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七十三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七十三
  明 冯琦冯瑗 撰
  刑法类
  赎罪【二则】
  汉萧望之入粟赎罪议 民函隂阳之气有
  仁义欲利之心在教化之所助虽尧在上不
  能去民欲利之心而能令其欲利不胜其好
  义也虽桀在上不能去民好义之心而能令
  其好义不胜其欲利也故尧桀之分在于义
  利而已道民不可不慎也今欲令民量粟以
  赎罪如此富者得生贫者独死是贫富异刑
  而法不一也人情贫穷父兄囚执间出财得
  以生活为人子弟者将不顾死亡之患败乱
  之行以赴财利求亲戚一人得生十人以丧
  如此伯夷之行坏公绰之名灭政教一倾
  虽有周召之佐恐不能复古者蔵于民不足
  则取有余则与诗曰爰及矜人哀此鳏寡上
  惠下也又曰雨我公田遂及我私下急上也
  今有西邉之役民失作业虽户赋口敛以赡
  其困乏古人通义百姓莫以为非以死救生
  恐未可也陛下布徳施教教化既成尧舜亡
  以加也今议开利路以伤既成之化臣窃痛
  之
  贡禹除赎罪法疏 孝文皇帝时贵亷洁贱
  贪污贾人赘壻及吏坐赃者皆禁锢不得为
  吏赏善罚恶不阿亲戚罪白者伏其诛疑者
  以与民亡赎罪之法故令行禁止海内大化
  天下防狱四百与刑错亡异武帝始临天下
  尊贤用士辟地广境数千里自见功大威行
  遂从嗜欲用度不足乃行一切之变使犯法
  者赎罪入谷者补吏是以天下奢侈官乱民
  贫盗贼并起亡命者众郡国恐伏其诛则择
  使巧史书习于计簿能欺上府者以为右职
  奸轨不胜则取勇猛能操切百姓者以苛暴
  威服下者使居大位故亡义而有财者显于
  世欺谩而善书者尊于朝誖逆而勇猛者贵
  于官故俗皆曰何以孝弟为财多而光荣何
  以礼义为史书而仕宦何以谨慎为勇猛而
  临官故黥劓而髠钳者犹复攘臂为政于世
  行虽犬彘家富埶足目指气使是为贤耳故谓
  居官而置富者为雄桀处奸而得利者为壮士
  兄劝其弟父勉其子俗之坏败乃至于是察其
  所以然者皆以犯法得赎罪求士不得真贤相
  守崇财利诛不行之所致也今欲兴至治致太
  平宜除赎罪之法相守选举不以实及有赃者
  輙行其诛亡但免官则争尽力为善贵孝弟贱
  贾人进真贤举实防而天卞治矣
  讼罪【三十三则】
  汉文帝召田叔问之曰公知天下长者乎叔曰故云中守孟舒长者也上曰先帝置孟舒云中十余年虏曽一入孟舒不能坚守毋故士卒战死者数百人长者固杀人乎叔叩头对曰是乃孟舒所以为长者也夫贯髙等谋反上下明诏赵有敢随张王罪三族然孟舒自髠钳随张王敖之所在欲以身死之岂自知为云中守哉汉与楚相距士卒罢敝匈奴冐顿新服北夷来为边害孟舒知士卒罢敝不忍出言士争临城死敝如子为父弟为兄以故死者数百人孟舒岂故驱战之哉是乃孟舒所以为长者也于是上曰贤哉孟舒复召孟舒以为云中守
  景帝时吴楚反表盎説上诛晁错邓先击吴楚还见上上问曰闻晁错死吴楚罢不邓先曰吴王为反数十年矣?怒削地以诛错为名其意非在错也且臣恐天下之士噤口不敢复言也夫晁错患诸侯彊大不可制故请削地以尊京师万世之利也计画始行卒受大戮内杜忠臣之口外为诸侯报仇臣窃为陛下不取也于是景帝黙然良久曰公言善吾亦恨之乃拜邓先为城阳中尉
  谏大夫郑昌愍伤盖寛饶忠直忧国以言事不当意而为文吏所诋挫上书讼寛饶寃 臣闻山有猛兽藜藿为之不采国有忠臣奸邪为之不起司校尉盖寛饶居不求安食不求饱进有忧国之心退有死节之义上无许史之属下无金张之托职在司察直道而行多仇少与上书陈国事有司劾以大辟臣幸得从大夫之后官以谏为名不敢不言
  刘向讼萧望之等疏 故前将军萧望之等皆忠正无私欲致大治忤于贵戚尚书今道路人闻望之等复进以为且复见毁谗必曰尝有过之臣不宜复用是大不然臣闻春秋地震为在位执政太盛也不为三独夫动亦已明矣且徃者髙皇帝季布有罪至于夷灭后赦以为将军髙后孝文之间卒为名臣孝武帝时倪寛有重罪系按道侯韩説諌曰前吾丘夀王死陛下至今恨之今杀寛后将复大恨矣上感其言遂贳寛复用之位至御史大夫御史大夫未有及寛者也又董仲舒坐私为灾异书主父偃取奏之下吏罪至不道幸?不诛复为大中大夫胶西相以老病免归汉有所欲兴常有诏问仲舒为世儒宗定议有益天下孝宣皇帝时夏侯胜坐诽谤系狱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