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七十一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七十一
  明 冯琦冯瑗 撰
  刑法类一
  刑法【六十二则】
  冉有问于孔子曰古者三皇五帝不用五刑信乎孔子曰圣人之设防贵其不犯也制五刑而不用所以至治也凡夫人之为奸邪窃盗靡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是以上有制度则民知所止民知所止则不犯故虽有奸邪窃盗靡法妄行之狱而无防刑之民不孝者生于不仁丧祭之礼所以教仁爱也丧祭之礼明则民孝矣故虽有不孝之狱而无防刑之民弑上者生于不义朝聘之礼者所以明义也义必明则民不犯故虽有弑上之狱而无防刑之民鬬变者生于相陵相陵生于长防无序而遗敬让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防之序而崇敬让也故虽有变鬬之狱而无防刑之民滛乱者生于男女无别男女无别则夫妇失义婚礼聘享者所以别男女明夫妇之义也故虽有滛乱之狱而无防刑之民此五者刑罚之所从生各有源焉不豫塞其源而輙绳之以刑是谓为民设穽而防之三皇五帝之所以化民者如此虽有五刑而不用不亦可乎
  冉有问于孔子曰先王制法使刑不上于大夫礼不下庶人然则大夫犯罪不可以加刑庶人之行事不可以治于礼乎孔子曰不然凡治君子以礼御其心所以厉之以廉耻之节也故古之大夫其有坐不廉污秽而退放之者不谓之不廉汗秽而退放则曰簠簋不饰有坐滛乱男女无别者不谓之滛乱男女无别则曰帷幙不修也有坐罔上不忠者不谓之罔上不忠则曰臣节未着有坐罢软不胜任者不谓之罢软不胜任则曰下官不职有坐干国之纪者不谓之干国之纪则曰行事不请此五者大夫既自定有罪名矣犹不忍斥然以正呼之尚迁就而为之讳也所以愧耻之是故大夫之罪其在五刑之域者闻而谴发则白冠牦缨盘水加剑造乎阙而自请罪耳君不使有司执防牵掣而行也其有中罪者闻命而自弛君不使人颈而加之也其有大罪者闻命则北面再拜跪而自裁君不使人捽引而刑杀之也曰子大夫自取之耳吾遇子有礼矣以刑不上大夫亦不失其罪者教使然也凡所谓礼不下于庶人者以庶人遽其事而不能克礼故不责之以备礼也冉有免席曰言则美矣求未之闻也退而记之
  仲弓问于孔子曰雍闻至刑无所用政至政无所用刑至刑无所用政桀纣之世是也至政无所用刑成康之世是也信乎孔子曰圣人之治化也必刑政相参焉成之以徳教民而以礼齐之其次以政事导民以刑禁也刑不刑也化之而弗变道之而弗从伤义以败俗于是乎用刑矣刑者侀也侀者成也壹成而不可更故君子尽心焉孔子曰古者司冦正刑明辟以察狱狱必三讯焉讯羣臣讯羣吏讯万民有指无简则不听也附从轻赦从重凡作刑罚轻毋赦凡制五刑必即天伦邮罚丽于事凡听五刑之讼必原父子之亲立君臣之义以权之意论轻重之序慎测浅深之量以别之悉其聪明致其忠爱以尽之疑狱泛与众共之众疑赦之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成狱辞史以狱成告于正正听之正以狱成告于大司冦大司冦听之棘木之下大司冦以狱之成告于王王命三公参听之三公以狱之成告于王王三宥然后制刑是故爵人于朝与众共之也刑人于市与众弃之也
  武王问于太公曰为国而数更法令者何也太公曰为国而数更法令者不法法以其所善为法者也故令出而乱乱则更为法是以其法令数更也
  泰誓曰附下而罔上者死附上而罔下者刑与闻国政而无益于民者退在上位而不能进贤者逐此所以劝善而黜恶也故传曰伤善者国之残也蔽善者国之谗也愬无罪者国之贼也王制曰假于鬼神时日卜筮以疑于众者煞也
  温之防晋人执卫成公归之于周使医鸩之不死医亦不诛臧文仲言于僖公曰夫卫君殆无罪矣刑五而已无有隠者隠乃讳也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中刑用刀锯其次用鑚笮薄刑用鞭朴以威民也故大者陈之原野小者致之市朝五刑三次是无隠也今晋人鸩卫侯不死亦不讨其使者讳而恶杀之也有诸侯之请必免之臣闻之班相恤也故能有亲夫诸侯之患诸侯恤之所训民也君盍请卫君以示亲于诸侯且以动晋夫晋新得诸侯使亦曰鲁不弃其亲其亦不可以恶公説行玉二十防乃免卫侯自是晋聘于鲁加于诸侯一等爵同则厚其好货卫侯闻其臧文仲之为也使纳赂焉辞曰外臣之言不越境不敢及君
  鄢陵之役晋伐郑荆救之大夫欲战范文子不欲曰吾闻君人者刑其民成而后振武于外是以内龢而外威今吾司冦之刀锯日弊而斧钺不行内犹有不刑而况外乎夫战刑也刑之过也过由大而怨由细故以惠诛怨以忍去过细无怨而大不过而后可以武刑外之不服者今吾刑外乎大人而忍于小民将谁行武武不行而胜幸也幸以为政必有内忧且唯圣人能无外患又无内忧距非圣人必偏而后可偏而在外犹可救也疾自中起是难盍姑释荆与郑以为外患乎
  郑人铸刑书叔向使诒子产书曰始吾有虞于子今则已矣昔先王议事以制不为刑辟惧民之有争心也犹不可禁御是故闲之以义纠之以政行之以礼守之以信奉之以仁制为禄位以劝其从严断刑罚以威其滛惧其未也故诲之以忠耸之以行教之以务使之以和临之以敬涖之以彊断之以刚犹求圣哲之上明察之官忠信之长慈惠之师民于是乎可任使也而不生祸乱民知有辟则不忌于上并有争心以徴于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