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五十四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五十四
  明 冯琦冯瑗 撰
  文学类八
  论文【三十二则】
  魏文帝典论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夫人善于自见而文非一体鲜能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里语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见之患也今之文人鲁国孔融文举广陵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瑀元瑜汝南应玚徳琏东平刘桢公干斯七子者于学无所遗于辞无所假咸以自骋?騄于千里仰齐足而并驰以此相服亦良难矣盖君子审已以度人故能免于斯累而作论文王粲长于辞赋徐干时有齐气然粲之匹也如粲之初征登楼槐赋征思干之?猿漏巵圆扇橘赋虽张蔡不过也然于他文未能称是琳瑀之章表书记今之隽也应玚和而不壮刘桢壮而不宻孔融体气高妙有过人者然不能持论理不胜辞至于杂以嘲戯及其所善扬班俦也常人贵逺贱近向声背实又患闇于自见谓己为贤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备其体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彊而致譬诸音乐曲度虽均节奏同检至于引气不齐巧拙有素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夀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显而制礼不以隐约而弗务不以康乐而加思夫然则古人贱尺璧而重寸隂惧乎时之过已而人多不彊力贫贱则慑于饥寒富贵则流于逸乐遂营目前之务而遗千载之功日月逝于上体貌衰于下忽然与万物迁化斯志士之大痛也融等已逝唯干著论成一家言
  与呉质书 歳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逺况及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已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观古今文人类不防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懐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着中论二十篇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徳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间者歴覧诸子之文对之?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絶时人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逺过昔伯牙絶弦于钟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诸子但为未及古人亦自一时之儁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后生可畏来者难诬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年行已长大所懐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有言年已三十余在兵中十歳所更非一吾徳不及之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顷何以自娯颇复有所述造否东望于邑裁书叙心呉质答魏太子牋 奉读手命追亾虑存恩哀之隆形于文墨日月冉冉嵗不我与昔侍左右厠坐众贤出有微行之游入有管弦之欢置酒乐饮赋诗称夀自谓可终始相保并骋材力效节明主何意数年之间死防略尽臣独何徳以堪久长陈徐刘应才学所着诚如来命惜其不遂可为痛切凡此数子于雍容侍从实其人也若乃边境有虞羣下鼎沸军书辐至羽檄交驰于彼诸贤非其任也徃者孝武之世文章为盛若东方朔枚臯之徒不能持论即阮陈之俦也其唯严助夀王与闻政事然皆不慎其身善谋于国卒以败亡臣窃耻之至于司马长卿称疾避事以著书为务则徐生庶几焉而今各逝已为异物矣后来君子实可畏也伏惟所天优游典籍之场休息篇章之圃发言抗论穷理尽微摛藻下笔鸾龙之文奋矣虽年齐萧王才实百之此众议所以归高逺近所以同声也然年嵗若坠今质已四十二矣白髪生鬓所虑日深实不复若平生之时也但欲保身勑行不蹈有过之地以为知己之累耳游宴之欢难可再遇盛年一过实不可追臣幸得下愚之才值风云之防时迈齿臷犹欲触胷奋首展其割裂之用也不胜慺慺以来命备悉故略陈至情
  曹植与杨徳祖书 数日不见思子为劳想同之也仆少小好为文章迄至于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畧而言也昔仲宣独歩于汉南孔璋鹰扬于河朔伟长擅名于青土公干振藻于海隅徳琏发迹于北魏足下高视于上京当此之时人人自谓握灵虵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吾王于是设天网以该之顿八纮以掩之今悉集兹国矣然此数子犹复不能飞骞絶迹一举千里也以孔璋之才不闲于辞赋而犹自谓与司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