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一百七十三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噐物门二十六
  锦
  锦绮【书禹贡见筐篚下 后汉书舆服志公主贵人妃以上嫁娶得服丨丨罗縠缯采十二色重緑袍又董卓?坞中珍藏有金二三万斤银八九万斤丨丨缋縠纨素竒翫积如丘山 南史梁武帝纪后宫职司贵妃以下六宫袆褕三翟之外皆衣不曳地傍无丨丨魏书韩显宗传在朝诸贵受禄不轻土木被丨丨僮妾厌梁肉而复厚赉屡加动以千计若分赐鳏寡赡济实多 北史裴矩传帝令都下大戏征四方竒伎异艺陈于端门街衣丨丨珥金翠者以十万数 唐书礼乐志吏部主客户部赞羣官客使就门外位刺史令贽其土之实丨丨缯布葛越皆五两为束锦以黄帊常贡之物皆篚 神仙传麻姑至蔡经举家见之衣有文彩又非丨丨光彩耀目不可名状 沈约尼浄秀行状絶粉黛之容弃丨丨之翫 陈子良上越国公杨素诗摅藻掞丨丨育徳润瑶琼 李峤纸诗云飞丨丨落花发缥红披 李端鲜于少府宅看花诗骤雨发芳香回风舒丨丨 白居易秋日游龙门醉中狂歌嵩峰余霞丨丨卷伊水细浪鳞甲生】
  锦绣【礼记深衣完且弗费善衣之次也注完且弗费可以若衣而易有也疏而易有者以白布为之不须黼黻丨丨之属是易有也 战国策见糟糠下 又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曰安有説人主不能出其金玉丨丨取卿相之尊者乎 史记李斯传所以餙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説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后】
  【可则是宛珠之簮傅玑之珥阿缟之衣丨丨之饰不进于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 汉书景帝纪后二年夏四月诏曰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丨丨纂组害女红者也农事伤则饥之本也女红害则寒之原也夫饥寒并至而能亡为非者寡矣 又王吉传自吉至崇世名清亷其自奉养极为鲜明而亡金银丨丨之物 又傅介子传见帐中下 又匃奴传见衣被下 后汉书和熹邓皇后纪御府尚方织室丨丨冰纨绮縠金银珠玉犀象瑇瑁雕镂翫弄之物皆絶不作又髙句骊传其公防衣服皆丨丨金银以自饰 魏志马韩传以璎珠为财寳或以缀衣为饰或以县颈垂耳不以金银丨丨为珍 宋书阮佃夫传妓女数十艺貌冠絶当时金玉丨丨之饰宫掖不逮也 魏书王宪传以宪元老特赐丨丨布帛緜防珍羞醴膳 宋史礼志见帷帟下 淮南子丨丨登庙贵文也圭璋在前尚质也 盐铁论善养者不必刍豢也善供服者不必丨丨也以己之所有尽事其亲孝之至也 急就萹丨丨缦防离云爵注丨织防为文也丨刺防为文也缦无文之帛也防谓刺也离云言为云气离合之状也爵孔爵也言织刺此象以成丨丨缯帛之文也 西京杂记司马相如为上林子虚赋其友人盛覧防牁名士常问以作赋相如曰合綦组以成文列丨丨而为质一经一纬一宫一商此赋之迹也赋家之心苞括宇宙总覧人物斯乃得之于内不可得而传 顔氏家训河北妇人织絍组紃之事黼黻丨丨罗绮之工大优于江东也 中説见绮罗下 张衡四愁诗美人赠我丨丨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崔湜奉和春日幸望春宫诗庭际花飞丨丨合枝间鸟啭管?同 孟浩然同张明府碧溪赠答诗绮筵铺丨丨妆牖闭藤萝 杜甫晴诗乆雨巫山暗新晴丨丨文 又晦日泛江就黄家亭子诗日晚烟花乱风生丨丨香 又清明诗秦城楼阁烟花里汉主山河丨丨中 又题终明府水楼诗见笙簧下 元稹献荥阳公诗驱驾雷霆走铺陈丨丨鲜 又纪懐赠李六户曹崔二十功曹诗见牋藤下 白居易和梦得答李侍郎诗看题丨丨报琼瑰俱是人天第一才 刘禹锡酬乐天诗珍重贺诗呈丨丨愿言归计并园庐 章碣春日经湖上友人别业诗天借烟霞装岛屿春铺丨丨作汀洲 施肩吾冬词丨丨堆中卧初起芙蓉面上粉犹残 蒯希逸和主司王起诗思感风雷宜变化诗裁丨丨借光辉 王铎登越王楼诗丨丨来仙境风光入帝京 罗隐七夕诗应倾谢女珠玑箧尽写檀郎丨丨篇罗邺春日偶题城南韦曲诗韦曲城南丨丨堆千金不惜买花栽 又明一统志丨丨溪在汝宁府城南刘敌诗丨丨溪邉春几许欲寻清浅翠芳菲 又丨丨谷在庐山三舂花开红紫匝地如丨丨然】
  锦防【后汉书陶谦传初同郡人笮融聚众数百往依于谦谦使督广陵下邳彭城运粮遂防三郡委输大起浮屠寺上累金盘下为重楼又堂阁周回可容三千许人作黄金涂像衣以丨丨每浴佛辄多设饮饭布席于路其有就食及观者且万余人 陈书髙祖纪密具袍数千及丨丨金银以为赏赐之具 南史邵陵王纶传遣人就市賖买丨丨丝布数百疋拟与左右职局防阁为绛彩内人帐幔百姓并关闭邸店不出 唐书李晟传贞元三年帝坐宣政殿引见晟备册礼进拜太尉中书令罢其兵诏晟乗辂谒太庙视事尚书省赐良马丨丨千计 又韦表防传拜中书舎人入见帝因劝躬听擥以示忧勤帝纳其言赐丨丨 宋史舆服志亲王宰相使相生日并赐衣五事丨丨百匹金花银器百两马二匹金涂银鞍勒一 荆楚岁时记八月十四日以丨丨为眼明囊递相餽遗 大业杂记龙舟引船人并名殿脚一千八十人并着杂丨丨妆袄子行纒鞋鞿等韩愈鬬鸡聨句头垂碎丹砂翼搨拖丨丨 王毂红蔷薇诗晚日春风夺眼明蜀机丨丨浑疑黦】
  锦丝【邺中记见椀囊下】
  锦縠【北史薛琡传丨丨虽轻不委之以学割瑚琏任重岂寄之以弱力】
  锦币【唐书浑瑊传建中中李希烈诈为瑊书若同乱者帝识其谍用不疑更赐良马丨丨 又崔郾传敬宗嗣位拜翰林侍讲学士旋进中书舎人谢曰陛下使臣侍讲歴半载不一问经义臣无功不足副厚恩帝慙曰朕少间当请益髙釴适在旁因言陛下乐善而无所咨询天下之人不知有向儒意帝重咎谢咸赐丨丨】锦缋【南史羊侃传见帷屏下来孔丛子丨丨纷华所服不过温体 蔡邕弹棊赋 若丨丨平若停水左思呉都赋简其华实则亄费丨丨 宋之问初至崖口诗丨丨织苔藓丹青画松石 又作绘文心雕龙视之则丨丨听之则丝簧】
  锦纨【韩愈司徒兼侍中中书令赠太尉许国公神道碑铭见绮缬下】
  锦帛【汉书江都易王非传遣人通越繇王闽侯遗防丨丨竒珍繇王闽侯亦遗建荃葛珠玑犀甲翠羽蝯熊竒兽 又匃奴传明年呼韩邪单于复入朝礼赐如初加衣百一十袭丨丨九十匹絮八千斤 后汉书班超?八年拜超为将兵长史假鼓吹幢麾以徐干为军司马别遣卫侯李邑防送乌孙使者赐大小昆弥以下丨丨 又侯覧?覧兄参为益州刺史民有丰富者辄诬以大逆皆诛灭之没入财物前后累亿计太尉杨乗奏参槛车徴于道自杀京兆尹袁逢于旅店阅参车三百余两皆金银丨丨珍翫不可胜数覧坐免 宋史髙继冲传献金银器丨丨寳?弓劒绣旗帜象牙玉鞍勒等赐赉甚厚 李颀谒张果老先生诗见车徒下】锦罽【后汉书马韩?不贵金寳丨丨不知骑乗牛马魏志夫余?见缯绣下 南史梁武陵王纪?既东下黄金一斤为饼百饼为簉至有百簉银五倍之其他丨丨缯采称是 又长沙王子藻传邓元起之在蜀也崇于聚敛财货山积金玉珍帛为一室名曰内藏绮縠丨丨为一室号曰外府藻以外府赐将帅内藏归王府不有私焉 又侯景?以太府卿韦黯守西土山左卫将军栁津守东土山山起芙蓉层楼髙四丈饰以丨丨捍以乌笙 北史王思政?周文帝曾在同州与郡公宴集出丨丨及杂绫绢数千段令诸捋摴蒱取之又裴矩传帝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