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二十七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二十七
  明 唐顺之 撰礼五【丧服】
  天子崩太子即位礼    通 考【后同】
  后魏延昌四年正月宣武帝崩于式干殿侍中中书监太子少傅崔光等奏迎太子于东宫入自万嵗门至明阳殿哭踊久之欲待明乃行即位之礼太尉崔光曰天位不可暂旷何待至明光等请太子止哭立于东序于忠元昭扶太子西靣哭十数声止光奉册进玺绶太子跪受服皇帝衮冕之服御太极殿前光等降自西阶夜直羣臣立于庭中北靣稽首称万嵗按先儒言古者天子崩太子即位其别有四始死则正嗣子之位顾命所谓逆子钊于南门之外延入翼室是也既殡则正继体之位顾命所谓王麻冕黼裳入即位是也逾年正改元之位春秋所书公即位是也三年正践阼之位舜格于文祖及伊尹以冕服奉太甲归于亳是也汉以来遵短丧之制废谅闇之説以日易月则逾年三年即位之礼不复闻大槩于衰经之中行嗣服之吉礼矣然汉髙祖以四月甲辰崩五月丙寅塟其日惠帝即位则在崩后二十三日文帝以六月己亥崩乙巳塟景帝以丁未即位则在崩后七日塟后三日盖西都人主皆预为陵寝故升遐之后不复循古者七月之制盖有自崩至塟不及旬日者是以嗣君即位多在既塟之后至东汉则塟期渐迟于是始制令以大行柩前即位而歴代遵之盖犹在既殡之后也今魏宣武方崩而太子不俟明即位无乃太促乎且当时魏传世既久时属承平有何急廹之虞而于亲肉未寒之时不待旦而袭其位乎孝文贤主力追古道以行亲丧肃宗防冲辅臣无识不能导之以率乃祖攸行而有此过举魏徳吿终有由矣
  论短丧
  按后之儒者皆以为短丧自孝文遗诏始以为深讥然愚考之三年之丧自春秋战国以来未有能行者矣子张问曰书云髙宗谅闇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盖时君未有行三年丧者故子张疑而问之而夫子答以古礼皆然盖亦叹今人之不能行也滕文公问丧礼于孟子欲行三年之丧父兄百官皆不欲曰吾宗国鲁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鲁最为秉礼之国夫子称其一变可以至道而尚不能行此则他国可知汉初礼文大率皆承秦旧秦无礼义者也其丧礼固无可考然杜预言秦燔书籍率意而行亢上抑下汉祖草创因而不革乃至率天下皆终重服旦夕哀临经罹寒暑禁塞嫁娶饮酒食肉制不称情是以孝文遗诏敛毕便塟塟毕制红禫之文以是观之则孝文之意大槩欲革秦之苛法耳盖古人所谓方丧三年所谓为天王斩衰者亦以资于事父以事君其义当然然檀弓言天子崩三日祝先服五日官长服七日国中男女服三月天下服又言君之丧诸达官之长杖则亦未尝不因其官之崇卑情之浅深而有所隆杀秦务欲尊君卑臣而驱之以一切之酷法意其所以令其臣民者哭临之期衰麻之制必有刻急而不近人情者是以帝矫其敝释其重服而为大功小功纎释其久临而为三十六日诏语忠厚恳恻与异时振贷劝课等诏皆仁人之言岂可訾也帝之诏固不为嗣君而设而景帝之短丧亦初不縁遗诏也何也盖古者天子七月而塟诸侯五月而塟虽通丧必以三年然亦以塟后为即吉之渐宋桓公卒未葬而襄公防诸侯于葵丘故书曰宋子贬之也晋悼公卒既塟未终丧而平公防诸侯于溴梁则书以晋侯矣晋献公卒奚齐未塟而遇弑则称君之子卓既塟而遇弑则称君明未塟则不可名其为君也自春秋以来诸侯多不能守五月之制盖欲急于从吉也滕文公五月居庐未有命戒盖孟子虽诲以三年之丧而文公仅能五月未塟之前守谅阴之制耳然亦当时所无也至秦始皇以七月崩于沙丘九月塟汉髙祖崩凡二十三日而塟塟之一日而惠帝即位文帝崩凡七日而塟塟之三日而景帝即位盖塟期愈促矣必塟而即位者可知其以吉礼即位也必促塟期者可知其决不能谅阴三年也景帝之所遵者惠帝之法惠帝之所遵者春秋以来至亡秦之法耳岂孝文遗诏为之乎刘公非言翟方进后母死塟后三十六日起视事以身备汉相不敢逾国家之制以为明证然详孝文之诏既不为嗣君而设亦未尝以所谓三十六日者为臣下居私丧之限制也俗吏薄孝敬而躭荣禄是以并縁此诏之语遂立短丧之法以便其私至方进之时遂指为汉家之法耳
  按汉时居官者实未尝行丧礼薛宣后母死弟脩去官持服宣谓脩三年丧少能行者由是兄弟不和翟方进母死既塟三十六日起视事自以为身备汉相不敢逾国家之制【注即文帝遗诏所言也】宣方进皆为相封侯犹不能舍去禄位躬行三年之丧而乃欲立此法以律从学干禄之士乎
  天子禫变        通 典【后同】
  大唐元陵仪注其日百寮早集西内入就位侍中进办并如大祥之仪皇帝服大祥服近侍扶就位哭十五举声礼仪使奏请再拜皇帝再拜赞者承?百寮在位者皆再拜礼仪使奏请就次变服皇帝就次除大祥服服素服【细火麻衫腰带细麻鞋黒絁幞头巾子等】百僚趋入就位立定近侍扶皇帝入哭踊内外百寮皆哭踊礼官省馔光禄卿引馔升陈设酌奠亦如大祥之仪太祝读祝文祭讫礼仪使奏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