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三十二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三十二
  明 冯琦冯瑗 撰
  铨衡类四
  好士【二十四则】
  周公摄天子位七年布衣之士执防所师见者十二人穷巷白屋所先见者四十九人时进善者百人教士者千人官朝者万人当此之时诚使周公骄而且恡则天下贤士至者寡矣茍有至者则必贪而尸禄者也尸禄之臣不能存君矣
  齐桓公设庭燎为士之欲造见者期年而士不至于是东野鄙人有以九九之术见者桓公曰九九何足以见乎鄙人对曰臣非以九九为足以见也臣闻主君设庭燎以待士期年而士不至夫士之所以不至者君天下贤君也四方之士皆自以论而不及君故不至也夫九九薄能耳而君犹礼之况贤于九九乎夫泰山不辞壤石江海不逆小流所以成大也诗云先民有言询于蒭荛言博谋也桓公曰善乃因礼之期月四方之士相携而并至诗曰自堂徂基自羊徂牛言以内及外以小及大也
  景公伐宋至于岐隄之上登髙以望太息而叹曰昔我先君桓公长毂八百乗以霸诸侯今我长毂三千乗而不敢久处于此者岂其无管仲欤?章对曰臣闻之水广则鱼大君明则臣忠昔有桓公故有管仲今桓公在此则车下之臣尽管仲也
  孔子闲居喟然而叹曰铜鞮伯华而无死天下其有定乎子路曰愿闻其为人也何若孔子曰其幼也敏而好学其壮也有勇而不屈其老也有道而能以下人子路曰其幼也敏而好学则可其壮也有勇而不屈则可夫有道又谁下哉孔子曰由不知也吾闻之以众攻寡而无不消也以贵下贱无不得也昔者周公旦制天下之政而下士七十人岂无道哉欲得士之故也夫有道而能下于天下之士君子乎哉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当今之时君子谁贤对曰卫灵公公曰吾闻之其闺门之内姑姊妹无别对曰臣观于朝廷未观于堂陛之间也灵公之弟曰公子渠牟其知足以治千乗之国其信足以守之而灵公爱之又有士曰王林国有贤人必进而任之无不达也不能达退而与分其禄而灵公尊之又有士曰庆足国有大事则进而治之无不济也而灵公説之史防去卫灵公邸舍三月琴瑟不御待史防之入也而后入臣是以知其贤也子张见鲁哀公七日而哀公不礼托仆夫而去曰臣闻君好士故不远千里之外犯霜露冒尘垢百舍重趼不敢休息以见君七日而君不礼君之好士也有似叶公子髙之好龙也叶公子髙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拖尾于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今臣闻君好士故不远千里之外以见君七日不礼君非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士者也诗云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敢托而去
  田饶事鲁哀公而不见察田饶谓鲁哀公曰臣将去君而鸿鹄举矣哀公曰何谓也田饶曰君独不见夫鸡乎头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鬭者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鸡虽有此五者君犹曰瀹而食之何则以其所从来近也夫鸿鹄一举千里止君园池食君鱼鳖啄君菽粟无此五者君犹贵之以其所从来远也臣请鸿鹄举矣哀公曰止吾书子之言也田饶曰臣闻食其食者不毁其器防其树者不折其枝有士不用何书其言为遂去之燕燕立以为相三年燕之政太平国无盗贼哀公闻之慨然太息为之避寝三月抽损上服曰不慎其前而悔其后何可复得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适彼乐土爰得我所春秋曰少长于君则君轻之此之谓也
  晏子之晋见披裘负刍息于途者以为君子也使人问焉曰曷为而至此对曰齐人累之吾名曰越石甫晏子曰嘻遽解左骖以赎之载而与归至舍不辞而入越石甫怒而请絶晏子使人应之曰婴未尝得交也今免子于患吾于子犹未可邪越石甫曰吾闻君子诎乎不知己而信乎知己者吾是以请絶也晏子乃出见之曰向也见客之容而今也见客之意婴闻察实者不留声观行者不几辞婴可以辞而无弃乎越石甫曰夫子礼之敢不敬从晏子遂以为上客俗人之有功则德德则骄晏子有功免人于厄而反诎下之其去俗亦远矣此全功之道也
  周威公问于甯子曰取士有道乎对曰有穷者达之亡者存之废者起之四方之士则四面而至矣穷者不达亡者不存废者不起四方之士则四面而畔矣夫城固不能自守兵利不能自保得士而失之必有其间夫士存则君尊士亡则君卑周威公曰士一至如此乎对曰君不闻夫楚平王有士曰楚傒胥丘负客王将杀之出亡之晋晋人用之是为城濮之战又有士曰苗贲皇王将杀之出亡走晋晋人用之是为鄢陵之战又有士曰上解子王将杀之出亡走晋晋人用之是为两堂之战又有士曰伍子胥王杀其父兄出亡走呉閤闾用之于是兴师而袭郢故楚之大得罪于梁郑宋卫之君犹未遽至于此也此四得罪于其士三暴其民骨一亡其国由是观之士存则国存士亡则国亡子胥怒而亡之申包胥怒而存之士胡可无贵乎
  赵简子游于河而乐之叹曰安得贤士而与处焉舟人古乗跪而对曰夫珠玉无足去此数千里而所以能来者人好之也今士有足而不来者此是吾君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