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九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九
  明 冯琦冯瑗 撰
  政治类三
  治道【三 二十七则】
  唐刘知几表陈四事其一皇业权舆天地开辟嗣君即位黎元更始则时借非常之庆以申再造之恩今六合清晏而赦令不息近则一年再降逺则毎嵗无遗至于违法悖礼无赖不仁之辈编户则冦攘为业当官则赃贿是求而元日之朝指期天泽重阳之节伫降皇恩如其忖度咸果释免或有名垂结正罪将断决窃行货贿方便规求故致稽延毕霑寛宥使俗多顽悖时罕廉隅为善者不预恩光作恶者独承徼幸古语曰小人之幸君子之不幸斯之谓也望陛下今后节于赦使黎氓知禁奸宄肃清其二海内具僚九品以上每嵗逢赦必赐阶勲至于朝野宴集公私聚会绯服众于青衣象板多于木笏皆荣非德举位罕才升不知何者为妍蚩何者为美恶望今后稍息私恩使有善者逾効忠勤无才者咸知勉励其三陛下临朝践极取士太广六品以下职事清官遂乃方之土芥比之沙砾若遂不加沙汰恐有秽皇风其四今之牧伯迁代太速倐来忽往蓬转萍流既懐茍且之谋何暇循良之政望自今刺史非三嵗以上不可迁官仍明察功过尤甄赏罚疏奏太后嘉之元和末宦臣益横建置天子在其掌握威权出人主之右人莫敢言贤良方正刘蕡对防极言其祸 臣以为陛下之所虑者宜先忧宫闱将变社稷将危天下将倾海内将乱按春秋阍寺杀呉子余祭书其名春秋讥其疎逺贤士昵近刑人有不君之道矣伏惟陛下思祖宗开国之勤念春秋继故之戒将明法度之端则发正言而履正道将杜簒杀之渐则居正位而近正人逺刀锯之残亲骨鲠之直辅臣得以专其任庶寮得以守其官柰何以防近五六人总天下大政外专陛下之命内窃陛下之权威慑朝廷势倾海内羣臣莫敢指其状天子不得制其心祸稔萧墙奸生帷幄臣恐曹节侯览复生于今日矣此宫闱之所以将变也谨按春秋鲁定公元年春王不书正月者春秋以为先君不得正其终则后君不得正其始故曰定无正也今忠贤无腹心之寄阍寺专废立之权防先帝不得正其终致陛下不得正其始况皇储未建郊祀未修将相之职不归名分之宜不定此社稷之所以将危也臣谨按春秋王札子杀召伯毛伯春秋之义两下相杀不书而此书者重其专王命也夫天之所授者在君君之所操者在命操其命而失之者是不君也侵其命而专之者是不臣也君不君臣不臣此天下所以将倾也臣谨按春秋晋赵鞅以晋阳之兵叛入于晋书其归者以其能逐君侧之恶人以安其君故春秋善之今威柄陵夷藩臣跋扈或有不达人臣之节首乱者以安君为名不究春秋之微称兵者以逐恶为义则政刑不由乎天子征伐必自于诸侯此海内所以将乱也陛下何不以听朝之余时御便殿召当时贤相与旧德老臣访持变安危之谋求定倾救乱之术塞阴邪之路屏防狎之臣制侵陵迫脇之心复门户扫除之役戒其所宜戒忧其所宜忧既不得理于前当理于后不得正其始当正其终则可以防奉典谟克承丕构昔秦之亡也失于强暴汉之亡也失于微弱强暴则贼臣畏死而害上微弱则奸臣擅权而震主臣伏见敬宗皇帝不虞亡秦之祸不翦其萌伏惟陛下深轸亡汉之忧以杜其渐则祖宗之鸿绪可绍三五之遐轨可追矣 臣谨按春秋书梁亡不书取者梁自亡也以其思虑昏而耳目塞上出恶政人为冦盗皆不知其所以然以自取其灭亡也臣闻国君之所以尊者重其社稷也社稷之所以重者存其百姓也茍百姓之不存则虽社稷不得固其重茍社稷之不重则虽国君不得保其尊故理天下者不可不知百姓之情也夫百姓者陛下之赤子陛下宜命慈仁者亲之育之如保傅焉如乳哺焉如师之教导焉故人之于上也敬之如神明爱之如父母今或不然陛下亲近贵幸分曹建署补除卒吏召致賔客因其货贿假其气势大者统藩方小者为牧守居上无清惠之政而有饕餮之害居下无忠诚之节而有奸欺之罪故人之于上也畏之如豺狼恶之如雠敌今四海困穷处处流散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鳏寡孤独者不得存老防疾病者不得养加以国权兵柄专在左右贪臣聚敛以固宠奸吏夤缘而弄法寃痛之声上达于九天下入于九泉鬼神为之怨怒阴阳为之愆错君门九重而不得告诉士人无所归化百姓无所归命官乱人贫盗贼并起土崩之势忧在旦夕即不幸因之以病疠继之以防荒臣以谓陈胜呉广不独生于秦赤眉黄巾不独生于汉臣所以为陛下发愤扼腕腐心泣血耳昔汉元帝即位之初更制七十余事其心甚诚其称甚美然纪纲日紊国祚日衰奸凶日强黎元日困者以其不能择贤明而任之失其操柄也诚宜揭国权以归其相持兵柄以归其将去贪臣聚敛之政除奸吏夤缘之害惟忠贤是近惟正直是用内宠便辟无所听焉选清慎之官择仁惠之长毓之以利煦之以和教之以孝慈导之以德义去耳目之塞通上下之情俾万国欢康兆人苏息则心无所不达而行无所不孚矣 官者五帝三皇之所建也法者高祖太宗之所制也法宜画一官宜正名今又分外官中官之员立南司北司之局或犯禁于南则亡命于北或正刑于外则破律于中法出多门人无所措实由兵农势异而中外法殊也夏官不知兵籍止于奉朝请大将不主兵事止于养勲阶军容合中官之政戎律附内臣之职首一戴武弁嫉文职如仇雠足一蹈军门视农夫如草芥谋不足以翦除奸凶而诈足以抑扬威福勇不足以镇衞社稷而暴足以侵轶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