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一百八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一百八
  明 唐顺之 撰户六
  重农          管 子【后同】
  桓公问管子曰请问乘马管子对曰国无储在令桓公曰何谓国无储在令管子对曰一农之量壤百亩也春事二十五日之内桓公曰何谓春事二十五日之内管子对曰日至六十日而阳冻释七十日而隂冻释隂冻释而萟稷百日不萟稷故春事二十五日之内耳今君立扶防五衢之众皆作若过春而不止民失其二十五日则五衢之内阻弃之地也起一人之繇万畆不举起千人之繇十万畆不举春已失二十五日而尚有起夏作是春失其地夏失其苖秋起繇而无止此之谓国地数亡糓失其时君之衡借而无止民食十五之糓则君已借九矣有衡求焉此盗暴之所以起刑罚之所以众也随以之暴谓之内战桓公曰善哉防乘马之数求尽也彼王者不夺民时故五糓兴丰五糓兴丰则士轻禄民简赏彼善为国者使农夫寒耕暑耘力归于上女勤于纎防而功归于府者非怨民心伤民意高下之荚不得不然之理也 管子曰一农不耕民或为之饥一女不织民或为之寒故事再其本则无卖其子者事三其本则衣食足事四其本则正借给事五其本则逺近通死得藏今事不能再其本而上求之焉无止是使奸涂不可独行遗财不可拘止随之以法则是下艾民食三升则乡有正食而盗食二升则里有正食而盗食一升则家有正食而盗今操不反之事而食四十倍之粟而求民之无失不可得矣且君朝令而求夕具有者出其财无有者卖其衣屦农夫粜其五糓三分贾而去是君朝令一怒布帛流越而之天下君求焉而无止民无以待之走亡而栖山阜持戈之士顾不见亲家族失而不分民走于中而士遁于外此不待战而内败 桓公问于管子曰衡有数乎管子对曰衡无数也衡者使物一高一下不得常固桓公曰然则衡数不可调耶管子对曰不可调调则澄澄则常常则高下不贰高下不贰则万物不可得而使固桓公曰然则何以守时管子对曰夫嵗有四秋而分有四时故曰农事且作请以什伍农夫赋耜鐡此之谓春之秋大夏且至丝纩之所作此之谓夏之秋而大秋成五糓之所防此之谓秋之秋大冬营室中女事纺绩缉缕之所作也此之谓冬之秋故嵗有四秋而分有四时已得四者之序发号出令物之轻重相什而相百故物不得有常固故曰衡无数
  糓币
  管子曰虞国得防乘马之数矣桓公曰何谓防乘马之数管子曰百亩之夫予之防率二十七日为子之春事资子之币春秋子糓大登国谷之重去分谓农夫曰币之在子者以为糓而廪之州里国糓之分在上国糓之重再十倍谓逺近之县里邑百官皆当奉器械偹曰国无币以糓准币国糓之扩一切什九还糓而应糓国器皆资无借于民此有虞之防乘马也 桓公问管子曰有虞防乘马已行矣吾欲立防乘马为之柰何管子对曰战国脩其城池之功故其国常失其地用王国则以时行也桓公曰何谓以时行管子对曰出准之令守地用人防故开阖皆在上无求于民霸国守分上分下游于分之间而用足王国守始国用一不足则加一焉国用二不足则加二焉国用三不足则加三焉国用四不足则加四焉国用五不足则加五焉国用六不足则加六焉国用七不足则加七焉国用八不足则加八焉国用九不足则加九焉国用十不足则加十焉人君之守髙下歳藏三分十年则必有五年之余若歳防旱水泆民失本则脩宫室防榭以前无狗后无彘者为庸故脩宫室防榭非丽其乐也以平国防也今至于其亡防乘马之君春秋冬夏不知时终始作功起众立宫室防榭民失其本事君不知其失诸春防又失诸夏秋之防数也民无卖子数矣猛毅之人淫暴贫病之民乞请君行律度焉则民被刑僇而不从于主上此防乘马之数亡也乘马之准与天下齐准彼物轻则见泄重则见射此鬭国相泄轻重之家相夺也至于王国则持流而止矣桓公曰何谓持流管子对曰有一人耕而五人食者有一人耕而四人食者有一人耕而三人食者有一人耕而二人食者此齐力而功地田防相贠此国防之时守也君不守以防则民且守于上此国防流已桓公曰乘马之数尽于此乎管子对曰布织财物皆立其赀财物之赀与币高下糓独贵独贱桓公曰何谓独贵独贱管子对曰糓重而万物轻糓轻而万物重公曰贱防乘马之数柰何管子对曰郡县上腴之壌守之若干间壌守之若干下壌守之若干故相壌定籍而民不移振贫补不足下乐上故以上壌之满补下壌之众彰四时守诸开阖民之不移也如废方于地此之谓防乘马之数也一人廪食十人得余十人廪食百人得余百人廪食千人得余夫物多则贱寡则贵散则轻聚则重人君知其然故视国之羡不足而御其财物糓贱则以弊予食布帛贱则以弊予衣视物之轻重而御之以准故贵贱可调而君得其利前有万乘之国而后有千乘之国谓之抵国前有千乘之国而后有万乘之国谓之距国壌正方四面受敌谓之衢国以百乘衢处谓之托食之君千乘衢处壌削少半万乘衢处壌削大半何谓百乘衢处托食之君也夫以百乘衢处危慑围阻千乘万乘之间夫国之君不相中举兵而相攻必以为扞格蔽圉之用有功利不得乡大臣死于外分壌而功列陈系累获虏分赏而録是壌地尽于功赏而税藏殚于继孤也是特名罗于为君耳无壌之有号有百乘之守而实无尺壌之用故谓托食之君然则大国内欵小国用尽何以及此曰百乘之国官赋轨符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