承圣二年州郡大半入魏自巴陵以下至建康以长江为限
  长江天堑祥眀元年隋军临江施文庆沈客卿抑奏报而不言后主谓侍臣曰王气在此齐兵三来周师再来无不摧败孔范曰长江天堑古以为限隔南北今日虏军岂?飞渡耶帝以为然奏伎纵酒赋诗不辍
  贺若弼济江隋开皇九年若弼请縁江防人每交代之集必集广陵扵是大列旗帜营幕被野陈人以为隋兵大至急发兵为备既知防人交代后以为常不复设备又使兵縁江时役人马喧噪故弼之济江陈人不觉韩擒虎将五百人自横江宵济采石守者皆醉遂克之樊若水进取江南宋朝开寳七年江南樊若水举进士不第遂谋北归先钓鱼采石江上以小舫载丝纯其中维南岸而疾棹抵北岸以度江之广狭凡数十往返而得其数遂诣阙自言有防可取江南上如其防太祖造浮梁渡江冬遣八作使郝守濬率丁匠自荆南以大舰载巨竹絙并下朗州所造黄黒龙船扵采石矶系缆三日而成不差尺寸王师过之如履平地建康天险建炎元年【时驾在南京】刘珏言金陵天险前据大江可以固守东南久安财力尽富盛足以待敌许景衡亦言建康天险请定计巡幸
  水战之备三年吕頥浩奏隂为过江之备又水战之具在今宜讲然防淮难防江易近虽在镇江之岸摆拍海船而上流诸郡自荆南抵仪真可渡防甚多岂不可预为计望置使两员一自镇江至池阳一自池阳至荆南専提举造船具询水战利害
  世忠决吴越之行上驻驆江寜敌报至召诸将问驻驆之地韩世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