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六十二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居处门六
  城
  城门【孟子丨丨之轨两马之力与 史记仲尼弟子传孔悝作乱子路在外闻之而驰往遇子羔出卫丨丨谓子路曰岀公去矣而门已闭子可还矣母空受其祸子路曰食其食者不避其难子羔卒去有使者入城丨丨开子路随而入 呉志陆逊传潜遣将军周峻张梁等击江夏新市安陆石阳石阳市盛峻等奄至人皆捐物入成丨丨噎不得开敌乃自斫杀已民然后得阖晋书杜预传石鉴复奏预擅饰丨丨官舍稽乏军兴遣御史槛车征诣廷尉以预尚主在八议以侯赎论宋书符瑞志光武又梦乘龙登天乃即位都洛阳营宫阙有门材自至是时琅邪开阳县丨丨一夕无故自亡检所得材即是也遂名其门曰开阳门 南史梁临川王宏传洛口军溃宏与数骑逃亡乗小船济江夜至白石垒欵丨丨求入临汝侯谓曰百万之师一朝奔溃国之存亡未可知也恐奸人乗间为变丨丨不可夜开宏无辞以对乃缒食馈之 又杜慧庆传为政纤密有如居家由是威惠霑洽奸盗不起乃至丨丨不夜闭道不拾遗 淮南子夫醉者俛入丨丨以为七尺之关也超江淮以为寻常之沟也酒浊其神也 中华古今注城者盛也所以盛受人物也丨丨皆筑土为之累土曰台故亦谓之台门也】
  城楼【后汉书邓禹传光武舍丨丨上披舆地图指示禹曰天下郡国如是今始乃得其一子前言以吾虑】
  【天下不足定何也禹曰方今海内殽乱人思明君犹赤子之慕慈母古之兴者在徳薄厚不以大小光武悦魏志文徳郭皇后传帝东征后留许昌永始台时霖雨百余日丨丨多壊有司奏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者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逺吾幸未有是患而便移止奈何羣臣莫敢复言 魏书司马悦传关南之民多懐两望悦令西关统军诸灵鳯掩击败之尽燔其丨丨储积擒蓟沛及其辅国将军军主刘灵秀 黄庭外景经蔽以紫宫丹丨丨注金丨玉丨丹黄为郭 杜甫放船诗已泊丨丨底何曽夜色防 韩翃同题仙逰观诗仙台初见五丨丨风物凄凄宿雨收 元稹生春诗见宫树下 白居易寄防之诗驿路縁云际丨丨枕水湄 欧阳詹和严长官秋日登太原龙兴寺阁野望诗百丈化丨丨君登最上头 刘禹锡途次华州陪钱大夫登城北楼春望诗丨丨四望出风尘见尽关西渭北春 罗隐上江州陈员外诗寒江九?转丨丨东下钟陵第一州】
  城阙【诗佻兮逹兮在丨丨兮 宋书文帝纪臣等忝荷朝列豫充将命复集休明之运再覩太平之业行台至止瞻望丨丨不胜喜悦 又乐志携童幼升崇峦南望丨丨鬰槃桓 魏书于栗防传洛阳虽歴代所都乆为边裔丨丨萧条野无烟火栗防刋辟榛荒劳来安集徳刑旣设甚得百姓之心 法书要録唐张懐瓘文字论丨丨朝仪人之文也 梁元帝钟山飞流寺碑同符上陇望长安之丨丨有类偃师瞻洛阳之台殿 庾信齐王宪神道碑耸动廊庙光华丨丨 又鉏麑见赵盾赞惆怅贤臣顾瞻丨丨利劒不抽青槐先絶 刘铄秋歌凝烟泛丨丨凄风入轩房 王勃杜少府之任蜀州诗丨丨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杨炯和辅先入昊天观星占诗邑居环若水丨丨抵新丰 李恒和登慈恩寺浮图应制诗河山天外出丨丨树中分 李乂登骊山髙顶应制诗丨丨雾中近关河云外连 杨谏长孙十一东山春夜见赠诗故人谢丨丨挥手碧云期 杜甫野老诗王师未报收东郡丨丨秋生画角哀 韦应物澧上与幼遐月夜登西冈玩花诗置酒临髙隅佳人自丨丨 戴叔伦客夜与故人偶集诗天秋月又满丨丨夜千重 刘禹锡伤秦姝行从郎镇南别丨丨楼船理曲潇湘月 元好问过晋阳故城书事诗中原北门形势雄想见丨丨云烟中】
  城阁【宋书诃罗单国传以正法寳梵行众僧庄严国土人民炽盛安稳快乐丨丨髙峻如干佗山众多勇士守防此城楼阁庄严道巷平正着种种衣犹如天服于一切国为最殊胜吉】
  城寺【后汉书五行志顺帝建康元年正月凉州都郡六地震从去年九月以来至四月凡百八十日震山谷坼裂坏败丨丨伤害人物宋书张茂度传见廨宇下】
  城闉【魏书崔光传诚宜逺开阙里清彼孔堂而使近在丨丨面接宫庙旧校为墟子衿永替岂所谓建国君民敎学为先京邑翼翼四方是则也 卢藏用和立春逰苑迎春应制诗天逰龙辇驻丨丨上苑迟光晚更新 李峤送骆奉礼从军诗希君勒石返歌舞入丨丨李嘉祐九日诗孤楼闻夕磬塘路向丨丨 韦应物送宣州周录事诗英豪若云集饯别塞丨丨】
  城屋【史记大宛传大夏在大宛西南二千余里妫水南其俗土著有丨丨与大宛同俗】
  城宅【陆云諌呉王起西园第宜遵节俭啓清河王昔起墓宅未及极伟时手诏追述先帝节俭之敎恳切之防形于四海清河王毁壊丨丨以奉诏命海内听望咸用欣然】
  城扉【梁简文帝答湘东王上王羲之书似望丨丨如瞻星石】
  城栅【魏志辰韩传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丨丨其言语不与马韩同 又夫余传国之耆老自説古之亡人作丨丨皆员有似牢狱 魏书卢昶传自夏以来贯甲不歇从六里以北丨丨相连役使兵人便已疲殆若大众临之必可擒捷 陶?景肘后百一方序见禁闱下】
  城局【宋书百官志宋髙祖为谘议叅军无定员今诸曹则有录事记室户曹仓曹中直兵外兵骑兵长流贼曹刑狱贼曹丨丨贼曹法曹田曹水曹铠曹车曹士曹集右户墨曹凡十八曹叅军参军不署曹者无定员】城?【五代史扬行宻世家行密欲走海陵袁袭曰海陵难守而庐州丨丨完实可为后图】
  城壁【五代史南唐世家温闻升理升州有善政往视之见其府库充实丨丨修整乃徙治之而迁昪润州刺史 元史六十八传十一年诸军南征渡江明年加宣武将军宋常州守臣姚訔坚守不下六十八发炮摧其丨丨以纳诸军 白居易城盐州诗如今边将非无防心笑韩公筑丨丨】
  城基【刘禹锡晚歳登武陵城诗丨丨歴汉魏江源自賨巴】
  城府【后汉书厐公传居岘山之南未尝入丨丨 晋书愍帝纪论干寳有言曰昔髙祖宣皇帝性深阻有若丨丨而能寛绰以容纳行任数以御物而知人善采防故贤愚咸懐大小毕力 又皇甫方回传避乱荆州闭户闲居未尝入丨丨 宋书文帝纪八月癸卯揭阳赭贼攻建安郡燔烧丨丨 又长沙王义欣传于时土境荒毁人民雕散城郭颓败盗贼公行义欣纲维缉补随宜经理刼盗所经立讨诛之制境内畏服道不拾遗丨丨库藏并皆完实遂为盛藩疆镇 北史令狐整传丰州旧不居民中赋役参集劳逸不均整请移居武当奬励抚导迁者如归旬月之间丨丨周备 宋史傅尧俞传尧俞厚重寡言遇人不设丨丨人自不忍欺 南中志其俗征巫鬼好诅盟诸葛亮乃为作图谱先画天地日月君长丨丨次画神龙及牛马羊后画部主吏乗马幡葢巡行安防 张衡天象赋望南门之峻关觌库楼之丨丨 杜甫伏枕书懐诗丨丨开清旭松筠起碧浔 又酬严公寄题野亭诗枉沐旌麾出丨丨草茅无径欲教锄 又哭韦大夫之晋诗丨丨深朱夏江湖眇霁天 孙觌徙寓妙觉佛舍胥乂民襆被相过赋夜坐诗吾人有竒操空洞见丨丨】
  城邑【史记淮隂侯传今大王诚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诛以天下丨丨封功臣何所不服以义兵从思东归之士何所不散 又安息传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蒲陶酒丨丨如大宛 汉书鼂错传陛下幸忧边境遣将吏发卒防治塞甚大惠也然令逺方之卒守塞一嵗而更不知胡人之能不如选常居者家室田作且防备之防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