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九十三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九十三
  明 冯琦冯瑗 撰
  人事类五
  寛猛【八则】
  郑子产有疾谓子太叔曰我死子必为政唯有德者能以寛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翫之财多死焉故寛难疾数月而卒太叔为政不忍猛而寛郑国多盗取人于萑苻之泽太叔悔之曰吾早从夫子不及此兴徒兵以攻萑苻之盗尽杀之盗少止仲尼曰善哉政寛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寛寛以济猛猛以济寛政是以和诗曰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施之以寛也毋从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惨不畏明纠之以猛也柔逺能迩以定我王平之以和也又曰不竞不絿不刚不柔布政优优百禄是遒和之至也及子产卒仲尼闻之出涕曰古之遗爱也
  公叔文子为楚令尹三年民无敢入朝公叔子见曰严矣文子曰朝廷之严也宁云妨国家之治哉公叔子曰严则下喑下喑则上聋聋喑不能相通何国之治也盖闻之也顺针缕者成帷幕合升斗者实仓廪并小流而成江海明主者有所受命而不行未尝有所不受也齐晏子复景公曰朝居严乎曰朝居严则曷害于治国家哉晏子对曰朝居严则下无言下无言则上无闻矣下无言则谓之喑上无闻则谓之聋聋喑则非害治国家如何也且合菽粟之微以满仓廪合疏缕之纬以成帏幕太山之高非一石也累卑然后高也夫治天下者非一士之言也固有受而不用恶有距而不入者哉汉陈宠上章帝除苛政疏 闻先王之政赏不僣刑不滥与其不得已宁僣不滥故唐尧着典灾肆赦周公作戒勿误庶狱伯夷之典惟敬五刑以成三德由此言之圣贤之政以刑罚为首往者断狱严明所以威惩奸慝奸慝旣平必宜济之以寛陛下即位率由此义数诏羣僚?崇晏晏而有司执事未率奉承典刑用法犹尚深刻断狱者急于篣格酷烈之痛执宪者烦于诋欺放滥之文或因公行私逞纵威福夫为政犹张琴瑟大弦急者小弦絶故子贡非臧孙之猛法而美郑乔之仁政诗云不刚不柔布政优优方今圣德充塞假于上下宜隆先王之道荡涤烦苛之法轻薄棰楚以济羣生全广至德以奉天心
  晋胡威尝谏时政之寛武帝曰尚书郎以下吾无所假借威曰臣之所陈岂在丞郎令史正谓如臣等辈始可以肃化明法耳
  北魏主征陆俟出为怀荒镇大将未期岁高车诸莫弗讼俟严急无恩复请前镇将郎孤魏主征俟还以孤代之俟旣至言于帝曰不过期年郎孤必败高车必叛帝怒切责之明年诸莫弗果杀郎孤而叛帝召俟问之曰卿何以知其然也俟曰高车不知上下之礼故臣临之以威制之以法欲以渐训使知分限而诸莫弗?臣所为讼臣无防称孤之羙臣以罪去孤获还镇悦其称誉益収名声专用寛恕待之无礼之人易生骄慢不过期年无复上下孤所不堪必将复以法裁之如此则众心怨怼必生祸乱矣帝笑曰卿身虽短思虑何长也
  唐宪宗问宰相为政寛猛何先权徳舆对曰秦以惨刻而亡汉以寛大而兴太宗观眀堂图禁抶人背是故安史以来屡有悖逆之臣皆旋踵自亡由祖宗仁政结于人心人不不能忘故也然则寛猛之先后可见矣宪宗善其言文宗以崔郾为鄂岳观察使鄂岳地囊山带江处百越巴蜀荆汉之防土多羣盗剽行舟无老防必尽杀乃已观察使崔郾至训卒治兵作?冲追讨歳中悉诛之郾在陜以寛仁为治或经月不笞一人及至鄂严峻刑罚或问其故郾曰陜土瘠民贫吾抚之不暇尚恐其惊鄂地险民杂夷俗慓狡为奸非用威刑不能致治政贵知变葢谓此也
  刚柔【五则】
  齐桓公曰金刚则折革刚则裂人君刚则国家灭人臣刚则交友絶夫刚则不和不和则不可用是故四马不和取道不长父子不和其世破亡兄弟不和不能久同夫妻不和家室大凶易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由不刚也
  晋阳处父聘于卫反过甯甯嬴从之及温而还其妻问之嬴曰以刚商书曰沈濳刚充高明柔克夫子壹之其不没乎天为刚德犹不干时况在人乎且华而不实怨之所聚也犯而聚怨不可以定身余惧不获其利而离其难是以去之
  常枞有疾老子往问焉曰先生疾甚矣无遗敎可以语弟子者乎常枞曰子虽不问吾将语子常枞曰过故鄕而下车子知之乎老子曰过故鄕而下车非谓其不忘故邪常枞曰噫是已常枞曰过乔木而趍子知之乎老子曰过乔木而趍非谓敬老邪常枞曰噫是已张其口而示老子曰吾舌存乎老子曰然吾齿存乎老子曰亡常枞曰子知之乎老子曰夫舌之存也岂非以其舌之柔邪齿之亡也岂非以其刚邪常枞曰噫是已天下之事已尽矣无以复语子哉
  韩平子问于叔向曰刚与柔孰坚对曰臣年八十矣齿再堕而舌尚存老耼有言曰天下之至柔驰骋乎天下之至坚又曰人之生也柔弱死也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因此观之柔弱者生之徒也刚强者死之徒也夫生者毁而必复死者破而愈亡吾是以知柔之坚于刚也平子曰善哉然则子之行何从叔向曰臣亦柔耳何以刚为平子曰柔无乃脆乎叔向曰柔者纽而不折亷而不阙何为脆也天之道微者胜是以两军相加而柔者克之两仇争利而弱者得焉易曰天道亏满而益谦地道变满而流谦鬼神害满而福谦人道恶满而好谦夫怀谦不足之柔弱而四道者助之则安往而不得其志乎平子曰善
  苏辙蜀论 匹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