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四十二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四十二
  明 唐顺之 撰乐七
  古乐之难复
  先儒谓古乐之难复其説有三一曰先王之乐絶于秦自汉以还杜防荀朂诸人私相议拟制为雅乐以鸣一代之盛然皆独智暗解不由师?名虽为雅其声则俗而已臣窃以为不然使秦不戮有周之畴人不毁前代之县簴则古之律同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今亦无复存者故虽有咸英韶濩之音仅足一代之用而莫能嘉恵于后世是岂圣人之心哉圣人知器之不可以久存也必制为可久之法以继之法也者不随形而壊可以?之无穷者也是故周礼太师之所掌礼运礼记之所记国语之所述史记之所书杂出迭见能使人因文焉以防其意引绪焉以求其端裒序焉以写其声固不必伶伦复生而后可以为乐矣矧夫汉初犹有雅乐声律采齐肆夏鹿鸣等什时复奏之魏晋以降虽有更作然必依咏弦节逗遛曲折皆系于旧不敢有所改易若小雅国风诗谱至今尚存无恙也由是言之杜防诸人之乐虽未必尽合乎古然亦岂至甚相逺哉二曰八十四声生于十有二律十有二律生于黄钟黄钟者声气之元万事之根本也自非神解度律均钟何足以知之此亦不然周礼太师以六律为之音盖言先令歌者作声而吹律以合之视律与歌声同乃令歌其所宜之诗此以律效人而非以人效律也故论乐者徒曰乐髙于律或下于律虽贤者有所未喻直曰乐声髙下于歌声则童子可知也故必以人声为主而截管以效之则元声可得而定矣夫人声也者气出于喉而为声其轻重清浊疾徐之节盖有促之不能使之宻豁之不能使之疎损之不能使之少益之不能使之多者其一定不易之伦还相为宫之序心实主之然其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之妙又非预为拟度而后然者是声音之道虽存乎人其实出于天也圣人作乐毋亦写乎是耳后世求律太深以谓人声凡近无足贵者乃索诸幻眇而不得则从事乎斛铭玉尺累黍气等术而讐校乎毫厘秒忽之末卒无定论圣人设教本因人情曽谓若是乎其谲且艰哉三曰乐之兴废在治不在律汉文帝时天下安乐虽不制律不害其为律也此又大非所以论乐者周礼太师执同律以聼军声而诏吉凶史迁因探其本谓文帝偃兵息民聼军之律格而弗用非谓不用乐也信如其説五帝三王之世何假于乐后世时和年丰秦之缶羌之簻胡儿之笳桑间濮上之曲亦可奏之郊庙用之朝廷邪是治天下必以礼乐为先务固不専恃乎律而亦不可不深讲乎律也夫乐之为道有声容有节奏有义理儒者能言其理钩深致逺靡所不至而于节奏之详顾未之及工师能纪其铿锵鼔舞而不能言其理是以雅郑杂奏而莫之能辩也夫节奏之详既未之及犹可因其铿锵鼓舞之仅存者以求其所缺壊不存者则大雅之音将由是而可复使徒各骋其臆説而必以制氏之业为非是求以明乐适益其晦耳呜呼言乐者幸毋徒骋其臆説哉谨按经史百氏知乐当先求元声元声既定则音调自归于正而雅俗之分居然可见次及制器度曲宫县舞节之类亦皆悉备虽未敢谓尽得古乐之蕴奥然于伶州鸠之言司马迁之书盖有若符节之相合者伏望圣明垂采焉则二帝三王制作之盛复见于今日矣
  求元声法
  律书曰黄钟之实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管长九寸是十二律之管惟黄钟之宫为最长故谓之元声犹言头一声也然所谓九寸者非度之以凡尺本乎人声而得之也其法令歌者作声取其最下一声而以竹长九寸上下空围九方分者为管吹其体中翕声以效之视管声比人声稍髙则増管令长比人声稍下则减管令短上下游移以裁之必其与人声合一而无差乃以此管命为九寸黄钟之宫也次以子谷秬黍中者一千二百粒实管中视黍不足则易管令小有余则易管令大以此管命为黄钟径围是谓以声生律以律生尺而元声在是矣此管体中翕声谓之合字以合字写之琴瑟第一弦钟磬第一板篪笛第一孔笙竽第一簧则八音皆正以此管上下相生即得已后十一律而律吕皆正宋儒程颢曰清者极吹尽清浊者极吹尽浊向中间折取一声即口中声盖以黄钟之半律为中声也其法与此同
  今之管律中大吕
  头管六寸八分以古尺计之实八寸四分大吕管也管体中翕声乃四字非合字宋儒沈括云教坊乐髙二均弱合字比太簇微下谓近大吕也可谓审于聆音矣盖琴家先挑武弦散声按第四弦九徽取声应之次挑第四弦散声按第一弦九徽取声应之遂以第一弦散声为黄钟宫不知武弦既非黄钟所生则第一弦之散声特谓其合乎六寸八分之管而呼为黄钟宜其以四字为合字而莫之或知也
  蕤宾上生大吕
  律吕相生凡阳生隂为下生隂生阳为上生蕤宾阳律也当下生大吕得八万二千九百四十四此律书所定也而吕氏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