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六十五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六十五
  明 冯琦冯瑗 撰
  武功类十一
  教士卒【十一则】
  吕览简选篇 世有言曰驱市人而战之可以胜人之厚禄教卒老弱罢民可以胜人之精士练材离散系系可以胜人之行阵整齐锄耰白挺可以胜人之长铫利兵此不通乎兵者之论今有利剑于此以刺则不中以撃则不及与恶剑无择为是鬬因用恶剑则不可简选精良兵械铦利发之则不时纵之则不当与恶卒无择为是战因用恶卒则不可王子庆忌陈年犹欲剑之利也简选精良兵械铦利令能将将之古者有以王者有以霸者矣汤武齐桓晋文吴阖庐是矣殷汤良车七十乘必死六千人以戊子战于郕遂禽移大牺登自鸣条乃入巢门遂有夏桀既奔走于是行大仁慈以恤黔首反桀之事遂其贤良顺民所喜逺近归之故王天下武王虎贲三千人简车三百乘以要甲子之事于牧野而纣为禽显贤者之位进殷之遗老而问民之所欲行赏及禽兽行罚不辟天子亲殷如周视人如己天下美其徳万民説其义故立为天子齐桓公良车三百乘教卒万人以为兵首横行海内天下莫之能禁南至石梁西至酆郭北至令支中山亡邢狄人灭卫桓公更立邢于夷仪更立卫于楚丘晋文公造五两之士五乘鋭卒千人先以接敌诸侯莫之能难反郑之埤东卫之亩尊天子于衡雍吴阖庐选多力者五百人利趾者三千人以为前阵与荆战五战五胜遂有郢东征至于庳庐西伐至于巴蜀北迫齐晋令行中国故凡兵势险阻欲其便也兵甲器械欲其利也选练角材欲其精也统率士民欲其教也此四者义兵之助也时变之应也不可为而不足专恃此胜之一防也
  管子入复桓公曰终歳之租金四万二千金请以一朝素赏军士桓公曰诺以令至鼓期于泰舟之野期军士桓公乃即坛而立寗戚鲍叔隰朋易牙賔胥无皆差肩而立管子执枹而揖军士曰谁能防阵破众者赐之百金三问不对有一人秉剑而前问曰几何人之众也管子曰千人之众千人之众臣能防之赐之百金管子又曰兵接弩张谁能得卒长者赐之百金问曰几何人卒之长也管子曰千人之长千人之长臣能得之赐之百金管子又曰谁能听旌旗之所指而得执将首者赐之千金言能得者垒千人赐之人千金其余言能外斩首者赐之人十金一朝素赏四万二千金廓然虚桓公愓然太息曰吾曷以识此管子对曰君勿患且使外为名于其内乡为功于其亲家为徳于其妻子若此则士必争名报徳无北之意矣吾举兵而攻破其军并其地则非特四万二千金之利也五子曰善桓公曰诺乃诫大将曰百人之长必为之朝礼千人之长必拜而送之降两级其有亲戚者必遗之酒四石肉四鼎其无亲戚者必遗其妻子酒三石肉三鼎行教半嵗父教其子兄教其弟妻谏其夫曰见其若此其厚而不死列陈可以反于乡乎桓公终举兵攻莱战于莒必市里鼓旗未相望众少未相知而莱人大遁故遂破其军兼其地而虏其将故未列地而封未出金而赏破莱军并其地禽其君此素赏之计也
  刘向指武篇 春秋记国家存亡以察来世虽有广土众民坚甲利兵威猛之将士卒不亲附不可以战胜助功晋侯获于韩楚子玉得臣败于城濮蔡不待敌而众溃故语曰文王不能使不附之民先轸不能战不教之卒造父王良不能以敝车不作之马趋疾而致远羿逢蒙不能以枉矢弱弓射逺中防故强弱成败之要在乎附士卒教习之而已
  唐明皇幸新丰讲武于骊山之下徴兵二十万旌旗连亘五十余里以军容不整坐兵部尚书郭元振于纛下将斩之刘幽求张説跪于马前谏曰元振有大功于社稷不可杀乃流新州斩给事中知礼仪事唐绍以其制军礼不肃故也时二大臣得罪诸军多震慑失次惟左军节度薛讷朔方道大总管解琬二军不动上遣轻骑召之皆不得入其陈明皇深叹美慰勉之
  代宗时河东承百井之败骑士单弱节度使马燧悉召牧马厮役得数千人教之数月皆为精骑造甲必为长短三等称其所衣以便进趋又造战车行则载兵甲止则为营陈或塞险以遏奔冲器械无不精利居一年得选兵三万
  文宗时西川节度使李徳裕奏蜀兵羸疾老弱者从来终身不简臣命立五尺五寸之度简去四千四百余人复简募少壮者千人以慰其心所募北兵已得千五百人与土兵防居转相训习日益精练又蜀工所作兵器徒务华饰不堪用臣今取工于别道以治之无不坚利僖宗时西川节度使崔安濳以蜀兵怯弱奏遣大将赍牒诣陈许诸州募壮士与蜀人相杂训练用之得三千人分为三军亦戴黄帽号黄头军又奏乞洪州弩手教蜀人用弩走丸而射之选得千人号机弩营蜀兵由是浸彊
  宿卫之士累朝相承务求姑息不欲简阅恐伤人情由是羸老者居多但骄蹇不用命实不可用毎遇大敌不走即降其所以失国亦多由此后周世宗因髙平之战始知其弊谓侍臣曰凡兵务精不务多今以农夫百未能养甲士一柰何浚民之膏泽养此无用之物乎且健懦不分众何所劝乃命大简诸军精鋭者升之上军羸者斥去之又以骁勇之士多为诸藩镇所蓄诏募天下壮士咸遣诣阙命赵匡?选其尤者为殿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