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三十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三十
  明 冯琦冯瑗 撰
  铨衡类二
  用人【二 十九则】
  宋太祖以旧制文武常参官各以曹务闲剧为月限考满即迁非循名责实之道乃罢之淳化中置审官院考课中外职事受代京朝官引对磨勘葢复序进之制其后立法文臣五年武臣七年无赃私罪始得迁秩曽犯赃罪则文臣七年武臣十年中书枢密取防其七阶选人则考第资歴无过犯或有劳绩者逓迁谓之循资至仁宗用范仲淹言诏两地臣僚非有勲徳善状不得非时进秩京朝官磨勘年限内有无劳绩及举者数取防朝官须三年无私罪而有监司及清望官五人为保任方迁员外郎举者数不足増二年迁郎中少卿监亦如之迁太卿监谏议悉聴防其法始密于旧矣
  太祖初定任子之法台省六品诸司五品登朝尝歴两任然后得请太宗即位诸州进奏者授以侍衔及三班职寻特定选人七等凡诞圣节及三年南郊皆聴奏一人而特恩不预焉由是奏荐之恩寖广仁宗时范仲淹富弼始裁损奏补入仕之路罢圣节奏防恩凡长子不限年诸子孙必年过十五弟侄年过二十乃得防自是任子之恩杀之
  旧制铨注有格槩拘以法法可以制平而不可以择才故令内外官皆得荐举其后被举者既多除吏愈难神宗即位乃革去奏举而槩以定格于是内外举官法皆罢但令吏部审官院参议选格哲宗即位左司谏王岩叟言其不便司马光奏曰为政得人则治然人之才或长于此而短于彼虽臯防稷契各守一官中人安可求备若指瑕掩善则朝无可用之人茍随器授任则世无可弃之士臣备位宰相职当选官若専引知识则嫌于私若止循资序未必皆才乞设行义纯固可为师表节操方正可备献纳知勇过人可备将帅公正聪明可备监司经术精通可备讲读学问该博可备顾问文章典丽可备著述善聴狱讼尽公得实善治财赋公私俱便练习法令能防请谳凡十科举士应侍从以上毎嵗于十科举三人中书置籍记之有事须材执政按籍视其所举科随事试之有劳又着之籍内外官阙取尝试有效者随科授职所赐诰命仍具所举官姓名其人任官无状坐以缪举之罪诏从之
  吕大防为中书侍郎刘摰为尚书右丞摰为中丞数月弹劾多所贬黜百僚敬惮时人以比吕诲包拯尝与同列奏事论及人才摰曰人才难得能否不一性忠实而才识有余上也才识不逮而忠实有余次也有才而难保可借以集事又其次也懐邪观望随时改变此小人也太后及哲宗曰卿尝能如此用人则国家何忧吕公着请广收人才疏 臣伏覩近诏举才行堪任升擢官窃观陛下自临御以来虚心屈己以待天下之士士之起草茅由小官而超至显近者不可胜数然犹孜孜以求贤为急诚欲广收人才无所遗弃臣伏思自昔有为之君不借贤于异代然唐虞之际亦称才难则世固未尝乏贤而人才亦不可多得今陛下降由中之诏非徒为虚文也中外所举葢百有余人虽不能尽当诚参考名实而试用之宜有可以塞厚望应明防者臣又窃详今日诏意谓乏才然数年以来天下之士陛下素知其能尝试以事而中就闲外者尚多恐其间亦有才实忠厚欲为国家宣力者未必尽出于迂阔缪戾而难用也汉武帝时公孙?初举于朝以不称防罢后再以贤良举帝亲擢为第一不数年间遂至宰相由是观之人固未易知而士亦不可忽何则昔日所试或未能究其详数年之间其才业亦各有进惟陛下更任之事以观其能或予之对以考其言兼收博纳使各得自尽则盛明之世无滞才之叹不胜幸甚
  刘摰论人才疏 臣窃以为治之道唯知人为难葢善恶者君子小人之分其实义利而已然君子为善非有心于善而惟义所在小人为恶颇能依真以售其伪而欲与善者混淆故善与恶虽为君子小人之辨而常至于不明世之人徒见其须防而不能覆其久也故君子常难进而小人常可以得志不可不察也恭惟陛下承百年太平履大有为之防寤寐人物不次而用至于今日未见卓有功状可以补国利民仰称诏防而中外颇有疑者此何谓也岂所以用之者或未能尽得其人欤臣且以将命出使者言之其规画法度始皆受之于朝廷也一至于外则大异矣兴利于无可兴革故于不可革州县承望奔命不暇官不得守其职业农不得安其田亩以掊削民财为功以兴起刑狱为材陛下振乏均役之意变而为聚敛之事陛下兴农除害之法变而为烦扰之令守令不敢主民生灵无所赴愬臣以谓此等非必皆其才之罪特其心之所向者不在守义而已赏之志毎在事先公之心毎在私后故颠倒缪戾久无所成其能少知治体有爱君之心出忧国之言者皆无以容于其间是故今天下有二人之论有安常习故乐于无事之论有变古更法喜于敢为之论二论各立一彼一此时以此为进退则人以此为去就臣尝求二者之意葢皆有所是亦皆有所非乐无事者以谓守祖宗成法独可以因人所利据旧而补其偏以驯致于治此其所得也至昩者则茍简怠惰便私胶习而不知变通之权此其所失也喜有为者以为法烂道穷不大变化则不足以通物而成务此其所是也至凿者则作为聪明弃理任智轻肆独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