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九十一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九十一
  明 唐顺之 撰后
  论西汉女主之祸     胡 寅
  致堂胡氏曰外戚之祸在王氏然汉初功臣平勃等豫有罪焉髙祖崩倡言吕后与帝共定天下帝王诸刘后王诸吕无不可者于是大裂土疆以王诸吕侵弱刘氏罪一也孝恵即世聴张辟疆之说纵诸吕居中用事专权禁闼共斡兵柄上以媚太后下以安已身由是诸吕不可制罪二矣髙后即世虽能诛诸吕立孝文然自兹以徃母后习见前世用事例为出阃之言观大臣议所立皆曰齐王髙帝孙然母家驷钧恶淮南王母家又恶独代王母家薄氏谨良遂立孝文则平勃之徒畏母后深矣盖汉母后豫政临朝不必少主虽长君亦然窦太后好黄老恶儒士儒士多不得进赵绾王臧欲助上兴制度则发其奸利寝之窦婴兄子也恶之则除门籍喜之则为相梁孝王爱之则诵言请立为嗣不顾太宗之重王太后于灌夫骂坐则不食论弃市韩嫣帝所贵也太后欲杀之则帝不能救可谓司晨豫事矣武帝欲立昭则杀钩弋夫人驯致王氏簒夺其所从来者远矣
  论歴代女祸       马廷鸾
  按胡氏之说足以尽西京外戚贻祸之本末矣甞因是而极论之天地间有阳不能无隂隂而乘阳则宇宙分裂人极隳亡矣欧阳公谓宦官之祸甚于女子盖为唐末一时言之耳以古今大势论则女祸深矣少女子能蛊惑人主以亡国老女子能崇长外戚以亡国三代之亡国皆由此物矣周之东迁以褒姒周虽不亡于此已衰于此矣秦后始有宣太后穰侯之专庄襄恱美姬以易其宗汉髙帝起于闾阎吕氏初无功于王业也而汉初诸人之论毎以为吕氏雅故推毂髙帝就天下又谓吕后与髙帝共定天下是以诸吕之心自谓与诸刘等然有取而代之之意而后动于恶中间霍氏拥昭立宣隂妻邪谋特觉之早耳而终不免莽新之乱焉曺魏之见簒于司马氏也一再废弑专以母后为之主及晋武帝平呉之后耽惑女宠杨贾实召五胡乱华之祸天下既为南北矣齐陈以女色亡元魏以淫后亡隋文帝起外戚以簒周唐髙祖主外戚窃宫妃以取隋太宗宠武才人开聚麀之丑子孙歼焉禄山之起为太真妃也唐虽未亡于此而已衰于此矣河朔失而劲兵亡东南虚而蛮祸起非权舆于天寳末乎朱梁以女宠开子祸而亡后唐庄宗以刘后杀功臣靳军赏而亡皆女子之为也
  东汉皇后纪       范 ?
  夏?以上后妃之制其文略矣周礼王者立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女御以备内职焉后正位宫闱同体天王夫人坐论妇礼九嫔掌教四徳世妇主防祭賔客女御序于王之燕寝颁官分务各有典司女史彤管记功书过居有保阿之训动有环佩之响进贤才以辅佐君子哀窈窕而不淫其色所以能述宣隂化修成内则闺房肃雍险谒不行也故康王晩朝闗雎作讽宣后晏起姜氏请愆及周室东迁礼序凋缺诸侯僭纵轨制无章齐桓有如夫人者六人晋献升戎女为元妃终于五子作乱冢嗣遘屯爰逮战国风宪逾薄适情任欲颠倒衣裳以至破国亡身不可胜数斯固轻礼弛防先色后徳者也秦并天下多自骄大官备七国爵列八品汉兴因循其号而妇制莫厘髙祖帷薄不修孝文袵席无辨然而选纳尚简饰翫少华自武元之后世増淫费至乃掖庭三千増级十四妖幸毁政之符外姻乱邦之迹前史载之详矣及光武中兴斵雕为朴六宫称号唯皇后贵人贵人金印紫绶奉不过粟数十斛又置美人宫人采女三等并无爵秩嵗时赏赐充给而已汉法尝因八月筭人遣中大夫与掖庭丞及相工于洛阳乡中阅视良家童女年十三以上二十以下姿色端丽合法相者载还后宫择视可否乃用登御所以明慎聘纳详求淑哲明帝聿遵先防宫教颇修登建嫔后必先令徳内无出阃之言权无私溺之授可谓矫其矣向使因设外戚之禁编著甲令改正后妃之制贻厥方来岂不休哉虽御已有度而防闲未笃故孝章以下渐用色授恩隆好合遂忘淄蠧自古虽主幼时艰王家多衅必委成冢宰简求忠贤未有専任妇人防割重器唯秦芈太后始摄政事故穰侯权重于昭王家富于嬴国汉仍其谬知患莫改东京皇綂屡絶权归女主外立者四帝临朝者六后莫不定防帷帟委事父兄贪孩童以久其政抑明贤以专其威任重道悠利深祸速身犯雾露于云台之上家婴缧絏于圄犴之下湮灭连踵倾辀继路而赴蹈不息燋烂为期终陵夷大运沦亡神寳诗书所叹略同一揆故考列行迹以为皇后本纪虽成败事异而同居正号者并列于篇其以私恩追尊非当时所奉者则随他事附出亲属别事各依列传其余无所见则系之此纪以纉西京外戚云尔
  晋后妃论        晋 书
  夫乾坤定位男女流形伉俪之义同归贵贱之名异等若乃作配皇极齐体紫宸象玉林之连后星喻金波之合羲璧爰自夐古是谓元妃降及中年乃称王后四人并列光于帝喾之宫二妃同降着彼有虞之典夏商以上六宫之制其详靡得而闻焉姬刘以降五翟之规其事可略而言矣周礼天子立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以聴王者内政故婚义曰天子之与后如日之与月隂之与阳由斯而谈其所从来逺矣故能母仪天防助宣王化徳均载物比大坤维宗庙歆其荐修穹壤俟其交泰是以哲王垂宪尤重造舟之礼诗人立言先奬葛覃之训后烛流景所以裁其宴私房乐希声是用节其容止履端正本抑斯之谓欤若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