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类编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经济类编》此书编纂于冯琦在翰林院读书、任职期间,但其生前未能刊刻出版。冯琦去世的第二年,其弟冯瑗及门人周家栋、吴光义等稍加编排整理,刊刻印行。书中所收材料丰富、来源广泛,包括了来自于史书、诸子、文集中的五千余条材料。编者将这些材料分成二十三大类、三百八十七小类,按照时代的顺序加以编排。在大小类目的设置上受到了前代类书《北堂书钞》、《册府元龟》等的影响。 在对书中所保存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从五个方面论述了此书在文献学上的价值,包括了保存各个方面的材料,便于阅读、查检和研究的价值;忠实选录原书原文,可供我们校勘古籍的价值;保存丰富材料,为辑佚提供参考的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经济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经济类编卷九十六

国学作者:明·冯琦   国学书目:经济类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经济类编卷九十六
  明 冯琦冯瑗 撰
  道术类三
  老庄【四则】
  汉刘安道应训 太清问于无穷曰子知道乎无穷曰吾弗知也又问于无为曰子知道乎无为曰吾知道子之知道亦有数乎无为曰吾知道有数曰其数奈何无为曰吾知道之可以弱可以强可以柔可以刚可以隂可以阳可以窈可以明可以包裹天地可以应待无方此吾所以知道之数也太清又问于无始曰乡者吾问道于无穷曰吾弗知之又问于无为无为曰吾知道曰子之知道亦有数乎无为曰吾知道有数曰其数奈何无为曰吾知道之可以弱可以强可以柔可以刚可以隂可以阳可以窈可以明可以包裹天地可以应待无方吾所以知道之数也若是则无为知与无穷之弗知孰是孰非无始曰弗知之深而知之浅弗知内而知之外弗知精而知之粗太清仰而叹曰然则不知乃知邪知乃不知邪孰知知之为弗知弗知之为知邪无始曰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孰知形之不形者乎故老子曰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也故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也白公问于孔子曰人可以微言孔子不应白公曰若以石投水中何如曰吴越之善没者能取之矣曰若以水投水何如孔子曰淄渑之水合易牙尝而知之白公曰然则人固不可与微言乎孔子曰何谓不可谁知言之谓者乎夫知言之谓者不以言言也争鱼者濡逐兽者趍非乐之也故至言去言至为无为夫浅知之所争者末矣白公不得也故死于浴室故老子曰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吾知也白公之谓也惠子为惠王为国法已成而示诸先生先生皆善之奏之惠王惠王甚説之以示翟煎曰善惠王曰善可行乎翟煎曰不可惠王曰善而不可行何也翟煎对曰今夫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此举重劝力之歌也岂无郑卫激楚之音哉然而不用者不若此其宜也治国有礼不在文辩故老子曰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此之谓也田骈以道术说齐王王应之曰寡人所有齐国也道术难以除患愿闻国之政田骈对曰臣之言无政而可以为政譬之若林木无材而可以为材愿王察其所谓而自取齐国之政焉已虽无除其患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可陶冶而变化也齐国之政何足问哉此老耼之所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者也若王之所问者齐也田骈所称者材也材不及林林不及雨不及隂阳隂阳不及和和不及道白公胜得荆国不能以府库分人七日石乙人曰不义得之又不能布施患必至矣不能予人不若焚之毋令人害我白公弗听也九日叶公入乃发大府之货以予众出高库之兵以赋民因而攻之十有九日而擒白公夫国非其有也而欲有之可谓至贪也不能为人又无以自为可谓至愚矣譬白公之啬也何以异于枭之爱其子也故老子曰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鋭之不可长保也赵简子以襄子为后董阏于曰无防贱今以为后何也简子曰是为人也能为社稷忍羞异日知伯与襄子饮而批襄子之首大夫请杀之襄子曰先君之立我也曰能为社稷忍羞岂曰能刺人哉处十月知伯围襄子于晋阳襄子疏队而击之大败知伯破其首以为饮器故老子曰知其雄守其雌其为天下谿齧缺问道于被衣被衣曰正女形一女视天和将至摄女知正女度神将来舍德将来附若美而道将为女居惷乎若新生之犊而无求其故言未卒齧缺继以讐夷被衣行歌而去曰行若槁骸心如死灰直实知不以故自持墨墨恢恢无心可与谋彼何人哉故老子曰明白四达能无以知乎赵襄子攻翟而胜之尤人终人使者来谒之襄子方将食而有忧左右曰一朝而两城下此人之所喜也今君有忧色何也襄子曰江河之大也不过三日飘风暴日中不须臾今赵氏之德行无所积今一朝两城下亡其及我乎孔子闻之曰赵氏其昌乎夫忧所以为昌也而喜所以为亡也胜非其难者也贤主以此持胜故其福及后世齐楚吴越皆尝胜矣然而卒取亡焉不通乎持胜也唯有道之主能持胜孔子劲杓国门之关而不肯以力闻墨子为守攻公输般服而不肯以兵知善持胜者以强为弱故老子曰道冲而用之又弗盈也惠孟见宋康王蹀足謦欬疾言曰寡人所説者勇有功也不説为仁义者也客将何以敎寡人惠孟对曰臣有道于此人虽勇刺之不入虽巧有力击之不中大王独无意邪宋王曰善此寡人之所欲闻也惠孟曰夫刺之而不入击之而不中此犹辱也臣有道于此使人虽有勇弗敢刺虽有力不敢击夫不敢刺不敢击非无其意也臣有道于此使人本无其意也夫无其意未有爱利之心也臣有道于此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欢然皆欲爱利之心此其贤于勇有力也四累之上也大王独无意邪宋王曰此寡人所欲得也惠孟对曰孔墨是已孔丘墨翟无地而为君无官而为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延颈举踵而愿安利之者今大王万乘之主也诚有其志则四境之内皆得其利矣贤于孔墨也逺矣宋王无以应惠孟出宋王谓左右曰辩矣客之以説胜寡人也故老子曰勇于不敢则活由此观之大勇反为不勇耳昔尧之佐九人舜之佐七人武王之佐五人尧舜武王于九七五者不能一事焉然而垂拱受成功者善乘人之资也故人与骥逐走则不胜骥托于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