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二十四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二十四
  明 冯琦冯瑗 撰
  臣类五
  仕进【十一则 仕难四则并】
  孔子弟子有孔蔑者与宓子贱皆仕孔子徃过孔蔑问之曰自子之仕者何得何亡孔蔑曰吾自仕者未有所得而有所亡者三曰王事若袭学焉得习以是学不得明也所亡者一也奉禄少鬻鬻不足及亲戚亲戚益疎矣所亡者二也公事多急不得吊死视病是以朋友益疎矣所亡者三也孔子不说而复徃见子贱曰自子之仕何得何亡子贱曰自吾之仕未有所亡而所得者三始诵之文今履而行之是学日益明也所得者一也奉禄虽少鬻鬻得及亲戚是以亲戚益亲也所得者二也公事虽急夜勤吊死视病是以朋友益亲也所得者三也孔子谓子贱曰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秦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厠中鼠食不洁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防矣在所自处耳乃从荀卿学帝王之术学已成度楚王不足事而六国皆弱无可为建功者欲西入秦辞于荀卿曰斯闻得时无怠今万乘方争时防者主事今秦王欲吞天下称帝而治此布衣驰骛之时而防说者之秋也处卑贱之位而计不为者此禽鹿视肉人面而能彊行者耳故诟莫大于卑贱而悲莫甚于穷困乆处卑贱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恶利自托于无为此非士之情也故斯将西说秦王矣
  汉贾捐之与杨兴善捐之数短石显以故不得官希复进见兴新以材能得幸捐之谓兴曰京兆尹缺使我得见言君兰京兆尹可立得兴曰君房下笔言语妙天下使君房为尚书令胜五鹿充宗逺甚捐之复短石显兴曰显方贵上信用之今欲进第从我计且与合意即得入矣捐之即与兴共为荐显奏称誉其美以为宜赐爵关内侯又共为荐兴奏以为可试守京兆尹石显闻之白之元帝乃下兴捐之狱令显治之奏兴捐之懐诈伪更相荐誉欲得大位罔上不道捐之竟坐弃市兴髠钳为城旦
  宋始兴王濬为扬州刺史时濬尚防州事悉委后军长史范??寻迁左卫将军沈演之为右卫将军对掌禁旅俱参机宻?有隽才而薄情浅行数犯名教为士流所鄙性躁竞自谓才用不尽常怏怏不得志吏部尚书何尚之言于文帝曰范?志趋异常请出为广州刺史若在内衅成不得不加鈇钺鈇钺亟行非国家之美也文帝曰始诛刘湛复迁范?人将谓卿等不能容才朕信受谗言但共知其如此无能为害也
  齐车骑将军张敬儿好信梦初为南阳太守其妻尚氏梦一手热如火及为雍州梦一胛热为开府梦半身热敬儿意欲无限尝谓所亲曰吾妻复梦举体热矣又自言梦旧村社树高至天武帝闻而恶之防有人告敬儿遣人至蛮中货易武帝疑其有异志防武帝于华林园设八关斋朝臣皆预于座收敬儿敬儿脱冠貂投地曰此物误我遂杀敬儿并其四子
  中书郎王融自恃人地三十内望为公辅尝夜直省中抚案叹曰为尔寂寂邓禹笑人行逢朱雀桁开喧湫不得进捶车壁叹曰车前无八驺何得称丈夫竟陵王子良爱其文学特亲厚之郁林王即位十余日即收王融下廷尉使中丞孔稚珪奏融险躁轻狡招纳不逞诽谤朝政融求援于竟陵王子良子良忧惧不敢救遂于狱赐死时年二十七
  袐书监祖珽与黄门侍郎刘逖友善珽欲求宰相乃疏赵彦深元文遥和士开罪状令逖奏之逖不敢通彦深等闻之先诣上皇自陈上皇大怒执珽诘之珽因陈士开文遥彦深等朋党防权卖官鬻狱事上皇曰尔乃诽谤我乃鞭二百配甲坊寻徙光州敕令牢掌别驾张奉福曰牢者地牢也乃置地牢中桎梏不离身夜以芜菁子为烛眼为所熏由是失明【已上仕进】
  唐右庶子姜公辅乆不迁官诣陆贽求迁贽宻语之曰闻窦相屡奏拟朝廷不允有怒公之言公辅惧请为道士德宗问其故公辅不敢泄贽语以闻参言为对德宗怒参归怨于君贬公辅为吉州别驾又遣中使责参判户部驸马都尉郑颢营求作相甚切其父只德闻之与书曰闻汝已判户部是吾必死之年又闻欲求宰相是吾必死之日也颢惧累表辞剧务宣宗以颢为袐书监
  韦澳尝奏事宣宗欲以澳判户郎以心力衰耗难处繁剧为辞上不恱及归其甥栁玭尤之澳曰主上不与宰辅佥议私欲用我人必谓我以他岐得之何以自明且尔知时事浸不佳乎由吾曹贪名位所致耳遂出镇河阳
  宋王安石进说 古之时士之在下者无求于上上之人日汲汲惟恐一士之失也古者士之进有以德有以才有以言有以曲艺今徒不然自茂才等而下之至于明法其进退之皆有法度古之所谓德者才者无以为也古之所谓言者又未必应今之法度也诚有豪杰不出世之士不自进乎此上之人弗举也诚进乎此而不应今之法度有司弗取也夫自进乎此皆所谓枉已者也孟子曰未有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