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十六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十六
  明 冯琦冯瑗 撰
  储宫类二
  太子【二 三十则】
  唐元稹论教本书 陛下降明诏修废学増胄子选司成大哉尧之为君伯夷典礼防教胄子之深旨也然而事有万万于此者臣敢昧死言之臣闻贾生曰三代之君仁且久者教之然也诚哉是言且夫周成王人之中也近管蔡则谗入亲周召则义闻岂可谓天明哉然而克终于道者得不谓教之然邪始其为太子也未生胎教既生保教太公为之师周公为之傅召公为之保伯禽唐叔与之游礼乐诗书为之玩目不得阅淫艳妖诱之色耳不得闻优笑陵乱之声口不得习操断击搏之书居不得近容顺隂邪之党游不得恣追禽戮兽之乐翫不得爱遐异僻絶之珍凡此数者非谓备之于前而不为也亦将不得见之矣及其长而为君也血气既定游习既成虽有放心快己之事日陈于前固不能夺已成之习已定之心矣则彼忠直道徳之言固吾之所习闻也陈之者有以谕焉囘佞庸违之说固吾之所积惧也谄之者有以辩焉人之情莫不欲耀其所能而党其所近茍将得志则必快其所蕴矣物之性亦然是以鱼得水而游马逸驾而走鸟得风而翔火得薪而炽此皆物之快其所蕴也今夫成王所蕴道徳也所近圣贤也是以举其近则周公左而召公右伯禽鲁而太公齐快其蕴则兴礼乐而朝诸侯措刑罚而美教化教之至也可不谓信然哉秦则不然灭先王之学曰将以愚天下黜师保之位曰将以明君臣胡亥之生也诗书不得闻圣贤不得近彼赵髙者诈宦之戮人也而傅之以残忍戕贼之术且曰恣睢天下以为贵莫见其面以为尊天下之人未尽愚而胡亥固已不能分兽畜矣赵髙之威慑天下而胡亥固已自幽于深宫矣彼李斯者秦之宠丞相也困谗寃死无所自明而况于疎逺之臣庶乎若然则秦之亡有以致之也汉髙承之以兵革汉文守之以廉谨卒不能苏复大训是以景武昭宣天质甚美才可免祸乱哀平之间则不能虞簒弑矣然而恵帝废易之际犹赖羽翼以胜其邪心是后有国之君议教化者莫不以兴廉举孝设学崇儒为意曽不知教化之不行自贵者始畧其贵者教其贱者无乃邻于倒置乎洎文皇帝之在藩邸以至为太子也选知道徳者十八人与之游习即位之后虽宴游饮食之间十八人者实在其中上失无不言下情无不达不四三年而髙名盛古岂一日二日而致是乎游习之渐也贞观以还师傅之官皆宰相兼领其余官寮选亦甚重马周以位髙恨不得为司议郎此其騐也文皇之后渐疎贱之至母后临朝翦弃王族当中睿二圣劳勤之际虽有骨鲠敢言之士既不得在调防保安之职终不能措扶衞之一词而令匠胡安金藏剖腹以明之岂不大哀哉兵兴以来兹弊尤甚师资保傅之官非疾废眊瞆不任事者为之即休戎罢帅不知书者处之至于友谕赞议之徒疎冗散贱之甚者搢绅耻之夫以匹夫之爱其子者犹求明哲慈恵之师以教之直谅多闻之友以辅之岂天下之元子而可以疾废眊瞆不知书者为之师疎冗散贱不适用者为之友乎此何反上古之甚也近制官寮之外往往以沈滞僻老之儒充直讲侍读之选而又疎弃斥逺之越月逾时不得召见彼又安能傅成道徳而保养其躬哉臣以为积此弊者岂不以皇天眷祐祚我唐徳以舜生舜以尧继尧传陛下十一圣矣莫不生而神明长而仁圣以是为屑屑习仪者故不之省耳臣独以为于列圣之谋则可也计无穷之业傅后嗣则不可脱或万代之后若有周成王之中才而又生深宫优笑之间无周召保助之教将不能知喜怒哀乐之所自矣况稼穑之艰难乎今陛下以上圣之姿肇临海内是天下人人倾耳注目之日也愿陛下思成王训导之功念文皇游习之渐选重师保慎简官寮皆用博厚?深之儒而又练达机务者更进迭见日就月将因令皇太子聚诸生定齿胄讲业之仪行问道严师之礼至徳要道以成之撤膳记过以警之血气未定则辍禽色之娱以就学圣质既备则资游习以?徳此所谓一人元良万方以贞之化也岂其修废学选司成而足伦匹其盛哉而又俾则百王莫不幼同师长同术识君道之素定知天伦之自然然后选用贤良树为藩屏出则有晋郑鲁卫之盛入则有东牟朱虚之强盖所谓宗子维城犬牙磐石之势也又岂与魏晋以降囚贱其兄弟而自翦其本枝者同年而语乎微臣窃思为陛下建永永无穷之长算辄敢冐昧死诛而言之
  李徳?天性论 余开成中作镇淮服闻东宫为人所搆天子赫然大怒召宰相及公卿大僚议于内殿其时谏者佥曰太子幼年思虑未至亦曰太子之年足以改过往复移时大略不出于此夫明主可以理夺其要在于闻所未闻昔千秋上书言子弄父兵罪当笞耳武帝一言而寤盖以简而当理魏太祖谓诸子曰吾必不用左右之言以理汝曹何者使左右君子也必不离人父子之间使左右小人也小人之言必不可用其时无人以此言寤主因问主上太子之过得于何人言之者与太子恩爱厚薄何如哉如文宗聪明睿智闻之必悟既悟之后太子必安以余揣之不三数月则父子如初矣盖以父子之爱发于天性言之必当易寤况又一子乎是以汉髙祖覩四皓上夀悲歌鸿鹄宣帝以?成退让令傅淮阳元帝闻史称器人于丝竹鼓鼙之间黙然而笑皆屈己舍爱可不谓之天性哉惜乎文宗竟不得一闻是言岂太子之命也欤
  牛希济本论 周文之先自公刘后稷积徳累仁以至于文王天下之心归焉犹服事于商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