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一百十五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一百十五
  明 唐顺之 撰兵二
  唐兵制         欧阳脩
  古之有天下国家者其兴亡治乱未始不以徳而自战国秦汉以来鲜不以兵夫兵岂非重事哉然其因时制变以茍利趍便至于无所不为而考其法制虽可用于一时而不足施于后世者多矣惟唐立府兵之制颇有足称焉葢古者兵法起于井田自周衰王制壊而不复至于府兵始一寓之于农其居处教养畜材待事动作休息皆有节目虽不能尽合古法葢得其大意焉此髙祖太宗之所以盛也至其后世子孙骄弱不能谨守屡变其制夫置兵所以止乱及其弊也适足为乱又其甚也至困天下以养乱而遂至于亡焉葢唐有天下三百余年而兵之大势三变其始盛时有府兵府兵后废而为彍骑彍骑又废而方镇之兵盛矣及其末也彊兵悍将分布天下而天子亦自置兵于京师曰禁军其后天子弱方镇彊而唐遂以亡灭者措置之势使然也若乃将率营阵车旗器械征防守卫凡兵之事不可以悉纪纪其废置得失终始治乱兴灭之迹以为后世戒云府兵之制起自西魏后周而备于隋唐兴因之自髙祖初起开大将军府以建成为左领大都督领左三军炖煌公为右领大都督领右三军元吉统中军发自太原有兵三万人及诸起义以相属与降羣盗得兵二十万武徳初始置军府以骠骑车骑两将军府领之析闗中为十二道以万年道为参旗军长安道为鼓旗军富平道为?戈军醴泉道为井钱军同州道为羽林军华州道为骑官军宁州道为折威军岐州道为平道军豳州道为招揺军西麟州道为苑游军泾州道为天纪军宜州道为天节军军置将副各一人以督耕战以车骑府统之六年以天下既定遂废十二军改骠骑曰统军车骑曰别将居嵗余十二军复而军置将军一人军有坊置主一人以检察户口劝课农桑太宗贞观十年更号统军为折冲都尉别将为果毅都尉诸府总曰折冲府凡天下十道置府六百三十四皆有名号而闗内二百六十有一皆以诸卫凡府三等兵千二百人为上千人为中八百人为下府置折冲都尉一人左右果毅都尉各一人长史兵曹别将各一人校尉六人士以三百人为?团有校尉五十人为队队有正十人为火火有长火备六防马凡火具乌布幕鐡马盂布槽锸镢凿碓筐斧钳锯皆一甲牀二鎌二队具火鑚一胷马绳一首羁足绊皆三人具弓一矢三十胡禄横刀砺石大觽氊帽氊装行縢皆一麦饭九斗米二斗皆自备并其介胄戎具藏于库有所征行则视其入而出给之其番上宿卫者惟给弓矢横刀而已凡民年二十为兵六十而免其能骑而射者为越骑其余为歩兵武骑排防手歩射每嵗季冬阅武因纵猎获各入其人其于卫也左右卫皆领六十府诸卫领五十至四十其余以东宫六率凡发府兵皆下符契州刺史与折冲勘契乃发若全府发则折冲都尉以下皆行不尽则果毅行少则别将行当给马者官予其直市之每疋予钱二万五千刺史折冲果毅歳阅不任战事者鬻之以其钱更市不足则一府共足之凡当宿卫者番上兵部以逺近给番五百里为五番千里七番一千五百里八番二千里十番外为十二番皆一月上若间留直卫者五百里为七番千里八番二千里十番外为十二番亦月上?宗开元六年始诏折冲府兵每六嵗一简自髙宗武后时天下久不用兵府兵之法寖壊番役更代多不以时卫士稍稍亡匿至是益耗散宿卫不能给宰相张说乃请一切募士宿卫十一年取京兆蒲同岐华府兵及白丁而益以潞州长从兵共十二万号长从宿卫嵗二番命尚书左丞萧嵩与州吏共选之眀年更号曰彍骑又诏诸州府马阙官私共补之今兵贫难致乃给以监牧马然自是诸府士益多不补折冲将又积嵗不得迁士人皆耻为之十三年始以彍骑分十二卫总十二万为六番每卫万人京兆彍骑六万六千华州六千同州九千蒲州万二千三百绛州三千六百晋州千五百岐州六千河南府三千陕号汝郑懐汴六州各六百内弩手六千其制皆择下户白丁宗丁品子彊壮五尺七尺以上不足则兼以戸八等五尺以上皆免征镇赋役为四籍兵部及州县卫分掌之又择材勇者为番头颇习弩射又有羽林军飞骑亦习弩凡伏逺弩自能防张纵矢三百歩四发而二中擘张弩二百三十歩四发而二中角弓弩二百歩四发而三中单弓弩百六十歩四发而二中皆为及第诸军皆近营为堋士有便习者教试之及第者有赏自天寳以后彍骑之法又稍变废士皆失拊循八载折冲诸府至无兵可交李林甫遂请停上下鱼书其后徒有兵额官吏而戎器防马锅幕糗粮并废矣故时府人目番上宿卫者曰侍官言侍卫天子至是卫佐悉以假人为童奴京师人耻之至相骂辱必曰侍官而六军宿卫皆市人富者贩缯防食梁肉壮者为角觝防河翘木扛鐡之戯及禄山反皆不能受甲矣初府兵之置居无事时耕于野其番上者宿卫京师而已若四方有事则命将以出事解辄罢兵散于府将归于朝故士不失业而将帅无握兵之重所以防防渐絶祸乱之萌也及府兵法壊而方镇盛武夫悍将虽无事时据要险専方靣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又有其财赋以布列天下然则方镇不得不彊京师不得不弱故曰措置之势使然者以此也夫所谓方镇者节度使之兵也原其始起于边将之屯防者唐初兵之戍边者大曰军小曰守捉曰城曰镇而总之者曰道平卢范阳河东闗内河西北庭安西陇右劎南岭南江南河南凡十道以总天下控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