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八十六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八十六
  明 冯琦冯瑗 撰
  人品类三
  义烈【三十六则】
  吕览髙义篇 君子之自行也动必縁义行必诚义俗虽谓之穷通也行不诚义动不縁义俗虽谓之通穷也然则君子之穷通有异乎俗者也故当功以受赏当罪以受罚赏不当虽与之必辞罚诚当虽赦之不外度之于国必利长久长久之于主必宜内及于心不慙然后动孔子见齐景公景公致廪丘以为养孔子辞不受入谓弟子曰吾闻君子当功以受禄今説景公景公未之行而赐之廪丘其不知丘亦甚矣令弟子趣驾辞而行孔子布衣也官在鲁司冦万乗难与比行三王之佐不显焉取舍不茍也夫子墨子游公上过于越公上过语墨子之义越王説之谓公上过曰子之师茍肯至越请以故呉之地隂江之浦书社三百以封夫子公上过往复于子墨子子墨子曰子之观越王也能聴吾言用吾道乎公上过曰殆未能也墨子曰不唯越王不知翟之意虽子亦不知翟之意若越王聴吾言用吾道翟度身而衣量腹而食比于宾萌未敢求仕越王不聴吾言不用吾道虽全越以与我吾无所用之越王不聴吾言不用吾道而受其国是以义翟也义翟何必越虽于中国亦可凡人不可不熟论秦之野人以小利之故弟兄相狱亲戚相忍今可得其国恐亏其义而辞之可谓能守行矣其与秦之野人相去亦逺矣荆人与呉人将战荆师寡呉师众荆将军子囊曰我与呉人战必败败王师辱王名亏壤土忠臣不忍为也不复于王而遁至于郊使人复于王曰臣请死王曰将军之遁也以其为利也今诚利将军何死子囊曰遁者无罪则后世之为王者将皆依不利之名而效臣遁若是则荆国终为天下挠遂伏剑而死王曰请成将军义乃为之桐棺三寸加斧锧其上人主之患存而不知所以存亡而不知所以亡此存亡之所以数至也郼岐之广也万国之顺也从此生矣荆之为国十二世矣尝有干谿白公之乱矣尝有郑襄州侯之避矣而今犹为万乗之大国其时有臣如子囊与子囊之节非独厉一世之人臣也荆昭王之时有士焉曰石渚其为人也公直无私王使为政廷有杀人者石渚追之则其父也还车而反立于廷曰杀人者仆之父也以父行法不忍阿有罪废国法不可失法伏罪人臣之义也于是乎伏斧锧请死于王王曰追而不及岂必伏罪哉子复事矣石渚辞曰不私其亲不可谓孝子事君枉法不可谓忠臣君令赦之上之惠也不敢废法臣之行也不去斧锧殁头乎王廷正法枉必死父犯法而不忍王赦之而不肯石渚之为人臣也可谓忠且孝矣
  离俗篇 世之所不足者理义也所有余者妄茍也民之情贵所不足贱所有余故布衣人臣之行洁白清亷中绳愈穷愈荣虽死天下愈髙之所不足也然而以理义斵削神农黄帝犹有可非微独舜汤飞要褭古之骏马也材犹有短故以绳墨取木则宫室不成矣舜让其友石户之农石户之农曰棬棬乎后之为人也葆力之士也以舜之徳为未至也于是乎夫负妻妻携子以入于海去之终身不反舜又让其友北人无择北人无择曰异哉后之为人也居于甽畆之中而游入于尧之门不若是而已又欲以其辱行漫我我羞之而自投于苍领之渊汤将伐桀因卞随而谋卞随辞曰非吾事也汤曰孰可卞随曰吾不知也汤又因务光而谋务光曰非吾事也汤曰孰可务光曰吾不知也汤曰伊尹何如务光曰彊力忍訽吾不知其他也汤遂与伊尹谋夏伐桀克之以让卞随卞随辞曰后之伐桀也谋乎我必以我为贼也胜桀而让我必以我为贪也吾生乎乱世而无道之人再来訽我吾不忍数闻也乃自投于颍水而死汤又让于务光曰智者谋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位之请相吾子务光辞曰废上非义也杀民非仁也人犯其难我享其利非亷也吾闻之非其义不受其利无道之世不践其土况于尊我乎吾不忍久见也乃负石而沈于募水故如石户之农北人无择卞随务光者其视天下若六合之外人之所不能察其视贵富也茍可得已则必不之赖髙节厉行独乐其意而物莫之害不漫于利不牵于埶而羞居浊世惟此四士者之节若夫舜汤则苞裹覆容縁不得已而动因时而为以爱利为本以万民为义譬之若钓者鱼有小大饵有宜适羽有动静齐晋相与战平阿之余子亡防得矛却而去不自快谓路之人曰亡防得矛可以归乎路之人曰防亦兵也矛亦兵也亡兵得兵何为不可以归去行心犹不自快遇髙唐之孤叔无孙当其马前曰今者战亡防得矛可以归乎叔无孙曰矛非防也防非矛也亡防得矛岂亢责也哉平阿之余子曰嘻还反战趋尚及之遂战而死叔无孙曰吾闻之君子济人于患必离其难疾驱而从之亦死而不反令此将众亦必不北矣令此处人主之旁亦必死义矣今死矣而无大功其任小故也任小者不知大也今焉知天下之无平阿余子与叔无孙也故人主之欲得亷士者不可不务求齐庄公之时有士曰宾卑聚梦有壮子白缟之冠丹绩之防东布之衣新素履墨剑室从而叱之唾其面惕然而寤徒梦也终夜坐不自快明日召其友而告之曰吾少好勇年六十而无所挫辱今夜辱吾将索其形期得之则可不得将死之每朝与其友俱立乎衢三日不得却而自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