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五十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五十
  明 冯琦冯瑗 撰
  文学类四
  玺书【附诏十则】
  汉文帝答鼂错玺书 皇帝问太子家令上书言兵体三章闻之书言狂夫之言而明主择焉今则不然言者不狂而择者不明国之大患故在于此使夫不明而择于不狂是以万听而万不当也
  赐南粤王尉佗书 皇帝谨问南粤王甚苦心劳思朕高皇帝侧室之子弃外奉北藩于代道里辽逺壅蔽朴愚未尝致书高皇帝弃羣臣孝恵皇帝即世高后自临事不幸有疾日进不衰以故誖暴乎治诸吕为变故乱法不能独制乃取他姓子为孝恵皇帝嗣赖宗庙之灵功臣之力诛之已毕朕以王侯吏不释之故不得不立今即位乃者闻王遗将军隆虑侯书求亲昆弟请罢长沙两将军朕以王书罢将军博阳侯亲兄弟在真定者已遣人存问修治先人冢前日闻王发兵于邉为冦灾不止当其时长沙苦之南郡尤甚虽王之国庸独利乎必多杀士卒伤良将吏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得一亡十朕不忍为也朕欲定地犬牙相入者以问吏吏曰高皇帝所以介长沙土也朕不得擅变焉吏曰得王之地不足以为大得王之财不足以为富服领以南王自治之虽然王之号为帝两帝并立亡一乗之使以通其道是争也争而不让仁者不为也愿与王分弃前患终今以来通使如故故使贾驰谕告王朕意王亦受之毋为冦灾矣上褚五十衣中褚三十衣下褚二十衣王愿王听乐娱忧存问邻国
  遗匈奴书二首 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使系虖浅遗朕书云愿寝兵休士除前事复故约以安邉民世世平乐朕甚嘉之此古圣王之志也汉与匈奴约为兄弟所以遗单于甚厚背约离兄弟之亲者常在匈奴然右贤王事已在赦前勿深诛单于若称书意明告诸吏使无负约有信敬如单于书使者言单于自将并国有功甚苦兵事服绣袷绮衣长襦锦袍各一比踈一黄金筯且带一黄金犀毗一绣十匹锦二十匹赤绨緑绘各四十匹使中大夫意谒者令肩遗单于 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使当户且渠雕渠难郎中韩辽遗朕马二匹已至敬受先帝制长城以北引弓之国受令单于长城以内冠带之室朕亦制之使万民耕织射猎衣食父子毋离臣主相安俱无暴虐今闻渫恶民贪降其趋背义絶约忘万民之命离两主之欢然其事已在前矣书云二国已和亲两主驩説寝兵休卒养马世世昌乐翕然更始朕甚嘉之圣者日新改作更始使老者得息防者得长各保其首领而终其天年朕与单于俱由此道顺天恤民世世相传施之无穷天下莫不咸嘉使汉与匈奴邻敌之国匈奴处北地寒杀气早降故诏使遗单于秫蘖金帛绵絮他物歳有数今天下大安万民熈熈独朕与单于为之父母朕追念前事薄物细故谋臣计失皆不足以离昆弟之驩朕闻天不颇覆地不偏载朕与单于皆捐细故俱蹈大道也堕壊前恶以图长乆使两国之民若一家子元元万民下及鱼鼈上及飞鸟跂行喙息蠕动之类莫不就安利避危殆故来者不止天之道也俱去前事朕释逃虏民单于毋言章尼等朕闻古之帝王约分明而不食言单于留志天下大安和亲之后汉过不先单于其察之
  昭帝赐燕王旦玺书 昔高皇帝王天下建立子弟以藩屏社稷先日诸吕隂谋大逆刘氏不絶若发赖绛侯等诛讨贼乱尊立孝文以安宗庙非以中外有人表里相应故邪樊郦曹灌携劒推锋从高皇帝垦菑除害耘锄海内当此之时头如蓬葆勤苦至矣然其赏不过封侯今宗室子孙曽无暴衣露冠之劳裂地而王之分财而赐之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今王骨肉至亲敌吾一体乃与他姓异族谋害社稷亲其所防防其所亲有逆悖之心无忠爱之义如使古人有知当何面目复奉斋酎见高祖之庙乎
  元帝赐冯奉世玺书 皇帝问将兵右将军甚苦暴露羌虏侵邉境杀吏民甚逆天道故遣将军帅士大夫行天诛以将军材质之美奋精兵诛不轨百下百全之道也今乃有畔敌之名大为中国羞以昔不闲习之故邪以恩厚未洽信约不明也朕甚怪之上书言羌虏依深山多径道不得不多分部遮要害须得后发营士足以决事部署已定势不可复置大将闻之前为将军兵少不足自守故发近所骑日夜诣非为击也今发三辅河东?农越骑迹射佽飞彀者羽林孤儿及呼速絫嗕种方急遣且兵防器也必有成败者患策不豫定料敌不审也故复遣奋武将军兵法曰大将军出必有偏禆所以扬威武参计策将军又何疑焉夫爱吏士得众心举而无悔禽敌必全将军之职也若乃转输之费则有司存将军勿忧须奋武将军兵到合击羌虏
  赐淮阳王钦玺书 皇帝问淮阳王有司奏王舅张博数遗王书非毁政治谤讪天子褒举诸侯称引周汤以讇惑王所言尤恶悖逆无道王不举奏而多与金钱报以好言罪至不赦朕恻焉不忍闻为王伤之推原厥本不祥自博惟王之心匪同于凶已诏有司勿治王事遣谏大夫骏申谕朕意诗不云乎靖恭尔位正直是与王其勉之
  光武赐窦融玺书 制诏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属国都尉劳镇守邉五郡兵马精强仓库有蓄民庶殷富外则折挫羌胡内则百姓防福威德流闻虚心相望道路隔塞邑邑何已长史所奉书献马悉至深知厚意今益州有公孙子阳天水有隗将军方蜀汉相攻权在将军举足左右便有轻重以此言之欲相厚岂有量哉诸事具长史所见将军所知王者迭兴千载一防欲遂立桓文辅微国当勉卒功业欲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