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孔六帖

  《白孔六帖》全书共一百卷。南宋缺名编。《六帖》三十卷,唐白居易撰。《后六帖》三十卷,宋知抚州孔传撰。合两书计之,总为六十卷。此本编两书为一书,不知何人之所合。又作一百卷,亦不知何人之所分。在《白氏六帖事类集》的宋本未影印前,人们用的只有这《白孔六帖》,但其中孔续部分多诗文,不如《六帖》收律、令、格、式之有价值。

  《白孔六帖》《白孔六帖》》原名《六帖新书》(唐)白居易编,计30卷,宋知抚州孔传又编30卷为后六帖。南宋末年两书合而为一,分成100卷,取白孔二姓为名,故名《白孔六帖》。体例同《北堂书钞》,分一千三百八十七个门类。一门类前,标有“白”字的,是白书原文;标有“孔”字的,是孔书原文。白氏多采经传百家的成语故事,孔氏则泛采唐宋各种诗文杂录。此书是查找宋以前百家诗文的类书。

  《白孔六帖》,全书共一百卷。南宋缺名编。《六帖》三十卷,唐白居易撰。全书共一百卷。南宋缺名编。《六帖》三十卷,唐白居易撰。《后六帖》三十卷,宋知抚州孔传撰。合两书计之,总为六十卷。此本编两书为一书,不知何人之所合。又作一百卷,亦不知何人之所分。在《白氏六帖事类集》的宋本未影印前,人们用的只有这《白孔六帖》,但其中孔续部分多诗文,不如《六帖》收律、令、格、式之有价值。《白孔六帖》作为一部类书,为《白氏六帖》与《孔氏六帖》的合称,编者为白居易和孔传.该书杂采古籍中的成语故实,为作诗文查检提供了便利,并保存了一些失传古籍的内容,具有历史文献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白孔六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白孔六帖卷九十三

国学作者:唐·白居易   国学书目:白孔六帖   更新:2016/1/10   来源:本站原创

白孔六帖卷九十三
  唐 白居易 原本
  宋 孔 传 续撰
  诟骂【一】     谗谤【二】
  黜辱【三】     羞耻【四】
  悔恨【五】     威虐【六】
  恐惧【七】     愚【八】
  妖讹【九】     呪咀【十】
  滛乱【十一】    别嫌疑【十二】
  诟骂【一 诉辩附】
  白诗曰覆背善詈 书曰小人怨汝詈汝 恶声至必反之【北宫黝之养勇】褊心【惎口】善詈恶声 语侵【灌夫以语侵田蚡】言悖薄言谇语【汉书】卫孙蒯【饮马于重邱毁其瓶重邱人诟之曰尔父为厉云云】冉坚
  射陈武子中手失弓而骂 慢骂【疾恶】恶声随之【庄子】言悖而出亦悖而入 怒不至骂【礼言老子】诉辩讼有孚窒惕中吉【讼不可终必见塞而惧中道而止乃吉也】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明则无讼】契之不明【讼所由兴】归逋【不克讼归而逋其邑易】掇患【自下讼上患至掇也】禠服【易曰锡之鞶?终朝三禠之注云以讼受锡荣何可保故终朝禠之者三】分争辩讼非礼勿决薄言往诉 甘棠【召公听讼之所】盈庭【发言盈庭】虞芮质厥成 速狱【盈庭】周礼以两剂禁人讼 不满万钱不移书【薛宣贡君为宰相相府辞讼例不满万钱不为移书后皆遵薛侯之故事】受辞【朱安世曰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辞】晓譬曲直【陈实仲弓为太邱长人有争讼晓譬曲直而退无怨也】归思【杜畿为河东守寛惠人相讼为陈大义令归思之意不尽更来乡邑咨嗟之】坐狱王庭【对事也传】合要举契【晋使王叔与伯与合要王叔氏不能举其契】执竞 争端 曲直就直助彊【人谓子产】辨而不德必加于戮【辨争】肤受之愬不行焉 烦言对簿孔嫚骂迩臣【裴延龄恃得君谓必辅政少所降下至嫚骂迩臣时人侧目】人都不憾【刘子翼尝面折僚友短退无余訾李伯乐曰子翼詈人人都不憾】訾大臣毁朝政【韦云起大理卿郑善果奏云起訾大臣毁朝政所言不情贬司直】于坐嫚骂【张嘉贞诏宴中书省与宰相防嘉贞衘张说不已于坐嫚骂说源乾曜王晙共平解乃得去】一坐失色【武儒衡迁中书舍人时元稹倚宦官知制诰儒衡鄙厌之防食?蝇集其上儒衡挥以扇曰适从何处来遽集于此一坐皆失色】坐上嫚骂【张茂昭为节度使弟升璘薄王武俊为人坐上嫚骂武俊怒茂昭遣人谢乃止】责骂衣冠【严挺之名浚以字行侍御史任正名恃风宪至廷中责骂衣冠挺之让其不敬反为所劾】加右足马鬛上嫚骂【白孝德事李光弼为禆将史思明使骑将李龙仙以骑五十挑战加右足马鬛上嫚骂光弼光弼登城顾诸将曰孰能取是贼孝德愿以五十骑见可而进追斩其首以还】似妇女【髙仙芝代灵詧为四镇节度使副都防程千里衙将毕思琛行官王滔康懐顺陈奉忠等皆尝譛仙芝于灵詧者既视事呼千里嫚骂曰公面虽男儿而心似妇女何邪谓琛曰尔夺吾城东千石种田忆之乎对曰公见赐者仙芝曰尔时吾畏汝威岂怜汝而赐邪又召滔欲捽辱良久皆释曰吾不恨矣由是举军安之】侮斥其祖【李元谅李懐光反与马燧浑瑊讨之其将徐廷光素易元谅数嫚骂为优胡戯侮斥其祖又使约降曰我降汉将耳及马燧至降于燧元谅见韩游瓌曰彼诟吾祖今日斩之子助我乎许诺既而遇诸道即数其罪叱左右斩之诣燧谢】刘感【事见射门】骂贼不空口【卢奕安禄山防东都被执临刑骂贼不空口逆党为变色】人有告人辱骂其妹与妻为其长者得不追而问之乎追之而不至为其长者得不怒而杖之乎【韩愈为河南令上人书】时遭讪骂【柳宗元与杨诲之书时遭讪骂不为之面则为之背积八九年日思摧其形鉏其气虽甚自折挫然已得号为狂踈人矣】骂先生者不忌【柳宗元荅问】盲宰相【闗播李希烈缚李元平因嫚骂曰盲宰相使汝当我何待我浅邪】瞠目为鄙语辱宻【宇文化及瞠目为鄙语辱宻宻顾左右曰此庸人图为帝吾当折棰驱之李宻传】大骂之【五代杨行宻传安仁义焚东塘以袭常州常州刺史李遇出战望见仁义大骂之仁义止其军曰李遇乃敢辱我如此其必有伏兵遂引军却而伏兵果发】或至詈诘【韦陟迁吏部侍郎铨综号为公平然任威严或至詈诘议者訾其峻】廷中责詈衣冠【严挺之侍御史任正名恃风宪至廷中责詈衣冠挺之让其不敬反为所劾】相詈訾【刘崇鲁见田令孜没阶趍废制度自崇始其相詈訾俚浅稽校譬市人然】
  谗谤【二 分谤附】
  白小人在侧【君子信谗】惑蛊君臣【交乱邦国】谗慝之口采苓刺谗也【晋献公好听谗】谗慝宏多【鲁不堪晋】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