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八十二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八十二
  明 冯琦冯瑗 撰
  人伦类二
  宗族【五则】
  唐太宗时髙士亷韦挺令狐徳棻岑文本上所撰氏族志先是山东人士崔卢李郑诸族好自矜地望虽累叶陵夷茍它族欲与为昏姻必多责财帛或舍其乡里而妄称名族或兄弟齐列而更以妻族相陵太宗恶之命士亷等徧责天下谱谍质诸史籍考其真伪辨其昭穆第其甲乙襃进忠贤贬退奸逆分为九等士亷等以黄门侍郎崔民干为第一太宗曰汉髙祖与萧曹樊灌皆起闾阎布衣卿辈至今推仰以为英贤岂在世禄乎髙氏偏据山东梁陈僻在江南虽有人物盖何足言况其子孙才行衰薄官爵陵替而犹卬然以门地自负贩鬻松槚依托富贵弃亷忘耻不知世人何为贵之今三品以上或以徳行或以勲劳或以文学致位贵显彼衰世旧门诚何足慕而求与为昬虽多输金帛犹为彼所偃蹇我不知其解何也今欲厘正讹谬舍名取实而卿曹犹以崔民干为第一是轻我官爵而狥流俗之情也乃更命刋定专以今朝品秩为髙下于是以皇族为首外戚次之降崔民干为第三凡二百九十三姓千六百五十一家颁于天下厥后许敬宗等以其书不叙武氏本望奏请改之髙宗乃命礼部郎中孔志约等比类升降以后族为第一等其余悉以仕唐官品髙下为凖凡九等于是士卒以军功致位五品者豫士流时人谓之勲格
  李义府既贵自言本出赵郡与诸李叙昭穆无頼之徒籍其权势拜伏为兄叔者甚众给事中李崇徳初与同谱及义府出为普州即除之义府闻而衔之及复为相使人诬构其罪下狱自杀 山东士人自矜门地昬姻多责资财命修氏族志例降一等王妃主壻皆取勲臣家不议山东之族而魏徴房?龄李勣家皆盛与为昬常左右之由是旧望不减或一姓之中更分某房某眷髙下悬隔李义府为其子求昬不获恨之故以先帝之防劝髙宗矫其诏后魏陇西李寳等子孙不得自为昬姻仍定天下嫁女受财之数母得受陪门财然族望为时俗所尚终不能禁或载女窃送夫家或女老不嫁终不与异姓为昬其衰宗落谱昭穆所不齿者往往反自称禁昬家益增厚价
  宋太宗时江州义门陈兢宜都王叔明之后九世同居长幼凡七百口不畜仆妾上下婣睦人无间言每食必羣坐广堂未成人者别为一席有犬百余共一牢食一犬不至羣犬亦皆不食唐僖宗及南唐时旌其门开寳初免徭役至兢子侄益众常苦乏食知州康戬言于朝诏本州每岁贷粟二千石
  苏洵苏氏族谱亭序 匹夫而化乡人者吾闻其语矣国有君邑有大夫而争讼者诉于其门乡有庠里有学而学道者赴于其家乡人有为不善于室者父兄辄相与恐曰吾夫子无乃闻之呜呼彼独何修而得此哉意者其积之有本末而施之有次第耶今吾族人犹有服者不过百人而岁时蜡社不能相与尽其欢欣爱洽稍逺者至不相往来是无以示吾乡党邻里也乃作苏氏族谱立亭于髙祖墓茔之西南而刻石焉既而告之曰凡在此者死必赴冠娶妻必告少而孤则老者字之贫而无归则富者収之而不然者族人之所共诮让也岁正月相与拜奠于墓下既奠列坐于亭其老者顾少者而叹曰是不及见吾乡党风俗之美矣自吾少时见有为不义者则众相与疾之如见恠物焉栗焉而不宁其后少衰也犹相与笑之今也则相与安之耳是起于某人也夫某人者是乡之望人也而大乱吾俗焉是故其诱人也速其为害也深自斯人之逐其兄之遗孤子而不恤也而骨肉之恩薄自斯人之多取其先人之赀田而欺其诸孤子也而孝弟之行缺自斯人之为其诸孤子之所讼也而礼义之节废自斯人之以妾加其妻也而嫡庶之别混自斯人之笃于声色而父子杂处讙哗不严也而闺门之政乱自斯人之渎财无厌惟富者之为贤也而亷耻之路塞此六行者吾往时所谓大慙而不容者也今无知之人皆曰某人何人也犹且为之其舆马赫奕婢妾靓丽足以荡惑里巷之小人其官爵货力足以摇动府县其矫诈修饰言语足以欺罔君子是州里之大盗也吾不敢以告乡人而私以戒族人焉髣髴于斯人之一节者愿无过吾门也予闻之惧而请书焉老人曰书其事而阙其姓名使他人观之则不知其为谁而夫人之观之则面热内慙汗出而食不下也且无彰之庶其有悔乎予曰然乃记之
  苏轼劝亲睦策 夫民相与亲睦者王道之始也昔三代之制画为井田使其比闾族党各相亲爱有急相赒有喜相庆死丧相恤疾病相养是故其民安居无事则往来欢欣而狱讼不生有冦而战则同心并力而缓急不离自秦汉以来法令峻急使民离其亲爱欣欢之心而为邻里告讦之俗富人子壮则出居贫人子壮则出赘一国之俗而家各有法一家之法而人各有心纷纷乎散乱而不相属是以礼让之风息而争鬬之狱繁天下无事则务为欺诈相倾以自成天下有变则流徙涣散相弃以自存嗟夫秦汉以下天下何其多故而难治也此无他民不爱其身故轻犯法轻犯法则王政不行欲民之爱其身则莫若使其父子亲兄弟和而妻子相好夫民仰以事父母旁以睦兄弟而俯以防妻子则其所頼于生者重而不忍以其身轻犯法三代之政莫尚于此矣今欲教民和亲则其道必始于宗族臣欲复古之小宗以収天下不相亲属之心古者有大宗有小宗故礼曰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百世不迁者别子之后也宗其继别子之所自出者百世不迁者也宗其继髙祖者五世则迁者也古者诸侯之子弟异姓之卿大夫始有家者不敢祢其父而自使其嫡子后之则为大宗族人宗之虽百世而宗子死则为之服齐衰九月故曰宗其继别子之所自出者百世不迁者也别子之庶子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