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六十九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六十九
  明 唐顺之 撰诸家二十七【道】
  文子          黄 震
  文子者老子弟子也其书称平王问道其言曰玉在山而草木润珠生渊而岸不枯荀子取之譬若积薪燎后者处上汲黯取之再实之木其根必伤明徳后取之用兵有五有义兵有应兵有忿兵有贪兵有骄兵义兵王应兵胜忿兵败贪兵死骄兵灭魏相取之临河欲鱼不如归而织网董仲舒取之孔子无黔突墨子无暖席班固杜甫韩愈取之心欲小志欲大智欲圆行欲方孙思邈取之徳均则众者胜寡力敌则智者制愚陆抗取之欲治之主不世出王吉取之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铢而解之至石必过石称丈量径而寡失枚乗取之山有猛兽林木为之不斩园有螫虫葵藿为之不采国有贤臣折冲千里郑昌取之文之所加者深则权之所服者大徳之所施者愽则威之所制者广班固刑法志取之人之将疾必先厌鱼肉之味国之将亾必先恶忠臣之语越絶刘子取之乳犬之噬虎伏鸡之搏貍何休注公羊取之又曰士有一定之论女有不易之行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令而行诚在令外狡兎得而猎犬烹高鸟尽而良弓藏皆见此书其见于列荘淮南子者不可缕数
  论隂符经        【黄 震朱 熹】
  经以符言既异矣符以隂言愈异矣首云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之道固可观天之行其可执耶谓五行为五贼谓三才为三盗五行岂可言贼三才岂可言盗又曰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三盗既宜三才既安贼岂所以为昌盗岂所以为安耶若谓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所以神此本老聃可道非道之説后世有伪为道书者曰常清净经有伪为佛书者曰般若经千变万化皆不出反常一语初非异事乃雷同语耳言用兵而不能明其所以用兵言脩炼而不能明其所以脩炼言鬼神而不能明其所以鬼神盖异端之士掇拾异说而本无所定见者岂此其所以爲隂符欤然则人主安用此书爲也唐永徽五年尝敕褚遂良冩一百二十卷不知果然否近世大儒亦加品题则事之不可晓者
  朱子曰隂符经恐是唐李筌所为是他着意去做学那古文何故只因他说起便行于世某向以语伯恭伯恭亦以爲然一如麻衣易只是戴氏自做自解文字自可认道夫曰向见南轩跋云此真麻衣道者书也曰敬夫看文字甚踈闾丘主簿进黄帝隂符经?先生说握竒经等文字恐非黄帝作唐李筌爲之圣贤言语自平正都无许多峣﨑闾丘次孟谓隂符经所谓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隂阳胜隂阳相推变化顺矣此数语虽六经之言无以加先生谓如闾丘此等见处尽得隂符经云天地之道浸这句极好隂阳之道无日不相胜只管逐些子挨出这个退一分那个便进一分问隂符经云絶利一源曰絶利而止守一源问隂符经三反昼夜是如何曰三反如学而时习之是贯上文言言専而又审反是反反覆覆三反昼夜之説如脩养家子午行持今日如此明日如此做得愈熟愈有効騐
  隂符经注序【论用兵本仁义】     吴 莱
  予闻陇西李筌尝得黄帝隂符经读之数千徧竟不能略通后遇骊山姥始章句觧释盖甚怪矣自言神农氏衰蚩尤暴横黄帝三年百战而未及有功天命?女教以兵机赐以九天六甲兵信之符皆出自天机合乎神智者筌又别着太白隂经阃外春秋以辅行其説强兵胜敌岂必务贯于此经而后能然耶广汉郑山古曾语蜀黄承真蜀宫大火甲申乙酉则杀人无数我授汝秘术庶几少减于杀伐幸汝诣朝堂陈之陈而不受汝当死泄天秘也已而蜀王不聼而承真死孙光宪窃窥其书题曰黄帝隂符然与今经本寔不同不知此又何书也若乃筌务用兵而山古又欲务禁兵此果何耶夫老聃本道家之祖而其书多寓于术自其一心之静天旋地转阳嘘隂翕而世故之万变者纵横错竪恫疑禁格悉出于其彀而莫能逃乎是也是故世之言兵者考诸道术流于防记洞乎飞伏孤虚察夫龙虎鸟蛇此殆孙吴韩白韬略机谋之所尚者然非儒者之正论也新安朱安国当光尧南渡之际每咎当世用兵讲武之失故注是经虽然天下之时势日殊而兵难隃度茍取古人之糟粕而强谓我知兵是即赵括之不知变也自太祖始得天下太宗即惩五代藩镇防扈之乱急于偃武而脩文降及数世搢绅逢掖之士寖耻言兵兵日弱矣遂至故都沦防三镇隳没君臣将相逃犇溃散夷夏盗贼蟠踞纠结卒使王业偏安于山海﨑岖之间不复自振此诚有可憾者然而抚摩疲民収合遗烬犹足以守此三百余年之命脉而不遽至于泯灭者岂在兵耶是故承桑氏以文事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