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录碎事

  《海录碎事》二十二卷,宋叶廷珪撰。《海录碎事》是一部中型类书,是宋代类书丛萃之一种。 从编纂体例上看,本书承袭《艺文类聚》、《初学记》等书的“分门别类”原则,将全书分为天、地、衣冠服用、饮食器用等十六部,十六部下又详分为五百余门。但与上二书相比,本书亦有四方面特点:一、它不像《艺文类聚》在每门中分为“叙事”和“诗赋”两部分,也不像《初学记》在每门中分为“叙事”和“事对”两部分,而是杂叙事和诗赋为一;每一条目另立一个二至四字的小标题,这个标题或是撷取题下引文中的重要词语,或是综合引文大意另成新题。二、题下引文尤为简略,少则四五字,多则三四十字,而以二十字以内的条目为*多。三、许多条目兼录原书与注释。四、本书所收集的许多词语属于新鲜词语。

  《海录碎事》本书是叶廷圭编撰的一部中型类书,它为读者提供检索语词典故、风物、制度之便;书中保留的宋代以前的散佚古书片断,还可用于辑佚;所引诗文,对校勘古书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海录碎事》宋叶廷珪撰。廷珪字嗣忠,崇安人。政和五年进士。出知德兴县。绍兴中为太常寺丞,与秦桧忤,以左朝谓大夫出知泉州军州事。王之望《汉滨集》有所作廷珪除官制,颇称其学问之富。盖当时亦以博洽著也。是编乃其类事之书。《闽书》称廷珪性善读书,每闻士大夫家有异书,无不借读,读即无不终卷,常恨无资,不能尽写。因作数十大册,择其可用者手钞之,名曰《海录》。既知泉州,公馀无事,因取类之。为门七十五,为卷二十有二。事多新奇,未经前人引用,即指此本。然廷珪自序称百七十五门,与《闽书》所言已不合。检其书,实为部十六,为门五百八十四,与自序亦不合。又《宋史·艺文志》载此书作二十三卷,《文献通考》又作三十三卷,卷数亦有异同,或後人有所窜改,非其旧本欤。其书每条仅标三数字,其注亦不过三数语。盖义存约取,故以碎事为名。其中如分守令县令为两门,而太守事实乃入留守门。又如韩偓称玉山樵人,贺知章称四明狂客,张志和称元真子之类,皆其自号,而载入私谥门。赵至与嵇茂齐书所云鸡鸣戒旦,飘尔晨征,日薄西山,马首靡托者,乃自叙行役之词,而入於军旅门,於分隶多为未协。盖随笔记录,不免编次偶疏。然其简而有要,终较他本为善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海录碎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海録碎事巻六

国学作者:宋·叶廷珪   国学书目:海录碎事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海録碎事巻六     宋 叶廷珪 撰饮食器用部
  酒门
  安石榴
  扶南传顿逊国有安石榴取汁停盆中数日成美酒
  化酒壶
  吴书郑泉字文渊性嗜酒临卒谓同类曰必葬我陶家之侧庶百岁化而成土幸见取为酒壶实获我心矣
  析波浮醴
  曲水应诏诗云分庭荐乐析波浮醴注云分水行杯也【顔延年】
  梁市客
  列仙传酒客者梁市酒家之客作酒常美日售万钱
  埋照
  沈醉似埋照注照光也【阮歩兵】
  杜康
  曹操短歌行云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斗十千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平乐观名也【曹子建】
  荡幽黙
  急觞荡幽黙【王粲诗】
  密勺
  瑶浆密勺实羽觞【楚词】
  浮蚁
  浮蚁鼎沸酷烈馨香【上】
  娱肠
  可以和神娱肠【七啓】
  沈顿
  小器易盈先取沈顿言酒困也【吴季重牋】
  耳热
  酒后耳热仰天抚缶而呼呜呜【杨恽】
  爱竹及酒
  辛宣仲居士截竹为壶以酌酒曰吾性甚爱竹与酒欲令二物并耳【逸士传】
  无愁酒
  汉武作无愁酒饮之令人无忧
  酒兵
  永嘉饮不醉药方讃左持郑杓右引徐铛非尔?济吾降酒兵【脞説】
  鹤觞
  世説海东刘白堕善酿酒六月赫炽曝酒于日中不动饷馈逾于千里号曰鹤觞
  顾建康
  顾宪之为建康令为政甚得人和时人饮酒醇者辄号为顾建康言其清且美
  营糟丘
  陈暄好饮酒与其侄书曰速营糟丘吾将老焉
  恶客
  不饮者为恶客出元次山集中山谷诗雪里过门多恶客
  麴居士
  山谷诗云万事尽还麴居士百年常在大槐宫
  觥船
  杜牧觥船一棹百分空
  倾家酿
  晋何充字次道能饮酒雅为刘恢所贵云见次道饮令人欲倾家酿言其温克
  酒因境多
  魏肇师曰徐君房年随情少酒因境多
  鸱脑酒
  肃宗张皇后擅权每进酒常置鸱脑盖能令人久醉徤忘也
  岁酒
  林逋山中冬日诗谁家岁酒熟辍棹忆西村
  香篘
  香篘独酌聊为夀从此羣芳兴亦防【上】
  茶风酒秃
  茶风无奈笔酒秃不胜簮【张祐】
  流涎咽唾
  魏文帝诏曰蒲萄酿以为酒甘于麴米逢之固以流涎咽唾
  嵬峩我
  杨松玠谈薮北齐卢思道尝曰长安酒贱防价三百能可嵬峩我不可令嵬峩尔也
  糟牀注
  赖兹禾黍收已觉糟牀注【谈賔録】
  石榴花
  李义山诗我为伤春心自醉不劳君劝石榴花
  洪醉
  梁元帝徐妃嗜酒多洪醉帝还房必吐衣中
  帐饮
  野次无宫室故曰帐饮
  常满杯
  十洲记穆王时有杯曰常满
  酒所
  汉书上有酒所谓醉此酒所直言饮酒处也
  桑落酒
  杜诗坐开桑落酒世説桑落河多美酒庾信诗蒲城桑落酒防岸菊花天
  软脚
  ?宗幸杨国忠第出有饮饯还有软脚开元传信
  麴秀才
  叶法善坐客思酒忽有人扣门云麴秀才居席末论难锋起叶疑其魑魅以小劔击之化为瓶榼乃盈瓶醇醖坐客醉而揖其瓶曰麴生风味不可忘也出开元传信郑綮撰
  郫筒酒
  成都府西五十里因水标名曰郫县蜀王杜宇所都以竹筒盛美酒号曰郫筒【成都记】
  郎官清
  国史补酒名则郢之富水乌程之若下又有虾蟇陵郎官清
  酒材
  近闻天子诏复许私醖酿趣使舂酒材呼儿具盆盎【陆防诗】
  兵厨
  歩兵校尉?多美酒阮籍故求之【本传】
  好饮
  陈轸过梁见犀首曰公何好饮犀首曰无事也曰吾请令公餍事可乎犀首魏官公孙衍也【史记
  十日饮
  秦昭王遗平原君书愿与君为十日之饮【上】
  酒侵愁胏
  旅酒侵愁胏离歌绕懦弦【李贺诗】
  醉眼襭
  杨花扑帐春云热甲屏风醉眼襭【上】
  頳顔
  送客饮别酒千觞无頳顔何物最伤心马首鸣金环
  蚁浮浮
  陇畒油油黍与禾瓦瓯浊醪蚁浮浮
  青苎旗
  鼍吟浦口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