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五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天地门五
  天
  天道【易谦彖丨丨下济而光明 又丨丨亏盈而益谦又临彖大亨以正丨之丨也 又系辞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丨丨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他也三才之道也 又是以明于丨之丨而察于民之故是兴神物以前民用 又说卦传立丨之丨曰隂与阳 又讼卦象天与水违行疏丨丨西转水流东注是天与水相违而行 又咸亨取女吉疏先儒以易之旧题分自此以上三十卦为上经已下三十四卦为下经序卦至此又别起端首先儒皆以上经明丨丨下经明人事然韩康伯注序卦破此义云夫易六画成卦三才必备错综天人以效变化岂有丨丨人事分于上下哉案上经之内明饮食必有讼讼必有众起是兼于人事不专丨丨既不专丨丨则下经不专人事理则然矣但孔子序卦不以咸系离系辞云二篇之策则是六十四卦旧分上下乾坤象天地咸恒明夫妇乾坤乃造化之本夫妇实人伦之原因而拟之何为不可 书大禹谟满招损谦受益时乃丨丨 又汤诰丨丨福善祸淫 又说命明王奉若丨丨建邦设都礼记月令孟春之月毋变丨之丨注以隂政犯阳又礼器丨丨至教疏丨丨至教者谓天垂日月以示人】
  【以至徳为之教 又中庸诚者丨之丨也 又祭义祭不欲数数则烦烦则不敬祭不欲疏疏则怠怠则忘是故君子合诸丨丨春禘秋尝 又哀公问敢问君子何贵乎丨丨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东西相从而】
  【不已也是丨丨也不闭其乆是丨丨也无为而物成是丨丨也已成而明是丨丨也注是丨丨也者言人君法之当如是也 论语夫子之言性与丨丨不可得而闻也 左传君人执信臣人执共忠信笃敬上下同之丨之丨也 又晋侯问于士弱曰吾闻之宋灾于是乎知有丨丨何故对曰古之火正或食于心或食于咮以出内火是故咮为鹑火心为大火陶唐氏之火正阏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纪时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商人阅其祸败之衅必始于火是以日知其有丨丨也 又宋卫陈郑皆火禆灶曰不用吾言郑又将火郑人请用之子产曰丨丨逺人道迩非所及也何以知之灶焉知丨丨是亦多言矣岂不或信遂不与亦不复火 公羊传王者起所以必改质文者为乗衰乱救人之失也丨丨本下亲亲而质省地道敬上尊尊而文烦故王者始起先本丨丨以治天下质而亲亲及其衰敝其失也亲亲而不尊故后王起法地道以治天下文而尊尊及其衰敝其失也尊尊而不亲故复反之于质也 周语鲁成公见言及晋难及郤犨之谮单子曰君何患焉晋将有乱其君与三郤其当之乎鲁侯曰敢问丨丨乎抑人故也对曰吾非瞽史焉知丨丨吾见晋君之容而听三郤之语矣殆必祸者也 越语丨丨盈而不溢盛而不骄劳而不矜其功 又凡陈之道设右以为牝益左以为牡蚤宴无失必顺丨丨周旋无究 史记封禅书天子刻玉印曰丨丨将军使使衣羽衣夜立白茅上五利将军亦衣羽衣立白茅上受印以视不臣也而佩丨丨者且为天子道天神也 又伯夷传丨丨无亲常与善人 又滑稽传丨丨恢恢岂不大哉谈言微中亦可以觧纷 汉书董仲舒传丨丨之大者在隂阳 又杜钦传臣闻丨丨贵信地道贵贞不信不贞万物不生 后汉书质帝纪尧命四子以钦丨丨 又律厯志丨丨参差不齐必有余余又有长短不可以等齐治厯者方以七十六岁断之则余分稍长稍得一日 又丨丨精微度数难定术法多端歴纪非一 吴志吴范传范言岁在甲午刘备当得益州后吕岱从蜀还遇之白帝说备部众离落死亡且半事必不克权以难范范曰臣所言者丨丨也而岱所见者人事耳备卒得蜀 晋书天文志文昌六星在北斗魁前天之六府也主集计丨丨又张华传少子韪以中台星坼劝华逊位华不从曰丨丨?逺惟徳以应之耳不如静以待之以俟天命 又郭璞传初庾翼幼时尝令璞筮公家及身卦成曰建元之末丘山倾长顺之初子凋零及康帝即位将改元为建元或谓庾氷曰子忘郭生之言邪丘山上名此号不宜用氷抚心叹恨及何充改元为永和庾翼叹曰丨丨精微乃当如是长顺者永和也吾庸得免乎其年翼卒又邓攸传攸弃子之后卒以无嗣时人义而哀之为之语曰丨丨无知使邓伯道无儿 宋书乐志从丨丨】
  【握神契 齐书宗测传少静退不乐人间叹曰家贫亲老不择官而仕先哲以为美谈余窃有惑诚不能潜感地金防致江鲤但当用丨丨分地利孰能食人厚禄忧人重事乎 南史王琳传琳兵东下陈遣太尉侯瑱司空侯安都等拒之瑱等以琳军方盛引军入芜湖避之时西南风至急琳谓得丨丨将直取扬州瑱等徐出芜湖蹑其后比及兵交西南风翻为瑱用 元史厯志丨丨运行如环无端治厯者必就隂消阳息之际以为立法之始 庄子丨丨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帝道运而无所积故天下归圣道运而无所积故海内服 淮南子欲知丨丨察其数欲知地道物其树欲知人道从其欲 又太一之精通于丨丨天道?黙无容无则大不可极深不可测尚与人化知不能得 又丨丨曰圆地道曰方方者主幽圆者主明 中说子宴賔无贰馔果菜非其时不食曰非丨丨也非其土不食曰非地道也博物志丨丨尚左日月西移地道尚右水潦东流顔氏家训能走者夺其翼善飞者减其指有角者无上齿丰后者无前足盖丨丨不使物有兼焉也 黄庭内景经七元英华开命门通利丨丨存元根 黄庭外景经伏于志门候丨丨近在子身还自守 宅经福徳之方勤依丨丨天徳月徳生气到其位即修令清洁阔厚即一家获安荣华富贵 李康运命论赏罚悬于丨丨吉凶灼乎鬼神 司马相如上林赋朕以览听余闲无事弃日顺丨丨以杀伐时休息于此 成公绥天地赋囘动纠纷而干干丨丨不息而自彊 江淹恨赋人生到此丨丨宁论 庾信伤心赋丨丨斯慈人伦此爱赵蕃众星环北极赋丨丨恒象人事或遵 薛稷奉和送金城公主适西蕃应制诗丨丨宁殊俗慈仁乃戢兵元稹人道短诗古道丨丨长人道短我道丨丨短人道长 杜荀鹤辞郑员外入闗诗长把行藏信丨丨不】
  【知丨丨竟如何 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