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九十八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九十八
  明 唐顺之 撰名世
  眞正英雄        罗大经
  朱文公吿陈同甫云眞正大英雄人却从战战兢兢临深履薄处做将出来若是血气麤豪却一防使不着也此论于同父可谓顶门上一针矣余观大禹不矜不伐愚夫愚妇皆谓一能胜予而凿龙门排伊阙明德美功被千万世周公不骄不吝劳谦下士而东征三年赤舄几几履防歴变卒安周室孔子恂恂于乡党在宗庙朝廷似不能言者而却莱夷堕三都诛少正卯便有一变至道气象此皆所谓真正大英雄也后世之士残忍尅核能聚敛能杀戮者则谓之有才閙隣骂坐无忌惮无顾借者则谓之有气计利就便善捭阖善倾覆者则谓之有智一旦临利害得丧死生祸福之际鲜有不颠沛错乱震惧陨越而失其守者况望其立大节弭大变撑柱乾坤昭洗日月乎此无他任其气禀之偏安其识见之陋骄恣傲诞不知有所谓战战竞竞临深履薄之工夫故也
  管仲          【苏 洵司马光】
  【管仲相桓公霸诸侯攘戎狄终其身齐国富强诸侯不叛管仲死竪刀易牙开方用桓公薨于乱五子争立其祸蔓延讫简公齐无宁岁】
  老泉曰夫功之成非成于成之日葢必有所由起祸之作不作于作之日亦必有所由兆则齐之治也吾不曰管仲而曰鲍叔及其乱也吾不曰竪刁易牙开方而曰管仲何则竪刁易牙开方三子彼固乱人国者顾其用之者桓公也夫有舜而后知放四凶有仲尼而后知去少正卯彼桓公何人也顾其使桓公得用三子者管仲也仲之疾也公问之相当是时也吾以仲且举天下之贤者以对而其言乃不过曰竪刁易牙开方三子非人情不可近而已呜呼仲以爲桓公果能不用三子矣乎仲与桓公处防年矣亦知桓公之爲人矣乎桓公声不絶乎耳色不絶乎目而非三子者则无以遂其欲彼其初之所以不用者徒以有仲焉耳一日无仲则三子者可以弹冠相庆矣仲以爲将死之言可以絷桓公之手足耶夫齐国不患有三子而患无仲有仲则三子者三匹夫耳不然天下岂少三子之徒虽桓公幸而听仲诛此三人而其余者仲能悉数而去之耶呜呼仲可谓不知本者矣因桓公之问举天下之贤者以自代则仲虽死而齐国未爲无仲也夫何患三子者不言可也五霸莫盛于桓文文公之才不过桓公其臣又皆不及仲灵公之虐不如孝公之寛厚文公死诸侯不敢叛晋晋袭文公之余威得爲诸矦之盟主者百有余年何者其君虽不肖而尚有老成人焉桓公之薨也一败涂地无惑也彼独恃一管仲而仲则死矣夫天下未甞无贤者葢有有臣而无君者矣桓公在焉而曰天下不复有管仲者吾不信也仲之书有记其将死论鲍叔賔胥无之爲人且各疏其短是其心以爲是数子者皆不足以托国而又逆知其将死则其书诞谩不足信也吾观史鳅以不能进蘧伯玉而退弥子瑕故有身后之谏萧何且死举曹参以自代大臣之用心固宜如此也一国以一人兴以一人亡贤者不悲其身之死而忧其国之衰故必复有贤者而后可以死彼管仲者何以死哉
  司马氏曰孔子称管仲之器小哉先儒以爲管仲得君如此不勉之以王而仅止于霸此其所以爲小也愚以爲周天子存而管仲勉齐桓公以王是教之簒也此管仲所耻而不爲孔子顾欲其爲之邪夫大人者顾时不用则已用则必以礼乐正天下使纲纪文章灿然有万世之安岂直一时之功名而已耶管仲相桓公伯诸侯禹迹所及冠带所加未能使之皆率职也而偃然自以爲天下爲莫已若也朱纮【冕之系天子朱】而金而反玷而三归此其器岂不小哉扬子曰大器其犹规矩凖绳乎先自治而后人斯言得之矣
  郑子产         【蘓 辙真徳秀】
  颍滨曰子产爲郑不以礼法假人凛乎其不可犯也将死戒子太叔曰我死子必为政惟有德者能以寛服民其次莫如猛火烈人望而畏之则鲜死水弱人狎而翫之则多死故寛难太叔爲政不忍猛郑国多盗然后愧之由此言之子产岂徒寛惠者哉然孔子之称子产曰惠人又以爲古之遗爱儒者由此意之故孟子言子产以乗舆济人于溱洧以爲惠而不知爲政甚者又曰子产犹众人之母能食之而不能教也此皆非子产之实葢惠而爱人无礼法以将之则有所不行若子产则以礼法行惠者也孔子之説云尔
  西山眞氏曰郑子产以郑简公十二年爲卿明年得政简公在位三十六年乃卒又历事定公献公声公合凡四十余年方其始也内则有诸大夫之争权互相诛杀外则晋楚之兵无岁不至城下国之危且弱几不可爲矣子产于此从容囘斡皆有次第其于内也务息诸大夫之争而去其犹不可令者然根之难防者不轻动以激其变恶之既稔者不缓治以失其机有劝惩之公而无忿疾之过故自子南逐子晢死豪宗大姓弭然听顺无复有梗其政者其于外也事大国以礼而不茍狥其求故终其身免于诸侯之讨而郑能以弱爲强考其所为惟作丘赋铸刑书见讥当世自余鲜不合于理者然大人格心之业则未之闻焉岂其所事四公皆凡庸之主不足与有进耶不然何其无有以一善著者至于用人各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