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一百十二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数目门三十五
  只
  只日【宋史真宗纪天禧四年十一月辛未诏自今羣臣五日于长春殿起居余丨丨视朝于承明殿 又仁宗纪景祐元年九月壬辰百官请丨丨御前殿如先帝故事诏可 又礼志哲宗卽位太皇太后权同听政三省枢宻院按仪注未释服以前遇丨丨皇帝御迎阳门日参官并赴起居依例奏事每五日遇丨丨于迎阳门垂帘皇帝坐于帘内之北 又张洎传见防日下又宋庠传庠为相儒雅练习故事自执政遇事辄分别是非尝从容论及唐入阁仪庠退而上奏曰入阁乃有唐丨丨于紫宸殿受常朝之仪也 又夏国传其人能寒署饥渇出战率用丨丨避晦日赍粮不过一旬 白居易宿西林寺早赴东林满上人之防因寄崔二十二员外诗见防林下 又吴七郎中山人待制班中偶赠絶句金马东门丨丨开汉庭待诏重仙才】只屿【贡师泰海诗丨丨山前放大洋雾气昏昏海上黄】
  只手【吴莱泰山髙寄陈彦正一心不顾死丨丨捩长烟】
  只眼【元史河渠志先是嵗庚寅河南北童謡云石人一丨丨挑动黄河天下反及鲁治河果于黄陵冈得石人一眼而汝颍之妖宼乗时而起 王绩碁诗见防阙下】
  只身【真山民渡江之越宿萧山县诗丨丨千里客孤枕一灯秋】
  只箸【吴志赵达传达尝过知故知故谓仓卒无酒又无嘉肴如何达乃取盘中丨丨再三纵横之乃言卿东壁下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脯三斤何以言无】
  只履【五灯防元初祖菩提达摩大师魏庄帝永安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葬熊耳山起塔于定林寺后三嵗魏宋云奉使西域回遇祖于葱岭见手防丨丨翩翩独逝云问师何徃祖曰西天去云归具说其事及门人啓圹唯空棺一丨革丨存焉举朝为惊叹 牟融送僧诗烟水浮杯渡云山丨丨行 王镕哭赵州和尚诗丨丨乍来留化迹五天何处又逄归 苏轼书黁公诗后诗皆云似达摩丨丨还西竺 张宪送海一沤诗瀴溟此日浮杯去葱岭何年丨丨还】
  只绮【沈约谢宫赐绢绮烛啓制为美服丨丨易俦】
  只轮【公羊传秦伯将袭郑百里子与蹇叔子谏曰千里而袭人未有不亡者也秦伯怒曰若尔之年者?上之木拱矣尔曷知师出百里子与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子揖师而行百里子与蹇叔子从其子而哭之?髙者郑商也遇之殽矫以郑伯之命而犒师焉或曰往矣或曰反矣然而晋人与姜戎要之殽而击之匹马丨丨无反者 宋书谢晦传悲人道词齐轻舟于江曲殄锐敌其皆湮勒陆徒于白水宼无反于丨丨 北史齐髙祖纪王若守诚不贰晏然居北在此虽有百万之众终无图彼之心王脱信邪弃义举旂南指纵无四马丨丨犹欲奋空拳而争死 唐书程元振传自十月朔召诸道兵尽四十日无丨丨入闗者此四方叛陛下也隋遗録帝离都旬日幸宋何妥所进车车前丨丨髙广疎钉为刃后丨丨庳下以柔榆为之使滑劲不滞使牛御焉 江总赋得三五明月满诗丨丨非戏反团扇少歌声 李益塞下曲莫遣丨丨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 苏轼画车诗何人画此丨丨车便是当年欹器圗】
  只马【唐书萧昕传大歴中持节吊囘纥囘纥恃功廷让昕曰乃中国乱非我无以平奈何市马不时归我直众失色昕徐曰国家龛定宼难功虽丝毫不遗赏况邻国乎仆固懐恩我之叛臣尔与连祸又引吐蕃暴我郊甸天舍其衷吐蕃败北囘纥悔惧叩颡乞和非天子防旧功则丨丨不得出塞下孰为失信者囘纥大慙】只骑【徐陵为防军长史王质移文孤旌不反丨丨无还】
  只牛【辽史萧韩家奴传见单毂下】
  只凤【薛士隆坊情赋嗟物之各有偶兮怨丨丨之无凰邓铿月夜闺中诗开闱伤丨丨吹灯惜落花】只劒【汪莘前月赋臣为布衣丨丨孤琴出游四方归憩家林】
  只鹭【杨万里晨炊玉田闻莺观鹭诗清溪欲下影先翻丨丨还将防鹭看】
  只鹅【南史何逺传太守王彬廵属县诸皆盛供帐以待焉至武康逺独设糗水而已彬去逺送至境进斗酒丨丨而别彬戏曰乡礼有过陆纳将不为古人所笑乎】
  只鸡【魏志武帝纪遣使以太牢祀桥元注褒赏令载公祀文曰承从定誓约之言殂逝之后路有经由不以斗酒丨丨过相话酧车过三歩肠痛勿怪 北史齐阳州公永乐传罢豫州家产不立神武问其故对曰裴监为长史辛公正为别驾受王委寄斗酒丨丨不敢入梁简文帝征君何子哲先生墓志铭桥曰丨丨徐称酧素 周昙淳于髠诗穰穣何祷手何赍一呷村浆与丨丨 苏轼纵笔诗明日东家当祭灶丨丨斗酒定膰吾 黄庭坚歳晩书事诗见一迳下 范成大奠唐少梁晋仲兄弟墓下诗见防鲤下】
  只物【梅尧臣目昏诗窥惊丨丨防书辄下笔误】
  只事【宋书律志序见八书下】
  只字【元史欧阳元传海内名山大川释老之宫王公贵人墓隧之碑得元文辞以为荣片言丨丨流传人间咸知寳重文章道徳卓然名世羽仪斯文赞衞治具与有功焉 陆机谢平原内史表与弟云及散骑侍郎袁瑜中书侍郎冯熊尚书右丞崔基廷尉顾荣汝隂太守曹武思所以获免阴蒙避廻﨑岖自列片言丨丨不闗其间事踪笔迹皆可推防而一朝翻然更以为罪】
  只数【辽志见防数下】
  只弹【卢谌览古诗见防击下】
  只立【宋书陶潜传命子诗嗟余寡陋瞻望靡及顾慙华鬓负景丨丨 鲍照字谜诗干之一九丨丨无偶坤之二六宛然防宿】
  只影【王明清玉照新志丨丨自怜甘心谁亮香炉经卷早修清净之縁歌扇舞衫尚挂平康之籍 却扫编先公旧有小吏曰紫援自言周室之裔颇能诗尝有客舍诗曰丨丨寄空馆萧然饥鹤姿秋风北窗来问我归何时其佳句多此类先公屡欲友之未及而卒世谓诗能穷人此尤其甚者也 鲍照野鹤赋立孤蒲之寒渚托丨丨而为防 陈后主长相思词见防眉下 岑之敬乌栖曲乌藏日暗行人息空栖丨丨长相忆 杜牧寄逺诗丨丨随惊鴈单栖鏁画笼 徐照途中诗丨丨防阳外青山自郁盘 元好问贞燕诗杏园防宿复防飞海国争教丨丨归 杨维桢闻鴈篇楼头闻过鴈丨丨不成防】
  单
  单堠【顾瑛饯谢子兰诗前年去年兵蔽野丨丨防堠人举烽】
  单流【水经注漠水东南合洛汉水又东南迳上禄县故城西脩源濬导引北溪南总两川丨丨纳汉】单宦【吴志陆逊传注羁旅丨丨顿居羣士之右】
  单将【宋书后废帝纪昱渐自放恣太妃不复能禁丨丨左右弃部位或十里二十里或入市里或徃营署日暮乃归 齐书晋安王子懋传隆昌元年迁子懋为都督江州刺史留西楚部曲助镇防阳丨丨白直侠毂自随 北史陈建传太武讨山胡白龙轻之丨丨骑数十每自登山白龙伏壮士出不意帝坠马几至不测】单师【唐书江夏郡王道宗传贼闻兵且至走嶂山数千里诸将欲止独道宗请追靖曰善君集未从道宗以丨丨进去大军十日及之吐谷浑拒险殊死鬬道宗阴引千骑超山乗其后贼惊遂大溃】
  单使【陈书萧干传除贞威将军建安太守天嘉二年留异反陈寳应将助之又资周廸兵粮出宼临川因逼建安干丨丨临郡素无士卒力不能守乃弃郡以避唐书李轨传脩仁兄兴贵本在长安自表诣京州招轨帝曰轨据河西连吐谷浑突厥今兴兵讨击尚为难丨丨弄颊可下邪 又刘文静传突厥败髙君雅兵唐公被劾王遣文静寂共说曰公据嫌疑之地势不图全今部将败方以罪见收事急矣尚不为计乎晋阳兵精马彊宫库饶丰大事可举也今闗中空虚代王弱贤豪并兴未有适归愿公引兵西诛暴除乱乃受丨丨囚乎唐公私可 隋唐嘉话今上之诛韦氏沛兄渉为殿中监见杀并令诛沛沛将出就州正名时假在家闻之遽出曰朝廷初有大难同州京之佐辅奈何丨丨一至便害州将请以死守之于是劝令覆奏因送沛于狱曰正名若死使君可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