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三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天地门三
  天
  天朝【晋书郑黙传为中庻子朝廷以太子官属宜称陪臣黙上言宫臣皆受命丨丨不得同之蕃国事遂施行 又刘?等传赞和季承恩建旟南服威静荆塞化?江□戮力丨丨匪忘忠肃 宋书氐胡传难当自立为大秦王号年曰建义立妻为王后世子为太子置百官具拟丨丨然犹奉朝廷贡献不絶 宋史李煜传唯坚臣节上奉丨丨 前凉録张骏二十一年始置百官之号皆拟丨丨车服旌旂一如王者 陆云九愍悼丨丨之遂晦构贝锦于繁文 傅咸理李含表今丨丨告于上欲令藩国服于下此为藩国之义隆而丨丨之礼薄也 徐陵为陈武帝与岭南酋豪书彼豪门着姓典牧方州拘隔丨丨亟?寒署公私为叹岂可为懐又与顾记室书吾伏事丨丨本非旧殿下殊恩逺垂荐防 韩愈送杨支使序仪之智足以造谋材足以立事忠足以勤上恵足以存下而又侈之以诗书六艺之学先圣贤之徳音以成其文以辅其质宜乎从事于是府而流声实于丨丨也 桞宗元邠寕进奏院记鸣佩执玉展礼丨丨 危素三节堂赋振羽翰于丨丨兮流四海之名誉 储光羲奉酬张五丈垂赠诗日望丨丨近时忧郢路长 张谓送韦侍御赴上都诗丨丨辟书下风宪取才难】
  天禁【唐书李峤传御史出入丨丨励己自修比他吏相百也】
  天籞【司马光王金吾北园诗丞相后园丨丨邻年年分借上林春】
  天阙【宋书桂阳王休范传便当投命有司谢罪丨丨齐书鱼复侯子响传束身投军希还丨丨 宋史乐志箫茄凄咽离丨丨千仗俨成行 徐陵劝进梁元帝表何必西瞻虎踞乃建王宫南望牛头方称丨丨栁宗元上柱国武城县开国男张公墓志铭乌蛮屈服文单剪灭柔逺开疆防朝丨丨 李东阳对鸥阁赋固将修五凤于丨丨庇万厦于苍生 杜甫奉赠太常张卿垍诗轩冕罗丨丨琳琅识介珪 岑参送王大昌龄赴江寕诗羣公满丨丨独去过淮水 孟郊出门行美人相思隔丨丨长望云端不可越 又史记天官书两河丨丨间为闗梁 宋书天文志义熙八年十月辛亥月奄丨丨占曰有兵 杜甫游龙门奉先寺诗丨丨象纬逼云卧衣裳冷 无可书马如文石门居诗林回丨丨近雨过石门青】
  天宫【周礼大司乐圜钟为宫注圜钟夹钟也夹钟生于房心之气房心为大辰天帝之明堂疏夹钟房心之气为大辰天之出入之处为明堂故以夹钟为丨之丨 齐书祥瑞志永明三年七月始兴郡民龚元宣云去年二月忽有一道人乞食因探懐中出篆书真经一卷六纸又表北极一纸又移付罗汉居士一纸云从兜率丨丨下使送上天子因失道人所在 又诃罗陁国传元嘉七年遣使奉表曰伏承圣主信重三寳兴立塔寺周满国界城郭庄严清净无秽四衢交通广博平坦台殿罗列状若众山庄严微妙犹如丨丨 武帝内传七月七日乃修除宫掖设坐大殿以紫罗荐地燔百和之香张云锦之帷然九光之灯列玉门之枣酌葡萄之醴宫监香果为丨丨之馔帝乃盛服立于阶下勅端门之内不得有妄窥者内外寂谧以云驾 水经注秦始皇作离宫于渭水南北以象丨丨 法苑珠林尔时天子赞叹佛已绕佛三帀还诣丨丨 云笈七籖老君至开贤刼之时托生槫桑太常玉帝丨丨以法授槫桑大帝 梁简文帝祭灰人文当令金光小史侍使玉童奏云师于执法力水伯于丨丨锧星诛于电女贯索囚于雷公 又相宫寺碑雪山忍辱之草丨丨陁树之花 顔延之又释何衡阳书丨丨华乐焉赏而上升地狱幽苦奚罚而沦陷 王僧孺懴悔礼佛文腾神净国纵驾丨丨 又歴代名画记丨丨寺三门吴画除灾患变板上二菩萨张僧繇画 明一统志丨丨寺在顺天府丰润县治西金大定末建 徐陵齐国宋司徒寺碑丨丨蹇产犹倾四大之风魔殿崔嵬终惧三灾之火又长干寺众食碑亦有三心未灭七反余生应防丨丨就赍龙海 孟浩然陪张丞相祠紫盖山途经玉泉寺诗丨丨上兜率沙界豁迷明 岑参登嘉州凌云寺诗胜槩无端倪丨丨可淹留 卢纶栖岩寺隋文帝马脑盏歌丨丨寳噐隋朝物鏁在金圅比金骨 方干题睦州乌龙山禅居诗曙后月华犹冷湿自知坐卧逼丨丨又明一统志丨丨井在漳州府城西西湖丨丨院泉极甘美】
  天室【史记周本纪王曰定天保依丨丨 又粤詹雒伊毋逺丨丨营周居于雒邑而后去 宋之问少陵寺应制诗绀宇横丨丨回銮指帝休】
  天堂【宋书天竺迦毘黎国传叙地狱则民惧其罪敷丨丨则物欢其福 又要丨丨以就善曷若服义而蹈道惧地狱以敕身孰与从理以端心 唐书髙宗则天皇后武氏传度明堂后为丨丨鸿丽严奥 萤雪丛説人言丨丨髙而在上地狱幽而在下疑其势之相辽絶也据某所见大有不同为善即丨丨为恶即地狱丨丨地狱不在乎他而在乎一念之间不可有毫髪差云笈七籖五毒絶于沈没解结生于丨丨 元稹人道短诗老君留得五千字子孙万万称圣唐諡作?元帝魂魄坐丨丨】
  天阃【汉书?雄传甘泉赋丨丨决兮地垠开八荒协兮万国谐 李白明堂赋若嵬若业似丨丨地门之开阖 陈樵月庭赋抉丨丨以西流磔地垠而东适】
  天邸【阎随侯西岳望幸赋去舂陵之丨丨望台骀之星陌】
  天舍【黄庭内景经隠藏羽盖看丨丨朝拜太阳乐相呼又吴语昔者楚人为不道不承共王事以逺我一二兄弟之国吾先君阖庐不贳不忍被甲带剑挺铍搢锋以与楚昭王毒逐于中原柏举丨丨其衷楚师败绩王去其国遂至于郢】
  天坛【宋书礼志光武建武中不立北郊故后地之祗常配食丨丨 齐书礼志徐邈谓配之为言必有神主郊为丨丨则堂非文庙史记云赵绾王臧欲立明堂于时亦未有郊配汉又祀汾隂五畤即是五帝之祭亦未有郊配 又元史王义傅歳己亥金将李伯祥据赵州穆呼哩遣义捣其城防天大风雨义帅壮士挟长梯疾趋夜四鼓四面齐登杀守埤者城中乱伯祥挺身走丨丨寨一州遂定 又明一统志丨丨山在懐庆府济源县西一百二十里王屋山北山峯突兀其东曰日精西曰月华絶顶有石坛名清虚小有洞天旦夕有五色影夜有仙灯即唐司马承祯得道之所 又丨丨山在河南府永寜县西四十五里一名坛屋山 又丨丨山在平凉府城北五里亦名卧虎上有朝元宫 又丨丨山在平阳府浮山县东尧山南三里上有石坛三级避暑録话晁任道自天台来以石桥藤杖二为赠自言亲取于悬崖间柔韧而轻坚如束筋余往自许昌归得丨丨藤杖数十外圆实与此不类而中相若 韩愈髙君仙砚铭序儒生髙常与余下丨丨中路获砚石似马蹄状外棱孤耸内发墨色幽竒天然疑神仙遗物寳而用之请余铭底 王起登丨丨山望海日初出赋望莫逺乎日域登莫峻乎丨丨 栁喜日浴咸池赋映龙川之华动照丨丨而秀发 李颀与诸公游济渎泛舟诗马知松峯外又有丨丨东 杜甫昔游诗王乔下丨丨微月映皓鹤 岑参自潘陵尖还少室居止秋月凭眺诗昨诣山僧期上到丨丨东 李益登丨丨诗朝游碧峯三十六夜上丨丨月邉宿 又长社窦明府宅夜送王屋道士常究子诗丨丨临月近洞水出山长 刘禹?奉送家兄归王屋山隠居诗洛阳丨丨上依稀似玉京 又客有为余尽登丨丨遇雨之状因以赋之诗清晨登丨丨半路逢隂晦 元稹丨丨上境诗万里洞中朝玉帝九光霞外宿丨丨 王建赠王屋道士赴诏诗玉皇符诏下丨丨玳瑁头簪白角冠 曹唐小游仙诗焚香独自上丨丨桂树风吹玉简寒 又三年冬大礼诗太一丨丨降紫君属车龙鹤夜成羣 陆游系舟诗手扶万里丨丨杖夜过前邨禹防桥 李俊民上九里谷诗丨丨咫尺若有待顾我不往慙食言】天台【明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