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一百三十三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方隅门二十一
  旁
  旁朝【公羊僖公七年夏小邾娄子来朝注至是所以进称爵者时附从霸者朝天子丨丨罢行进齐桓公白天子进之固因其得礼着其能以爵通疏今朝鲁而谓之丨丨者正以诸侯之法五年一朝天子但是常事故不书之欲对朝王为正朝故谓之丨丨】
  旁国【汉书冯奉世传莎车与丨丨共攻杀汉所置莎车王万年 南史扶南国传范蔓勇健有权畧以兵威攻伐丨丨咸服属之自号扶南大王 又师子国传天竺丨丨也其地和适无冬夏之异五谷随人种不须时节 北史西域传始琬等使还京师具言凡所经见及传闻丨丨云西域自汉武时五十余国后稍相并至太延中为十六国分其地为四域 唐书西域康传习旁行书善商贾好利丈夫年二十去丨丨利所在无不至】
  旁郡【汉书元帝纪关东郡国十一大水饥转丨丨钱谷以相救 唐书窦建徳传凌敬说建德曰今唐以重兵围东都守虎牢我若悉兵济河取懐州河阳以重将戍之然后鸣鼓建旗逾太行入上党传檄丨丨进壶口以骇蒲津收河东地此上策也 宋史河渠志绍兴三年十一月宰臣奏开修运河浅涩帝曰可发丨丨厢军壮城捍江之兵至于廪给之费则不当吝 又吕陶传张商英为御史请废永康军下丨丨议陶以为不可张耒寓陈杂诗故人在丨丨书信不能屡】
  旁州【唐书孙儒传秦宗权使弟宗衡争淮南以儒为副汴兵攻蔡宗权召之儒称疾不往宗衡督之即大防帐下酒酣斩宗衡并其众与刘建锋许德勲等盟有骑七千因畧定丨丨不淹旬兵数万】
  旁县【后汉书光武帝纪信都太守任光开门出迎世祖因发丨丨得四千人先击堂阳贳县皆降之 宋史洪遵传楚地旱丨丨振赡者虑不早施置失后先或得米而亡以炊或阖户莩借而廪不至遵简賔佐随逺近壮老以差赋给蠲租至十九 马光交趾献竒兽赋降轺车之使发丨丨之民除涂于林岭之隘引舟于江淮之濵旷时月而渉万里然后得入觐乎中宸 黄庭坚开壕行传闻又起丨丨夫凿教四面皆成水 陆游诗栁种来丨丨花开乞近邨】
  旁邑【史记孝武帝纪济北王以为天子且封禅乃上书献泰山及其丨丨天子受之更以他县偿之 宋史朱勔传父冲狡狯有智数家本贱微庸于人梗悍不驯抵罪鞭背去之丨丨乞贷遇异人得金及方书归设肆卖药病人服之辄效逺近辐凑家遂富】
  旁乡【史记龟策传邦福重宝闻于丨丨】
  旁地【五代史附録幽州北七百里有榆关东临海并海东北有路狭仅通车其丨丨可耕植唐时置东西狭石渌畴米砖长?黄花紫蒙白狼等戍以扼契丹于此】
  旁径【晋书阮籍等传论通其丨丨必雕风俗召以效官居然尸素】
  旁境【宋史王举正传以资政殿学士尚书礼部侍郎知许州光化军叛卒转寇丨丨而州兵有谋起为应者举正潜捕首恶者斩之 又李衡传知溧阳县专以诚意化民盗猬起丨丨而溧阳靖晏自如】旁谷【史记韩长孺传单于穿塞将十余万骑入武州塞当是时汉伏兵车骑材官三十余万匿马邑丨丨中 宋史李孝基传阆中江水齧城几没郡吏多引避孝基率其下决水归丨丨城赖以全】
  旁洞【张祜游天台山诗丨丨窟神仙中岩宅龙虎】
  旁泽【唐书窦建德传隋右翊衞将军薛世雄督兵三万讨之屯河间七里井建德以劲兵伏丨丨中悉拔诸城僞遁】
  旁坎【陆龟蒙林屋洞诗中深剧苔井丨丨才药臼】
  旁边【宋史五行志熙宁四年二月辛巳京东自濮州至河北丨丨大风异常百姓惊恐 徐陵杂曲二八年时不忧度丨丨得宠谁相妬 刘言史山寺看樱桃花题僧壁诗老僧不语丨丨坐花发人来总不知 王建宫词行中第一争先舞博士丨丨亦被欺皮日休樵火诗丨丨暖白酒不觉瀑冰垂】
  旁侧【左传卿置侧室疏郑元云正室适子也正室是适子故知侧室是众子言其在适子之丨丨也 王棨芙蓉峰赋壁立茎直霞临彩鲜上下逦迤而九疑失翠丨丨参差而五岭迷烟 又仄同汉书鲍宣传陛下深内自责避正殿举直言求过失罢退外亲及丨丨素餐之人徴拜孔光为光禄大夫发觉孙宠息夫躬过恶免官遣就国众庶歙然莫不说喜】
  旁右【汉书五行志元狩元年五月乙巳晦日有食之在栁六度京房易传推以为是时日食从丨丨法曰君失臣明年丞相公孙?薨日食从旁左者亦君失臣从上者臣失君从下者君失民】
  旁左【汉书五行志见上】
  旁近【宋史李光传莫若预于诸隘屯兵积粟命将士各管地分调发丨丨乡兵协力守御 杨载吴山晚眺诗丨丨江湖天广大上连星斗地清寒】
  旁邻【魏书阎元明传母亡服终心丧积载每忌日悲恸丨丨昆弟雍和尊卑谐穆安贫乐道白首同归沈约贞女引贞女信无矫丨丨也见疑】
  旁家【宋史兵志环庆路永和砦丨丨一族计六标强人一千二百五十五壮马二百二为四十四队】旁室【宋史髙丽传金行成者累官至殿中丞治表乞放还行成自以筮仕朝廷不愿归本国又以父母垂老在海外旦暮思念恨禄不及令工圗其像置正寝与妻皮氏居丨丨晨夕定省上食未尝少懈】旁戸【宋史刘师道传川陜豪民多丨丨以小民役属者为佃客使之如奴隶家或数十户凡租调庸敛悉佃客承之时有言李顺之乱皆丨丨鸠集请释丨丨为三耆长迭主之畴歳劳则授以官诏师道使两川议其事师道以为迭使主领则争忿滋多署以名级又重增扰害廷奏非便卒罢之】
  旁舍【史记髙祖纪髙祖为亭长时尝告归之田吕后与两子居田中耨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餔之老父相吕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令相两子见孝惠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亦皆贵老父已去髙祖适从丨丨来吕后具言客有过相我子母皆大贵髙祖问曰未逺乃追及问老父老父曰乡者夫人婴儿皆似君君相贵不可言髙祖乃谢曰诚如父言不敢忘徳及髙祖贵遂不知老父处 唐书王?义传始贱时求丨丨?不与乃腾文言园有白兔县为集众捕逐畦蓏无遗内史李昭德曰昔闻苍鹰狱吏今见白兔御史 宋史邵亢传提防开封县镇公事比有纵火者一不获则主吏坐罪民或自燔其居以中吏亢请非延及丨丨者虽失捕得勿坐 杜甫夏日李公见访诗丨丨颇淳朴所愿亦易求 秦观田居诗孤榜傍横塘暄春起丨丨】旁省【傅綋杂曲此殿笑语长相共丨丨欢娱不复同】
  旁寺【宋史吴师礼传兄师仁笃学厉志不事科举丧亲庐墓下日倩丨丨僧造饭一鉢以充饥不复置庖爨及蓄僮仆】
  旁人【左传诗曰孝子不匮永钖尔类疏正义曰言孝子之至能延及丨丨 汉书萧育传后为茂陵令防课育第六而漆令郭舜殿见责问育为之请扶风怒曰君课第六裁自脱何暇欲为左右言注师古曰左右者言与同列在其左右若今言丨丨也 南史何防传尝行经朱雀门街有自车后盗防衣者见而不言丨丨禽盗与之防乃以衣施盗盗不敢受防令告有司盗惧乃受之 又郭原平传每行来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