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一百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一百
  明 唐顺之 撰隐逸
  传蛊之上九      程 颐
  上九居蛊之终无系应于下处事之外无所事之地也以刚明之才无应援而处无事之地是贤人君子不偶于时而髙洁自守不累于世务者也故云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古之人有行之者伊尹太公望之始曽子子思之徒是也不屈道以徇时既不得施设于天下则自善其身尊髙敦尚其事守其志节而已士之自髙尚亦非一道有怀抱道德不偶于时而高洁自守者有知止足之道退而自保者有量能度分安于不求知者有清介自守不屑天下之事独洁其身者所处虽有得失小大之殊皆自高尚其事者也象所谓志可则者进退合道者也
  楚狂接舆        韩 婴【外传后同】
  楚狂接舆躬耕以食其妻之市未返楚王使使者赍金百镒造门曰大王使臣奉金百镒愿请先生治河南接舆笑而不应使者遂不得辞而去妻从市而来曰先生少而为义岂将老而遗之哉门外车轶何其深也接舆曰今者王使使者赍金百镒欲使我治河南其妻曰岂许之乎曰未也妻曰君使不从非忠也从之是遗义也不如去之乃夫负釡甑妻戴经器变易姓字莫知其所之论语曰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接舆之妻是也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北郭先生
  楚庄王使使赍金百斤聘北郭先生先生曰臣有箕箒之使愿入计之即谓妇人曰楚欲以我为相今日相即结驷列骑食方丈于前如何妇人曰夫子以织屦为食食粥毚履无怵惕之忧者何哉与物无治也今如结驷列骑所安不过容膝食方丈于前所甘不过一肉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殉楚国之忧其可乎于是遂不应聘与妇去之诗曰彼羙淑姬可与晤言
  论严子陵        罗大经【玉露】
  余三十年前于钓台壁间尘埃漫漶中得一诗云生涯千顷水云寛舒卷乾坤一钓竿梦里偶然伸只脚渠知天子是何官不知何人作也句意颇佳近时戴式之诗云万事无心一钓竿三公不换此江山当初误识刘文叔惹起虚名满世间句虽甚爽意实未然今考史籍光武儒者也素号谨厚观诸母之言可见矣子陵意气豪迈实人中龙故有狂奴之称方其相友于隐约之中伤王室之陵夷叹海宇之横溃知光武为帝胄之英名义甚正所以激发其志气而道之以除凶剪逆吹火德于既灰者当必有成谋矣异时披图兴叹岸帻迎笑雄姿英发视向时谨敕之文叔如二人焉子陵实隂有功于其间天下既定从容访帝共榻之卧足加帝腹情义如此子陵岂以匹夫自嫌而帝亦岂以万乗自居哉当是之时而欲使之俛首为三公宜其不屑就矣史臣不察乃以之与周党同称夫周党特一隐士耳岂若子陵友真主于濳龙之日而琢磨讲贯隠然有功于中兴之业者哉余甞题钓台云平生谨敕刘文叔却与狂奴意气投激发濳龙云雨志了知功跨邓元侯讲磨濳佐汉中兴岂是空标处士名堪笑史臣无卓识却将周党与同称
  东汉逸民传论      范 晔
  易称遯之时义大矣哉又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是以尧称则天不屈颍阳之高武尽羙矣终全孤竹之洁自兹以降风流弥繁长往之轨未殊而感致之数匪一或隠居以求其志或廻避以全其道或静己以鎭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情然观其甘心畎亩之中憔悴江海之上岂必亲鱼鸟乐林草哉亦云性分所至而已故蒙耻之賔屡黜不去其国蹈海之节千乗莫移其情适使矫易去就则不能相为矣彼虽硁硁有类沽名者然而蝉蜕嚣埃之中自致寰区之外异夫饰智巧以逐浮利者乎荀卿有言曰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也汉室中微王莽簒位士之蕴借义愤甚矣是时裂冠毁冕相携持而去之者盖不可胜数扬雄曰鸿飞防防弋者何慕焉言其违患之逺也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不及旌帛蒲车之所征贲相望于岩中矣若薛方逢萌聘而不肯至严光周党王覇至而不能屈羣方咸遂志士怀仁斯固所谓举逸民天下归心者乎肃宗亦礼郑均而徴高鳯以成其节自后帝徳稍衰邪嬖当朝处子耿介羞与卿相等列至乃抗愤而不顾多失其中行焉葢録其絶尘不反同夫作者列之此篇
  论管幼安        蘓 轼
  曹操既得志士人靡然归之荀文若盛名犹为之经营谋虑一旦小异便为谋杀程昱郭嘉之流不足数也孔文举竒逸博闻志大而才踈每所论建輙中操意况肯为用然终亦不免桓温谓孟嘉曰人不可以无势我能驾驭卿夫温之才百倍于嘉所以云尔者自知其隂贼险狠不为髙人胜士所比数尔管幼安怀寳遯世就闲海表其视曹操父子眞穿窬斗筲而已终身不屈既不得而杀予以为贤于文若文举逺矣
  徐孺子         曽 巩
  汉自元兴以后政出宦者小人挟其威福相煽为恶中材顾望不知所为汉既失其操柄纪纲大坏然在位公卿大夫多豪杰特起之士相与发愤同心直道正言分别是非白黒不少屈其意至于不容而织罗钩党之狱起其执弥坚而其行弥厉志虽不就而忠有余故及其既没而汉亦以亡当是之时天下闻其风慕其义者人人感慨奋激至于解印绶弃家族骨肉相勉趋死而不避百余年间擅强大觊非望者相属皆逡廵而不敢发汉能以亡为存葢其力也孺子于时豫章太守陈蕃太尉黄琼辟皆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