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七十四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七十四
  明 唐顺之 撰文艺三【词赋】
  书梅圣俞槀后      欧阳修
  凡乐达天地之和而与人之气相接故其疾徐奋动可以感于心欢欣恻怆可以察于声五声单出于金石不能自和也而工者和之然抱其器知其声节其防肉而调其律吕如此者工之善也今指其器以问于工曰彼簨者虡者堵而编执而列者何也彼必曰鼗鼔钟磬丝管干戚也又语其声以问之曰彼清者浊者刚而奋柔而曼衍者或在郊或在庙堂之下而罗者何也彼必曰八音五声六代之曲上者歌而下者舞也其声器名物皆可以数而对也然至乎动荡血脉流通精神使人可以喜可以悲或歌或泣不知手足鼔舞之所以然问其何以感之者则虽有善工犹不知其所以然焉葢不可得而言也乐之道深矣故工之善者必得于心应于手而不可述之言也听之善者亦必得于心而防以意不可得而言也尧舜之时防得之以和人神舞百兽三代春秋之际师襄师旷州鸠之徒得之为乐官理国家知兴亡周衰官失乐器沦亡散之河海逾千百嵗间未闻有得之者其天地人之和气相接者既不得泄于金石疑其遂独钟于人故其人之得者虽不可和于乐尚能歌之为诗古者登歌清庙大师掌之而诸侯之国亦各有诗以道其风土性情至于投壶飨射必使工歌以达其意而为賔乐葢诗者乐之苗裔与汉之蘓李魏之曹刘得其正始宋齐而下得其浮淫流佚唐之时陈子昂李杜沈宋王维之徒或得其淳古淡泊之声或得其舒和髙畅之节而孟郊贾岛之徒又得其悲愁郁堙之气由是而下得者时有而不纯焉今圣俞亦得之然其体长于本人情状风物英华雅正变态百出哆兮其似春凄兮其似秋使人读之可以喜可以悲陶畅酣适不知手足之将鼔舞也斯固得其深者耶其感人之至所谓与乐同其苗裔者耶余尝问诗于圣俞其声律之髙下句语之疵病可以指而告余也至其心之得者不可以言而告也余亦将以心得意防而未能至之者也圣俞久在洛中其诗亦徃徃人皆有之今将告归余因求其藁而写之然前所谓心之所得者如伯牙鼔琴子期听之不相语而意相知也余今得圣俞之藁犹伯牙之琴弦乎
  古今诗话
  东坡居士云予尝论书以谓钟王之迹萧散简逺妙在笔画之外至唐顔栁始集古人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天下翕然以为宗师而钟王之法益微至于诗亦然蘓李之天成曹刘之自得陶谢之超逸葢亦至矣而杜子美李太白以英伟絶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之诗人尽废然魏晋以来高风絶尘亦少衰矣李杜之后诗人继出虽间有逺韵而才不逮意独韦应物栁子厚发纎浓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非余子所及也唐末司空圗﨑岖兵乱之间而诗文髙雅犹有承平之遗风其论诗曰梅止于酸盐止于咸饮食不可无盐梅而其美常在于酸咸之外葢自列其诗之有得于文字之表者二十有四韵恨当时不识其妙予三复其言而悲之
  大雅绵九章初颂太王迁豳建都邑营宫室而已其九章乃曰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走予曰有御侮事不接文不属如连山断岭虽相去絶逺而气象聫络观者知其脉理之为一也葢附离不以凿枘此最为文之髙致也老杜陷贼诗有曰少陵野老吞声哭欲往城南忘城北予爱其词如百金战马注坡蓦涧若履平地得诗人之遗法如白乐天诗词甚工然拙于纪事寸歩不遗犹恐失之此所以望老杜之藩垣而不及也
  黄鲁直书王知载朐山杂咏后云诗者人之情性也非若谏争于廷忿诟于道怒邻骂坐之为也其人忠信笃敬抱道而居与时乖迕遇物悲喜同牀而不察并世而不闻情之所不能堪因发于呻吟调笑之声胸次释然而闻者亦有所劝勉比律吕而可歌列干羽而可舞是诗之美也其发为讪谤侵陵引颈以承戈披襟而受矢以快一朝之忿者人皆以为诗之祸是失诗之防非诗之过
  又云宁律不谐而不可使句弱宁字不工而不可使语俗此庾开府之所长也然有意于诗者也至于渊明所谓不烦防削而自合者虽然巧于斤斧者多疑其拙窘于櫽括者輙病其放孔子曰武子其智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然渊明之拙与放岂可为不知道哉要当与一丘一壑者共之耳
  冷斋夜话载鲁直云诗意无穷人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无穷之意虽少陵渊明不得工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规摹其意而形容之谓之夺胎法如郑谷十日菊曰自縁今日人心别未必秋香一夜衰此意甚佳病在气不长曽子固曰诗当使人一览语尽而意有余荆公菊诗云千花百卉凋零后始见闲人把一枝东坡则曰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又如李白诗曰鸟飞不尽暮天碧又青天尽处没孤鸿然其病如前所论山谷诗云不知眼界濶多少白鸟去尽青天回荆公云一日君家把酒杯六年波浪与尘埃不知乌石江邉路到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