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录碎事

  《海录碎事》二十二卷,宋叶廷珪撰。《海录碎事》是一部中型类书,是宋代类书丛萃之一种。 从编纂体例上看,本书承袭《艺文类聚》、《初学记》等书的“分门别类”原则,将全书分为天、地、衣冠服用、饮食器用等十六部,十六部下又详分为五百余门。但与上二书相比,本书亦有四方面特点:一、它不像《艺文类聚》在每门中分为“叙事”和“诗赋”两部分,也不像《初学记》在每门中分为“叙事”和“事对”两部分,而是杂叙事和诗赋为一;每一条目另立一个二至四字的小标题,这个标题或是撷取题下引文中的重要词语,或是综合引文大意另成新题。二、题下引文尤为简略,少则四五字,多则三四十字,而以二十字以内的条目为*多。三、许多条目兼录原书与注释。四、本书所收集的许多词语属于新鲜词语。

  《海录碎事》本书是叶廷圭编撰的一部中型类书,它为读者提供检索语词典故、风物、制度之便;书中保留的宋代以前的散佚古书片断,还可用于辑佚;所引诗文,对校勘古书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海录碎事》宋叶廷珪撰。廷珪字嗣忠,崇安人。政和五年进士。出知德兴县。绍兴中为太常寺丞,与秦桧忤,以左朝谓大夫出知泉州军州事。王之望《汉滨集》有所作廷珪除官制,颇称其学问之富。盖当时亦以博洽著也。是编乃其类事之书。《闽书》称廷珪性善读书,每闻士大夫家有异书,无不借读,读即无不终卷,常恨无资,不能尽写。因作数十大册,择其可用者手钞之,名曰《海录》。既知泉州,公馀无事,因取类之。为门七十五,为卷二十有二。事多新奇,未经前人引用,即指此本。然廷珪自序称百七十五门,与《闽书》所言已不合。检其书,实为部十六,为门五百八十四,与自序亦不合。又《宋史·艺文志》载此书作二十三卷,《文献通考》又作三十三卷,卷数亦有异同,或後人有所窜改,非其旧本欤。其书每条仅标三数字,其注亦不过三数语。盖义存约取,故以碎事为名。其中如分守令县令为两门,而太守事实乃入留守门。又如韩偓称玉山樵人,贺知章称四明狂客,张志和称元真子之类,皆其自号,而载入私谥门。赵至与嵇茂齐书所云鸡鸣戒旦,飘尔晨征,日薄西山,马首靡托者,乃自叙行役之词,而入於军旅门,於分隶多为未协。盖随笔记录,不免编次偶疏。然其简而有要,终较他本为善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海录碎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海録碎事卷十二

国学作者:宋·叶廷珪   国学书目:海录碎事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海録碎事卷十二    宋 叶庭珪 撰臣职部下
  臣不称职门
  三秽【见御史门】
  鹈翼兴讥
  鹈翼兴讥狐裘献诮言不称也
  唯唯
  敞惊惧不知所言汗出洽背唯唯而已音弋癸反
  嵎夷废职
  嵎夷废职昧谷亏方谓羲和失职也
  躁进门
  耳冷
  唐孟?征对宣帝曰陛下何以不知有臣不以文字召用帝怒曰朕耳冷不知有卿翌日谕辅臣曰此人躁妄欲求内相黜之【朝野佥载】
  齿録
  沈佺期作回波词云姓名虽蒙齿録袍笏未赐牙绯帝大笑遂赐之
  行卖
  武帝征天下举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四方士多上书自衒鬻者以千数注衒行卖也
  偷荣昧进
  偷荣昧进日尔一日【庾元规表】
  恬退门
  荣心日頽
  荣进之心日頽任实之情日笃【康书】
  机务纒心
  心不耐烦而官事鞅掌机务纒其心世故繁其虑七不堪也【康书】
  少日
  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归去来词】
  惨酷门
  肉鼓吹
  外史梼杌伪蜀李匡远为少府监严刻常闻捶楚之声谓人曰此吾一部肉鼓吹
  束湿薪
  汉书甯成为汉中尉严酷时人语曰谨上严下如束湿薪
  斥虎
  马融云暴斥虎狱⿱熊苍颉篇云斥大也⿱狂也吉曳切
  虎而冠
  大臣议欲立齐王皆曰母家驷钧恶戾虎而冠者也【五王传】
  次骨
  杜周内深次骨注其用法深刻至骨
  五虎入市
  临贺王萧宏谋弑逆其子正徳同侯景陷台城百姓至闻临贺郡名亦不欲道童谣云宁逢五虎入市不欲见临贺父子
  天狗下
  毕祉好慕刑名颇为深文所经之处人号天狗下
  狼摰虎攫
  狼摰虎攫懐残秉贼言酷吏也
  刑酷然炭
  刑酷然炭暴逾膏柱
  见被以罪
  王莽诛不附己者乐昌侯王安见被以罪自杀注被加也
  狼牧羊
  甯成为济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
  重足一迹
  义縦迁南阳太守吏民重足一迹
  不寒而栗
  縦徙为定襄太守郡中不寒而栗
  鹰击毛挚
  縦以鹰击毛挚为治注言如鹰隼之击奋毛羽执取飞鸟也
  猜祸吏
  路温舒为中尉召猜祸吏为従事
  股弁
  严延年论杀赵掾吏皆股弁注股战若弁弁谓抚手也
  胁息
  延年迁河南太守豪强胁息注胁敛也屛气而息
  狱文
  延年尤巧为狱文善史书所欲诛杀奏成于手中时号屠伯
  屠伯【见上】
  韩卢取兔
  张敞与延年善闻其用刑刻急以书谕之曰昔韩卢之取兔也上观下获不甚多杀愿次卿少缓诛罚思行此术注言良犬之取兔仰观人之意而获之
  虎傅翼
  周书曰无为虎傅翼将飞入邑择人而食也
  细政苛惨
  细政苛惨科防互设
  枭雄
  専为枭雄【并陈琳檄】
  桀虏
  身处三公之位而行桀虏之态【上】
  毒施人鬼
  汚国虐民毒施人鬼【上】
  莠盛苗秽
  莠盛苗秽何可不耝也【严延年传】
  虎穴
  尹赏修治长安狱为虎穴捕少年恶子以次纳虎穴中覆以大石数日尽死
  膝拳于顶
  郭霸自刺而唱快万国俊披遮遽亡崔献可临终膝拳于顶李敬仁将死舌至于脐此四人武后时酷吏
  一钱弃市
  隋文帝尚惨急定盗一钱弃市法
  着即承
  来俊臣作大枷有十号一定百脉二喘不得三突地吼四着即承五失防胆六实同反七反是实八死猪愁九来即死十求破家
  僭拟门
  车画龙虎
  萧望之奏韩延夀在东都兵车画龙虎朱雀延夀衣黄纨方领
  翔鳯砚葢
  梁天监四年有司奏呉令唐庸铸盘龙火罏翔鳯砚葢诏禁锢终身
  谏诤门
  恳至
  诸葛亮欲南征王连谏以为一国之望不宜冒险而行言辄恳至故停留者久之
  青规
  日伏青规罕能切直注蒲天子内庭也以青规之而谏者伏其上
  万有一危
  司马长卿谏猎云轻万乘之重不以为安而乐出万有一危之涂臣窃不取也
  十半
  枚乘谏呉王今大王还兵疾归尚得十半言十中有五免祸
  千人诺
  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