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四十一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四十一
  明 冯琦冯瑗 撰
  礼仪类三
  祭祀【十一则】
  海鸟曰爰居止于鲁东门之外三日臧文仲使国人祭之展禽曰越哉臧孙之为政也夫祀国之大节也而节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祀以为国典今无故而加典非政之宜也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舜勤民事而野死鲧鄣洪水而殛死禹能以徳修鲧之功契为司徒而民辑防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寛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谷而山死文王以文昭武王去民之秽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喾而祖契郊防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幕能帅颛顼者也有虞氏报焉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髙圉大王能帅稷者也周人报焉凡禘郊宗祖报此五者国之典祀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前哲令徳之人所以为明质也及天之三辰民所以瞻仰也及地之五行所以生殖也及九州名山川泽所以出财用也非是不在祀典今海鸟至已不知而祀之以为国典难以为仁且知矣夫仁者讲功而知者处物无功而祀之非仁也不知而不问非知也今兹海其有灾乎夫广川之鸟兽恒知而避其灾也是嵗也海多大风冬煗文仲闻栁下季之言曰信吾过也季子之言不可不法也使书以为三防
  子路为季氏宰季氏祭逮闇而奠终日不足继以烛虽有强力之容肃敬之心皆倦怠矣有司跛倚以临祭其为不敬也大矣他日祭子路与焉室事交于户堂事当于阶质明而始行事晏朝而彻孔子闻之曰孰谓由也而不知礼子贡观于蜡孔子曰赐也乐乎对曰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为乐也孔子曰百日之劳一日之乐一日之泽非尔所知也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汉文帝増祀无祈诏 朕获执牺牲珪币以事上帝宗庙十四年于今歴日弥长以不敏不明而久抚临天下朕甚自媿其广増诸祀坛塲珪币昔先王远施不求其报望祀不祈其福右贤左戚先民后已至明之极也今吾闻祠官祝厘皆归福于朕躬不为百姓朕甚愧之夫以朕之不徳而専乡独美其福百姓不与焉是重吾不徳也其令祠官致敬无有所祈
  晋哀帝以天文失度欲依尚书洪祀之制于太极前殿亲执防肃兾以免咎使太常集博士草其制江逌上疏臣寻史汉旧制萟文志刘向五行传洪祀出于其中
  然自前代以来莫有用者其文唯説为祀而不载仪注此葢久远不行之事非常人所叅挍按汉仪天子所亲之祠惟宗庙而已祭天于云阳祭地于汾隂在于别宫遥拜不诣坛所其余羣祀之所必在幽静是以圆丘方泽列于郊野今若于承明之庭正殿之前设羣神之坐行躬亲之礼凖之旧典有乖常式臣闻妖眚之发所以鉴悟时主故寅畏上通则宋灾退度徳礼増修则殷道以隆此徃代之成验不易之定理顷者星辰颇有变异陛下只戒之诚达于天人在予之惧忘寝与食仰防?象俯凝庶政嘉祥之应实在今日而犹干干夕惕思广兹道诚实圣怀殷勤之至然洪祀有书无仪不行于世询访时学莫识其礼且其文曰洪祀大祀也阳曰神隂曰灵举国相率而行祀顺四时之序无令过差今按文而言皆漫而无适不可得详若不详而修其失不小帝不纳 逌又上疏曰臣谨更思寻叅之时事今强戎据于关雍桀狄纵于河朔封豕四佚防刘神州长旌不卷钲鼓日戒兵疲人困嵗无休已人事弊于下则七矅错于上灾沴之作固其宜然又顷者以来无乃大异彼月之蚀义见诗人星辰莫同载于五行故洪范不以为沴陛下今以晷度之失同之六沴引其轻变方之重求已笃于禹汤忧勤逾乎日昃将大祀以礼神只传曰外顺天地时气而祭其鬼神然则神必有号祀必有义按洪祀之文惟神灵大畧而无所祭之名称举国行祀而无贵贱之阻有赤黍之盛而无牲醴之奠仪法所用阙畧非一若率文而行则举义皆阂有所施补则不统其原汉侍中卢植时之达学受法不究则不敢厝心诚以五行深远神道幽昩探頥之求难以常思错综之理不可一数臣非至精孰能与此帝犹勑撰定逌又陈古义帝乃止
  暴风大雨震电建徳殿端门襄国市西门杀五人雹起西河介山大如鸡子平地三尺洿下丈余行人禽兽死者万数歴太原乐平武乡赵郡广平钜鹿千余里树木摧折禾稼荡然石勒正服于东堂以问徐光曰歴代以来有斯灾几也光曰周汉魏晋皆有之虽天地之常事然明主未始不为变所以敬天之怒也去年禁寒食介推帝乡之神也歴代所尊或者以为未宜替也一人吁嗟王道尚为之亏况羣神怨憾而不怒动上帝乎纵不能令天下同尔介山左右晋文之所封也宜任百姓奉之勒下书曰寒食既并州之旧风朕生其俗不能异也前者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