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骈字类编

  《御定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清沈宗敬等奉敕编辑,清雍正六年(1728年)内府刻本。版框17.4cm×11.9cm。是书为专门性类书。《骈字类编》全书以单字为字头,不列音训,与《佩文韵府》有很大差别。《骈字类编》所收都是“骈语”,单字一千二百多个,典故有十多万个。骈语即双音词或双音词组,把首字相同的词语排列在一起,即是齐首字。《佩文韵府》则为齐尾字。单字按“字义”分类,共分天地、时令、山水、居处、珍宝、数目、方隅、采邑、器物、草木、鸟兽、虫鱼、人事等十三门。有些门下又细分小类。但《骈字类编》按事物门类部居骈字,不便查询索引。“骈字”,包括联绵字。本书仅限于收录骈字中的“雅训”之词,以词头字义归类排比,故名。是书词汇丰富,体例精密,便于检索文词典故。

  《御定骈字类编》康熙五十八年圣祖仁皇帝敕撰,雍正四年告成,世宗宪皇帝制序颁行。谨案唐以来隶事之书,以韵为纲者,自颜真卿《韵海镜源》而下,所采诸书,皆齐句尾之一字,而不齐句首之一字。惟林宝《元和姓纂》、邓椿《古今姓氏书辨证》、《元人排韵事类氏族大全》以四声二百六部分隶诸姓,於覆姓齐其首一字,使以类从。然皆书中之变例,非书中之通例也。凌迪知《万姓统谱》,随姓列名,体例略如《韵府》,然亦以首一字排比其人,非《记事纂言》之比也。我圣祖仁皇帝天裁独运,始创造是编。俾与《佩文韵府》一齐尾字,一齐首字,互为经纬,相辅而行。凡分十有二门,曰天地,曰时令,曰山水,曰居处,曰珍宝,曰数目,曰方隅,曰采色,曰器物,曰草木,曰鸟兽,曰虫鱼。又补遗一门曰人事。所隶标首之字凡一千六百有四,每条所引以经史子集为次,与《佩文韵府》同。而引书必著其篇名,引诗文必著其原题。或一题而数首者,必著其为第几首,体例更为精密。学者据是两编以考索旧文,随举一字,应手可检。较他类书门目纷繁,每考一事,往往可彼可此,猝不得其部分者,其披寻之难易,固迥不侔矣。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骈字类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骈字类编卷二百十四

国学作者:清·沈宗敬等   国学书目:御定骈字类编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鸟兽门十一
  狐
  狐狸【书禹贡见熊罴下 诗一之日于貉取彼丨丨为公子裘 左传见豺狼下 公羊西狩获麟疏始皇殄六国项羽笼括天下皆非受命之帝但为刘氏驱其丨丨除其豺狼而已耳 周礼囿人牧百兽注见鳬鹤下 捜神记董仲舒下帷讲诵有客来诣舒知其非常客又云欲雨舒戏之曰巢居知风穴居知雨卿非丨丨即是鼷鼠客遂化为老狸 又燕昭王墓前有一斑狐积年能为变幻乃变作一书生持刺谒华华见其总角风流洁白如玉举动容止顾盼生姿雅重之于是论及文章辨校声实华未尝闻比复商略三史探赜百家谈老庄之奥区披风雅之絶旨包十圣贯三才箴八儒擿五礼华无不应声屈滞乃叹曰天下岂有此年少若非鬼魅则是丨丨 皇甫松大隠赋见麏麖下 王粲七哀诗丨丨驰赴穴飞鸟翔故林 潘尼迎大驾诗丨丨夹两辕豺狼当路立 杜甫送郭中丞兼太仆卿充陇右节度使诗废邑丨丨语空邨虎豹争 元稹连昌宫词自从此后还闭门夜夜丨丨上门屋】
  狐首【礼记内则丨去丨 储泳祛疑说曩者先君卜地日者一以丙午中鍼为是一以子午正鍼为是主丙午中鍼者曰丨丨古书专明此事所谓自子至丙东南司阳自午至壬西北司阴壬子丙午天地之中继之曰针虽指南本实恋北其说盖有所本矣】
  狐目【齐民要术见狸脑下】
  狐腋【掖同史记商君传赵良曰千羊之皮不如一丨之丨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新序简子曰昔者吾友周舍有言曰百羊之皮不如一丨之丨众人之唯唯不如周舎之谔谔 元稹代曲江老人诗见鹿下 韩翃送客归广平诗晚林丨丨暖春雪马毛寒苏轼送程之邵佥判赴阙诗从来一丨丨或出五羖皮】
  狐涎【范成大诗幻尘久已破丨丨身世谁能料防肝】
  狐胆【本草丨丨丸治邪疟发作无时 续传信方丨丨主治人卒暴亡即取雄丨丨温水研灌入喉即活移时无及矣】
  狐心【太平御览人有善射而髙于顾子顾子曰子之射不若我之弹子之所射射貍之皮我之所弹弹丨之丨】
  狐肠【本草牛病疫疾恭曰丨丨烧灰水灌之胜獭也】
  狐肉【本草丨丨羹治惊病恍惚语言错谬歌笑无度及五脏积冷蛊毒寒热诸病】
  狐尾【易未济彖辞见狐济下 吕氏春秋禹年三十未娶行涂山有白丨九丨而造于禹涂山人歌曰绥绥白丨九丨厐厐成子家室我都攸昌于是娶涂山女竹书纪年帝杼征于东海及三夀得一丨九丨 汲冡周书成王时青丘献丨九丨 春秋运斗枢机星得则丨九丨 山海经青丘之国有丨九丨徳至乃来又武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黑丨蓬丨 晋録咸寜二年有白丨七丨见汝南 洛阳伽蓝记后魏有挽歌者孙岩娶妻三年妻不脱衣而卧岩私怪之伺其睡阴解其衣有尾长三尺似丨丨岩惧而出之妻临去将刀截岩髪而走邻人逐之变为一狐追之不得其后京邑被截髪者一百三十人初变为妇人衣服净庄行于道路人见而悦之近者被截髪当时妇人着防衣者指为狐魅 酉阳杂俎术中有天狐别行法言天丨九丨金色役于日月宫有符有醮日可洞达阴阳 又丨夜击丨火出将为怪必戴髑髅不坠则化为人】狐爪【本草主治八媚药嘉谟曰取法小口瓶盛肉置狐常行处丨丨不得徘徊于上涎入瓶中乃收之也】狐白【礼记玉藻君衣丨丨裘锦衣以杨之 又士不衣丨丨 史记孟尝君传秦昭王囚孟尝君谋欲杀之孟尝君使人抵昭王幸姬求解幸姬曰妾愿得君丨丨裘此时孟尝君有一丨丨裘直千金天下无双入秦献之昭王更无他裘孟尝君患之徧问客莫能对最下坐有能为狗盗者曰臣能得丨丨裘乃夜为狗以入秦宫藏中取所献丨丨裘至以献秦王幸姬幸姬为言昭王昭王释孟尝君 管子代出丨丨之皮裘狐应阴阳之变六月而一见公贵买之代人忘其难得喜其贵价必相率而求之取此物者因令齐载金钱之代各求丨丨皮代王闻之果去其农处山林求狐二十四月不得一狐离支闻而伐之代王即将其士卒服于齐 吴筠元猿赋夫时珍貂裘世宝丨丨 曹植赠丁仪诗丨丨足御冬焉念无衣客 张九龄和姚令公从幸温汤喜雪诗万乘飞黄马千金丨丨裘 袁朗和洗掾登城南坂望京邑诗丨丨登廊庙牛衣出草莱 赵居贞云门山投龙诗披展送龙仪寜安服丨丨】
  狐苍【诗狐裘防戎传大夫丨丨裘防戎以言乱也】
  狐青【礼记玉藻见豹褎下】
  狐赤【诗疏见乌黑下】
  狐色【诗疏见乌黑下】
  狐皮【韩子翟人献丰丨黑豹之丨于晋文公文公受皮而叹曰以皮之美自为罪也 说苑千金之裘非一丨之丨】
  狐血【淮南子丨丨渍黍令人不醉髙诱注以丨丨渍黍米麦门冬阴干为丸饮时以一丸置舌下含之令人不醉也】
  狐毛【晋书韩友传刘世则女病魅积年巫为攻祷伐空冡故城间得狸鼍数十病犹不差友筮之命作布囊依女发时张囊着窗牖间友闭户作气若有所驱斯须之间见囊大胀如吹因决败之女仍大发友乃更作皮嚢二枚沓张之施张如前嚢复胀满因急缚囊口悬着树二十许日渐消开视有二斤丨丨女遂差】狐毳【阙名秋霜赋侵战士之马蹄封将军之丨丨王微游仙诗冬丨理丰丨春蚕绪轻丝】狐迹【江总雨雪曲绕障看丨丨依山见马蹄 孟洋重过康庄驿诗雪草交丨丨风沙鬬马鸣】狐踪【李贺恼公诗见兔径下 韩偓春闷诗雁足应难达丨丨浪得疑】
  狐裘【诗丨丨防戎匪车不东 又君子至止锦衣丨丨又丨丨以朝 又彼都人士丨丨黄黄 礼记玉藻丨丨黄衣以裼之锦衣丨丨诸侯之服也注非诸侯则不用锦衣为裼 又檀弓晏子一丨丨三十年左传初晋侯使士蒍为二公子筑蒲与屈不愼夷吾诉之公使让之士蒍退而赋曰丨丨尨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 又臧纥侵邾败于狐骀国人诵之曰臧之丨丨败我于狐骀注臧纥时服丨丨 又见羔袖下 论语黄衣丨丨 史记田敬仲世家驺忌子见三月而受相印淳于髠见之曰丨丨虽敝不可补以黄狗之皮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择君子毋杂小人其间 吕览见熊席下 说苑晋平公出朝有鸟环平公不去师旷曰东方有鸟名諌珂其为鸟也文身而朱足憎乌而爱狐今者君必衣丨丨以朝乎 黄帝出军诀黄帝伐蚩尤未克西王母遣人被黒丨之丨以符授之 岑参送羊干牛趁嵗赴汝南郡觐省便成婚诗珠箔障炉暖丨丨耐腊寒 李白豳歌行上新平长史兄粲丨丨兽炭酌流霞壮士悲吟寜见嗟 张南史送余赞善使还赴薛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