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考索》,荟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门目浩博。

  《稗编》唐顺之(1507~1560),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字应德,一字义修,号荆川,学者称“荆川先生”。武进(今属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一贡士。官翰林编修,后调兵部主事。为人文武全才,当时倭寇屡犯沿海,唐顺之以兵部郎中督师浙江,曾亲率兵船于崇明破倭寇于海上。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至通州(今南通市)去世。崇祯时追谥襄文。唐顺之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皆有研究。他是明中叶重要散文家,与王慎中、茅坤、归有光等被称为“唐宋派”。其文学主张早年曾受前七子影响,标榜秦汉,赞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中年以后,受王慎中影响,察觉七子诗文流弊,尤其是散文方面,七子抄袭、模拟古人,故作诘屈之语。于是抛弃旧见,公开对七子拟古主义表示不满,提出师法唐宋而要“文从字顺”的主张。他一方面多推崇三代、两汉文学传统,同时也肯定了唐宋文的继承和发展。提出学习唐、宋文“开阖首尾经纬错综之法”。在其选辑的《文编》中,既选了《左传》、《国语》、《史记》等秦汉文,也选了大量唐宋文,并从此逐步确立了“唐宋八大家”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唐顺之又提出诗文写作应“直据胸臆,信手写出”,要师法唐、宋而“卒归于自为其言”。要有“真精神”及“千古不可磨灭之见”。并以“未尝较声律、雕文句”的陶渊明与“用心最苦而立说最严”的沈约加以比较。说前者的作品为“第一等好诗”,指斥后者之作“不免为下格”。唐顺之上述见解在其后期著名作品《答茅鹿门知县书》中,较全面表露出来,其反七子模拟、剽窃倾向异常鲜明、激烈。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稗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稗编卷一百十六

国学作者:明·唐顺之   国学书目:稗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稗编卷一百十六
  明 唐顺之 撰兵三
  宋义勇【民兵】       宋 志【后同】
  庆厯二年籍河北彊壮得二十九万五千拣十之七为义勇且籍民丁以补其不足河东拣籍如河北法其后议者论义勇为河北伏兵以时讲习无待储廪得古寓兵于农之意惜其束于列郡止以为城守之备诚能令河北邢冀二州分东西两路命二郡守分领以时阅习寇至即两路义勇翔集赴援使其腹背受敌则河北三十余所常伏锐兵矣朝廷下其议河北帅臣李昭亮等议曰昔唐泽潞留后李抱真籍户丁男三选其一农隙则分曹角射嵗终都试以示赏罚三年皆善射举部内得劲卒二万既无冗费府库益实乃缮甲兵为战具遂雄视山东是时天下称昭义歩兵冠于诸军此近代之显效而或谓民兵秪可城守难备战阵非通论也但当无事时便分义勇为两路置官统领以张用兵之势外使敌人疑而生谋内亦揺动众心非计之得姑令在所?集训练三二年间或艺稍精渐习行阵遇有警得将臣如抱真者统驭制其阵队示以赏罚何敌不可战哉至于部分布列量敌应机系于临时便宜亦难预图况河北河东皆边州之地自置义勇州县以时按阅耳目已熟行固无疑诏如所议治平元年宰相韩琦言古者籍民为兵数虽多而赡至薄唐置府兵最为近之后废不能复今之义勇河北几十五万河东几八万勇悍纯实出于天性而有物力资产父母妻子之所系若稍加练简与唐府兵何异陕西尝刺弓手为保防河北河东陕西皆控西北事当一体请于陕西诸州亦?义勇止?手背一时不无小扰终成长利天子纳其言乃遣籍陕西义勇得十三万八千四百六十五人是时諌官司马光累奏谓陕西顷尝籍乡弓手始谕以不去乡里既而?为保防正兵遣戍边州其后不可用遂汰为民徒使一路骚然而于国无补且祖宗平一海内曷尝有义勇哉自赵元昊反诸将覆师相继终不能出一旅之众渉区脱之地当是时三路乡兵数十万何尝得一人之力议者必曰河北河东不用衣廪得胜兵数十万阅教精熟皆可以战又兵出民间合于古制臣谓不然彼数十万者虚数也阅教精熟者外貌也兵出民间者名与古同而实异葢州县承朝廷之意止求数多阅教之日观者但见其旗号鲜明钲鼓备具行列有序进退有节莫不以为真可以战殊不知彼犹聚戯若遇敌则瓦解星散不知所之矣古者兵出民间耕桑所得皆以衣食其家故处则富足出则精锐今既赋敛农民粟帛以给正军又籍其身以为兵是一家而给二家之事也如此民之财力安得不屈臣愚以为河北河东已刺之民犹当放还况陕西未刺之民乎又言于民有世世之害于国无分毫之益帝弗听于是三路乡兵唯义勇为最盛
  义勇分畨
  帝尝问陈升之曰侯叔献言义勇上畨何如王安石曰此事似可为但少须年嵗间议之升之曰今募兵未已且养上畨义勇则调度尤不易安石曰言募兵之害虽多及用则患少以民与兵为两途也十二月帝言义勇可使分为四畨出戍吕公弼曰须先省得募兵乃可议此安石曰计每嵗募兵死亡之数乃以义勇补之可也陈升之欲令义勇以渐戍近州安石曰陛下若欲变数百年募兵之弊则宜果断详立法制不然无补也帝以为然曰须预立定条法不要宣布以渐推行可也两府议上畨或以为一月或以为一季且令近戍文彦博等又言难使逺戍安石辨之甚力
  论择帅以练民兵     李徳?
  古之有国者戡乱定功未尝不以兵汤武之所以王齐晋之所以霸皆以徳为主而以兵辅之自战国秦汉以来兵尤重其国之兴亡视其兵之强弱与其措置之术如何耳然古者兵农不分无养兵费而有用兵之实至唐兵制凡三变其初府卫之制最为近古府卫之法壊而为彍骑彍骑法壊变而为方镇之兵至五季始尽黜以为卒伍而兵农之分不可复合乃有养兵之患国家建都兵悉屯于京畿更戍郡边以虎符出纳其分布于诸路有将兵有不将兵当熈丰盛时合中外禁卒凡九十五万人而土兵厢兵不在数焉自熈丰至宣和间禁军阙而不补者大半而崇观以来有事于西夏南平方贼北取燕山其所逃亡陷没者又半之而靖康间金人再犯阙其溃败损折者又不可胜数也建炎初勤王师萃于京畿者三十余万其大半皆良兵而朝廷不复抡择留屯要害之地悉罢遣之其后建言乞募兵于河北闗中京西东合十余万更畨以卫行在既遣使矣言者谓不患无兵不当募遂罢今西北既复为金人之所蹂践而东南之人类多孱弱未知于何所取兵而可也既稍复方镇之制若使之募兵以备出战将校偏裨皆预选任以时训练之又团结民兵以备守御乡村坊郭各随其宜刬刷官田如户絶天荒屯田之类以养民兵之可以出战者如弓箭刀弩手之法明其劝沮假以嵗月庶几足兵然其要在于择帅臣以总之帅臣得人则法不患乎不明兵不患乎不足唐马燧之镇太原也承鲍防之败兵力衰弱燧募厮役得数千人悉补骑士教之战数月成精卒造铠必长短之制称士所衣以便进趋为战车冐以狻猊象列防于后行以载兵止以为阵遇险则制冲冒器用精锐居一年间广场罗兵三万以是威震北方李抱贞之镇泽潞也乘战伐后赋重人困军伍凋刓乃籍户三丁择一蠲其徭租给弓矢令闲月得介偶习射嵗终大校亲按籍第能否赏责比三年皆为精兵举所部得戍卒二万不廪于官而府库实缮甲淬兵遂雄山东天下称昭义歩兵为诸军冠而李徳裕之帅蜀也当南诏入冦之后蹂践千里荡无孑遗瘢痍尚新非痛矫革不能刷一方耻乃料择州兵之任战者废遗狞耄什三四又请甲人于安定弓人于河中弩人于浙西繇是蜀之器械精利率户三取一人使习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