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八十九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八十九
  明 冯琦冯瑗 撰
  人事类一
  言行
  孔子之周观于太庙右陛之前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铭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无多事多事多患安乐必戒无行所悔勿谓何伤其祸将长勿谓何害其祸将大勿谓何残其祸将然勿谓莫闻天妖伺人荧荧不灭炎炎奈何涓涓不壅将成江河緜緜不絶将成网罗青青不伐将寻斧柯诚不能慎之祸之根也曰是何伤祸之门也强梁者不得其死好胜者必遇其敌盗怨主人民害其贵君子知天下之不可盖也故后之下之使人慕之执雌持下莫能与之争者人皆趋彼我独守此众人惑惑我独不从内藏我知不与人论技我虽尊高人莫害我夫江河长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戒之哉戒之哉孔子顾谓弟子曰记之此言虽鄙而中事情诗曰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氷行身如此岂以口遇祸哉
  孔蔑问行己之道子曰知而弗为莫如弗知亲而弗信莫如弗亲乐之方至乐而弗骄患之所至思而弗忧孔蔑曰行已乎子曰攻其所不能备其所不足毋以其所不能疑人毋以其所能骄人终日言无遗己之忧终日行不遗己之患惟智者能之
  陈灵公行僻而言失泄冶曰陈其亡矣吾骤谏君君不吾听而愈失威仪夫上之化下犹风靡草东风则草靡而西西风则草靡而东在风所由而草为之靡是故人君之动不可不慎也夫树曲木者恶得直景人君不直其行不敬其言者未有能保帝王之号垂显令之名者也易曰夫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于身加于民行发乎迩见乎逺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君子之所以动天地可不慎乎天地动而万物变化诗曰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此之谓也今君不是之慎而纵恣焉不亡必弑灵公闻之以泄冶为妖言而杀之后果弑于征舒徐彦伯枢机论 书曰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又云齐乃位度乃口易曰慎言语节饮食又云出其言善千里应之出其言不善千里违之礼亦云可言也不可行也君子不言也可行也不可言也君子不行也呜呼先圣知言之为大也知言之为急也精微以劝之典谟以告之礼经以防之守名教者何可不循其诂训而服其糟粕乎故曰言语者君子之枢机也动则物应物应则得失之兆见也得之者江海比隣失之者肝胆楚越然后知否泰荣辱系于言乎夫言者德之柄也行之主也心之志也身之文也既可以济身亦可以覆身故中庸镂其心右阶铭其背南容三复于白圭殷子九畴于洪范良有以也是以掎摭瑕玷详黜躁竞审无恒以阶乱将不密以致危利生于口森然覆邦之説道不由衷变彼如簧之刺可不惧之哉其有识暗邪正思虑微形破金汤之籥伐祸乱之根用呫嗫为雄辩以号呶为令徳至若梧官问答荆齐所以奔命韩魏加肘知伯所以危残蔡侯绳息妫也亟招甲兵之罚郑曼围宋卿也而受鼎镬之诛史迁轻议终下蚕室张纮诡説更齿龙渊凡此过言其流匪一或秽犹粪土或动成刀劔或茍且其心或脂膏其体挟邪作蛊守之而不懈徃辄破的去之而弥逺亦何异寒臯聚音尨也羣吠得死为幸何修名之立乎虽复伯玉沮顔追谢于元凯蒋济贻恨失誉于王陵犀首没齿于季章曹瞒齚舌于刘主当何及哉孔子曰予欲无言又云终身为善一言败之惜也老子亦云多言数穷又云聪眀深察而近于死者议人者也何圣人深思伟虑杜渐防萌之至乎夫不可言而言者曰狂可言而不言者曰隠钳舌拱黙曷通彼此之怀囊括而处孰啓谟明之训则上言者下聴也下言者上用也睿喆之言犹天地也人覆焘而生焉大雅之言犹钟鼓也人考击而乐焉作以镜周公之言也出为金石孔子之言也存其家邦国侨之言也立而不朽臧生之言也是谓徳音诣我宗极满于天下贻厥后昆殷宗甘之于酒醴孙卿喻之以琴瑟阙里重于四时郢都轻其千乘岂不韪哉岂不休哉但懋绩逺大克念丕训审思而应精虑而动谋其心以后发定其交以后谈不趦趄于非党不屏营于诡遇非先王之至徳不敢行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翦其累累之绪扑其炎炎之势自然介尔景福保兹终吉则悔吝何由而生哉孔子曰终日行不遗己患终日言不遗己忧如此乃可以言也戒之哉戒之哉
  君子【四则】
  子路持劔孔子问曰由安用此乎子路曰善古者固以善之不善古者固以自卫孔子曰君子以忠为质以仁为卫不出环堵之内而闻千里之外不善以忠化寇暴以仁围何必持劒乎子路曰由也请摄齐以事先生矣南瑕子过程太子太子为烹鲵鱼南瑕子曰吾闻君子不食鲵鱼程太子曰乃君子否子何事焉南瑕子曰吾闻君子上比所以广德也下比所以狭行也于恶自?之原也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吾岂敢自以为君子哉志向之而已孔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楚王问庄辛曰君子之行奈何庄辛对曰居不为垣墙人莫能毁伤行不从周卫人莫能暴害此君子之行也楚王复问君子之富奈何对曰君子之富假贷人不徳也不责也其饮食人不使也不役也亲戚爱之众人喜之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