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七十六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七十六
  明 唐顺之 撰文艺五【文】
  文章宗防        陶宗仪
  卢疎斋云大凡作诗须用三百篇与离骚言不关于世教义不存于比兴诗亦徒作夫诗发乎情止乎礼义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斯得性情之正古人于此观风焉赋者古诗之流也前极宏侈之规后归简约之制故班固二都之赋冠絶千古前极铺张钜丽故后必称典谟训诰之作终焉厥后十数作者仿而效之盖诗人之赋必丽以则也古今文章大家数甚不多见六经不可尚矣战国之文反覆善辨孟轲之条畅庄周之竒伟屈原之清深为大家西汉之文浑厚典雅贾谊之俊健司马之雄放为大家三国之文孔明之二表建安诸子之数书而已西晋之文渊明归去来辞李令伯陈情表王逸少兰亭叙而已唐之文韩之雅健栁之刻削为大家夫孰不知然古文亦有数汉文司马相如?雄名教罪人其文古唐文韩外元次山近古樊宗师作为苦澁非古宋文章家尤多老欧之雅粹老苏之苍劲长苏之神俊而古作甚不多见盖清庙茅屋谓之古朱门大厦谓之华屋可谓之古不可太?酒谓之古八珍谓之美味可谓之古不可知此者可与言古文之妙矣夫古文以辨而不华质而不俚为髙无排句无陈言无赘辞夫记者所以纪日月之远近工费之多寡主佐之姓名叙事如书史法尚书顾命是也叙事之后略作议论以结之然不可多盖记者以备不忘也夫叙者次叙其语前之説勿施于后后之説勿施于前其语次第不可颠倒故次叙其语曰叙尚书序毛诗序古今作序大格样书序首言画卦书契之始次言皇坟帝典三代之书及夫子定书之由又次言秦亡汉兴求书之事诗序首言六义之始次言变风变雅之作又次言二南王化之自碑文惟韩公最髙每碑行文言人人殊面目首尾决不再行蹈袭神道碑揭于外行文稍可加详埋文圹记最宜谨严铭字从金一字不泛用善为文者宜如古诗雅颂之作行实之作当取其人平生忠孝大节其余小善寸长书法宜略为人立传之法亦然跋取古诗狼跋其胡之义犯前则躐其胡跋语不可多多则冗尾语宜峻峭以其不可复加之意説则出自己意横説竪説其文详赡抑?无所不可如韩公师説是也眞公编次古文自西汉而下他并不录迄唐惟尊韩公四记栁公防西山六记而已古文之难岂其然乎
  文原          宋 濂
  其上篇曰人文之显始于何时实肇于庖牺之世庖牺仰观俯察画竒偶以象隂阳变而通之生生不穷遂成天地自然之文非惟至道含括无遗而其制器尚象亦非文不能成如垂衣裳而治取诸乾坤上栋下宇而取诸大壮书契之造而取诸夬舟楫牛马之利而取诸涣随杵臼棺椁之制而取诸小过大过重门击柝以取诸豫弧矢之用以取诸睽何莫非粲然之文自是推而行之天衷民彛之叙礼乐刑政之施师旅征伐之法井牧州里之辨华夷内外之别复皆则而象之故凡有关民用及一切弥纶范围之具悉囿乎文非文之外别有其他也然而事为既着无以纪载之则不能以行逺始托诸辞翰以昭其文略举一二言之禹敷土随山刋木奠髙山大川既成功矣然后笔之为禹贡之文周制聘觐燕享餽食昏丧诸礼其升降揖让之节既行之矣然后笔之为仪礼之文孔子居乡党容色言动之间从容中道门人弟子既习见之矣然后笔之为乡党之文其他格言大训亦莫不然必有其实而后文随之初未尝以徒言为也譬犹聆众乐于洞庭之野而后知音声之抑?缀兆之舒疾也习大射于矍相之圃而后见观者如堵墙序防之?觯也苟逾度而臆决之终不近也昔者防夏以文学名谓观其防通而酌其损益之宜而已非专指乎辞翰之文也呜呼吾之所谓文者天生之地载之圣人宣之本建则其末治体着则其用彰斯所谓乗隂阳之大化正三纲而齐六纪者也亘宇宙之始终类万物而周八极者也呜呼非知经天纬地之文者恶足以语此
  其下篇曰为文必在养气气与天地同茍能充之则可配序三灵管摄万彚不然则一介之小夫尔君子所以攻内不攻外图大不图小也力可以举鼎人之所难也而乌获能之君子不贵之者以其局乎小也智可以搏虎人之所难也而冯妇能之君子不贵之者以其骛乎外也气得其养无所不周无所不极也揽而为之文无所不参无所不包也九天之属其髙不可窥八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