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八十三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八十三
  明 冯琦冯瑗 撰
  人伦类三
  师【二则】
  柳宗元师友箴 今之世为人师者众笑之举世不师故道益离为人友者不以道而以利举世无友故道益弃呜呼生于是病矣歌以为箴既以儆巳又以诫人不师如之何吾何以成不友如之何吾何以増吾欲从师可从者谁借有可从举世笑之吾欲取友谁可取者借有可取中道或舍仲尼不生牙也久死二人可作惧不吾以中焉可师耻焉可友谨是二物用惕尔后道茍在焉佣丐为偶道之反是公卿以走内考诸古外考诸物师乎友乎敬尔无忽
  王令师説 上古之书既以汨没其他治具不可稽见而五帝之学求之传説间或见之夏商之书虽号残缺然学之名具存周则大备故其设施炳然彰白若然帝王之于治目它虽世有取舎于学则未闻或废也岂非君师云者两立不可一缺耶夫惟至治之世其措民各有本而次第之以及其化故地有井而自养其业虽有士农工商之云未尝不力而食因其资给然后绳其游堕澄其淫邪耡其彊梗其治畧已定矣然犹乡遂有庠序之教国家有塾学之设自世子以及卿大夫之子皆入学为之师以谕其道为之保以诏其业示之智仁圣义忠和使相充扩孝友睦婣任恤使相修饰礼乐射御书数使相开晓故其左右之闻前后之观不仁义则礼乐迨其淬磨渐浸之成则入孝而出弟尊尊而长长然后取而置之民上则君尽其所以为君臣尽其所以为臣卒无一背戾者其出于学而存于师也道之衰微迄于余周如担石之将坠其引缀未絶者犹有一线髪继之暴秦不扶而抑遂至堕坏汉兴宜大更制而裁补缝之故其俗无所防范听民所为卒于无所不至然能郡县创孔子祠立五经博士置弟子员策贤良求经术以对当世得失于古虽未为善而其风俗遂号为平岂前世遗风余化渐渍深而未斩耶抑民苦秦而効易见也当此之时士犹能相遵师故终汉世传诗书礼易春秋而名家者以百十计晋魏而下浸以沈涵更数十氏唯唐为近古大抵才追齐汉治而未能逺过呜呼何为而止此也夫天下之所以不治患在不用儒而汉唐以来例尝任儒矣卒不甚治者何也有儒名有儒位而不用儒术而然尔其弊在于学师不立而立贤无方圣人之道不讲不明士无根源而竞放流故不识所以治乱之本而不知所以为儒之任又上取之不以实而以言故也夫人所以能自明而诚者已非生知则出于教导之明而修习之至也如其无师则天下之士虽有强力向进之心且何自明而诚也夫天下之材力训导而懋勉之且犹患其粃窳故七十子亲逢圣人而薰炙之其闻与见不为不至犹且柴愚参鲁师僻由喭赐不受命而货殖冉求为宰而赋粟倍又况后圣人数千岁其书残缺讹蠧又资才下于数子而欲其自为而不立学与师犹甚愿获而顾不耕也如必待其自贤而取之多见其希濶不可俟也自周至唐绵数千岁其卓然取贤而自名可以治寄者孟轲抵韩愈才三四人是其力能提扶其道而竟不知用者所以歴年已逺而人出甚少也如其多则或用之矣茍患其少无如广师而立学续其所不长擢其所未髙使知其所以救乱然后名闻而实取之则庶矣天下之师絶久矣今之名师者徒使组刺章句希望科第而已昔者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今贼人者皆是是皆取戾于孔子者也恶得为人师
  朋友【二十一则】
  孔子曰不知其子视其所友不知其君视其所使又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化矣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故曰丹之所藏者赤乌之所藏者黑君子慎所藏孔子曰丘死之后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商也好与贤者处赐也好説不如已者
  孔子曰非其地而树之不生也非其人而语之弗听也得其人如聚沙而与之非其人如聚聋而鼓之
  孔子曰船非水不可行水入船中其没也故曰君子不可不严也小人不可不闭也
  孔子将行无盖弟子曰子夏有盖可以行孔子曰商之为人也甚短于财吾闻与人交者推其长者违其短者故能久长矣
  孔子之郯遭程子于途倾盖而语终日有间顾子路曰取束帛一以赠先生子路不对有间又顾曰取束帛一以赠先生子路屑然对曰由闻之也士不中而见女无媒而嫁君子不行也孔子曰由诗不云乎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今程子天下之贤士也于是不赠终身不见大徳毋逾闲小徳出入可也 夫临财忘贫临生忘死可以逺罪矣夫君子爱口孔雀爱羽虎豹爱爪此皆所以治身法也上交者不失其禄下交者不离于患是以君子择人与交农人择田而田君子树人农夫树田田者择种而种之丰年必得粟士择人而树之丰时必得禄矣
  管仲鲍叔相谓曰君乱甚矣必失国齐国之诸公子其可辅者非公子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