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一百四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一百四
  明 唐顺之 撰户二
  唐田赋         唐 书
  古之善治其国而爱养斯民者必立经常简易之法使上爱物以养其下下勉力以事其上上足而下不困故量人之力而授之田量地之产而取以给公上量其入而出之以为用度之数是三者常相须以济而不可失失其一则不能守其二及暴君庸主纵其佚欲而茍且之吏从之变制合时以取宠于其上故用于上者无节而取于下者无限民竭其力而不能供由是上愈不足而下愈困则财利之説兴而聚敛之臣用记曰宁有盗臣盗臣诚可恶然一人之害尔聚敛之臣用则经常之法坏而下不胜其弊焉唐之始时授人以口分世业田而取之以租庸调之法其用之也有节葢其畜兵以府衞之制故兵虽多而无所损设官有常员之数故官不滥而易禄虽不及三代之盛时然亦可以为经常之法也及其弊也兵冗官滥为之大蠧自天寳以来大盗屡起方镇数叛兵革之兴累世不息而用度之数不能节矣加以骄君昏主奸吏邪臣取济一时屡更其制而经常之法荡然尽矣由是财利之说兴聚敛之臣进葢口分世业之田坏而为兼并租庸调之法坏而为两税至于盐铁转运屯田和籴铸钱括苗利借商进奉献助无所不为矣葢愈烦而愈弊以至于亡焉唐制度田以步其濶一步其长二百四十步为畞百畞为顷凡民始生为黄四歳为小十六为中二十一为丁六十为老授田之制丁及男年十八以上者人一顷其八十畞为口分二十畞为永业老及笃疾废疾者人四十畞寡妻妾三十畞当户者增二十畞皆以二十畞为永业其余为口分永业之田树以榆枣桑及所宜之木皆有数田多可以足其人者为寛乡少者为狭乡狭乡授田减寛乡之半其地有薄厚歳一易者倍授之寛乡三易者不倍授工商者寛乡减半狭乡不给凡庶人徙乡及贫无以塟者得卖世业田自狭乡而徙寛乡者得并卖口分田已卖者不复授死者收之以授无田者凡收授皆以嵗十月授田先贫及有课役者凡田乡有余以给比乡县有余以给比县州有余以给近州凡授田者丁嵗输粟二斛稻三斛谓之租丁随乡所出嵗输绢二疋绫絁二丈布加五之一绵三两麻三觔非蚕乡则输银十四两谓之调用人之力歳二十日闰加二日不役者日为绢三尺谓之庸有事而加役二十五日者免调三十日者租调皆免通正役不过五十日自王公以下皆有永业田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缌麻以上亲内命妇一品以上亲郡王及五品以上祖父兄弟职事勲官三品以上有封者若县男父子国子太学四门学生俊士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同籍者皆免课役凡主户内有课口者为课户若老及男废疾笃疾寡妻妾部曲客女奴婢及视九品以上官不课凡里有手实歳终具民之年与地濶陿为乡帐乡成于县县成于州州成于户部又有计帐具来歳课役以报度支国有所须先奏而敛凡税敛之数书于县门村坊与众知之水旱霜蝗耗十四者免其租桑麻尽者免其调田耗十之六者免租调耗七者诸役皆免凡新附之户春以三月免役夏以六月免课秋以九月课役皆免徙寛乡者县覆于州出境则覆于户部官以闲月达之自畿内徙畿外自京县徙余县皆有禁四夷降户附以寛乡给复十年奴婢纵为良人给复三年没外蕃人一年还者给复三年二年者给复四年三年者给复五年浮民部曲客女奴婢纵为良者附寛乡贞观中初税草以给诸闲而驿马有牧田太宗方鋭意于治官吏考课以鳏寡少者进考如增户法失劝导者以减户论配租以敛获早晩险易逺近为差庸调输以八月发以九月同时输者先逺民皆自槩量州府歳市土所出为贡其价视绢之上下无过五十匹异物滋味口马鹰犬非有诏不献有加配则以代租赋其凶荒则有社仓赈给不足则徙民就食诸州尚书左丞戴胄建议自王公以下计垦田秋熟所在为义仓歳凶以给民太宗善之乃诏亩税二升粟麦秔稻随土地所宜寛乡敛以所种狭乡据青苗薄而督之田耗十四者免其半耗十七者皆免之商贾无田者以其户为九等出粟自五石至于五斗为差下下户及夷僚不取焉歳不登则以赈民或贷为种子则至秋而偿其后洛相幽徐齐并秦蒲州又置常平仓粟藏九年米藏五年下湿之地粟藏五年米藏三年皆着于令贞观初户不及三百万绢一疋易米一斗至四年米斗四五钱外户不闭者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千里不赍粮民物蕃息四夷降附者百二十万人是歳天下断狱死罪者二十九人号称太平此髙祖太宗致治之大畧及其成效如此髙宗承之海内艾安太尉长孙无忌等辅政天下未见失德数引刺史入阁问民疾苦即位之歳增户十五万及中书令李义府侍中许敬宗既用事役费并起永淳以后给用亦不足加以武后之乱纪纲大坏民不胜其毒?宗初立求治蠲徭役者给蠲符以流外及九品京官为蠲使歳再遣之开元八年颁庸调法于天下好不过精恶不至滥阔者一尺八寸长者四丈然是时天下户未尝升降监察御史宇文融献防括籍外羡田迯户自占者给复五年每丁税钱千五百以摄御史分行括实阳翟尉皇甫憬上书言其不可?宗方任用融乃贬憬为盈川尉诸道所括得客户八十余万田亦称是州县希防张虚数以正田为羡编户为客歳终籍钱数百万缗十六年乃诏每三歳以九等定籍而庸调折租所取华好州县长官劝织中书门下察滥恶以贬官吏精者褒赏之二十二年诏男十五女十三以上得嫁娶州县歳上户口登耗采访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