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九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御定渊鉴类函卷九

  天部九【雪 霰 雹】

  雪一

  原释名曰雪绥也水下遇寒而凝绥绥然下也 増说文曰雪者凝雨以彗 原毛诗曰雨雪瀌瀌见睍曰消【睍日气也】 増又曰北风其凉雨雪其滂 又曰雨雪载涂又曰上天同云雨雪纷纷 又曰今我来思雨雪霏

  霏 礼记曰天地积隂温则为雨寒则为雪 又曰孟春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雪霜大挚 原左传曰平地尺为大雪雪有七尺雪 増易通卦验曰干得坎之蹇则当夏雨雪 原诗传曰自上而下曰雨雪 又曰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独六出六出者隂极之数雪花曰霙雪云曰同云【同谓云隂与天同为一色也】 春秋元命苞曰隂气凝而为雪 増汉书曰元封二年大雪深一丈野中鸟兽皆死牛马踡缩如猬 晋朝杂事曰太康七年河隂雨

  赤雪二顷 唐书曰贞元二年京师赤雪 庄子曰天寒旣至霜雪旣降吾是以知松栢之茂也 曽子曰隂气盛则凝为雪 原秦子曰今欲驰光日下显白雪中不可得也 増淮南子曰至秋三月青女乃出以降霜雪青女司霜雪神也 又曰欲灭迹而走雪中 夏小正云农及雪泽言雪之泽无髙下也 原论衡曰云雾雨之徴也夏则为露冬则为霜温则为雨寒则为雪雨露冻凝者皆由地发不从天降 西京杂记曰太平之代雪不封条凌弭毒害而已 山海经曰由首之山小威之山空桑之山并冬夏有雪 増广志曰云南郡四五月犹积雪皓然代郡隂山五月犹宿雪八月末复雪原泛胜之书曰取雪汁以渍原蚕矢渍之五六日释

  因摩之杂谷种使稼能御旱故谓雪五谷之精也 宋玉对问曰客有歌于郢中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是其曲弥髙而和弥寡 増又曰援琴而鼓为幽兰白雪之曲 原楚辞招魂曰⿰兮来归北方不可以止层冰峩峩飞雪千里 班媫妤怨歌行曰新制齐纨素皎防如霜雪 又曰雪霰纷其无垠 又曰霰雪霏霏糅其增加 又曰霰雪纷纷而薄水 又曰桂棹兮兰枻斵氷兮积雪 増司马相如羙人赋曰时旣西夕元隂晦冥凉风萧然素雪飘零 江文通诗曰南中气暖朱华凌白雪 马季长云冬雪椯封乎其枝椯与团同拥附也

  雪二

  原穆天子传曰雨雪千里猎于钘山之西阿 又曰北风雨雪天子游黄台之邱骛于苹泽日中大寒北风雨雪有冻人天子作黄竹诗【详诗】 増拾遗记曰穆王东至大⿰之谷西王母来进嵰州甘霜甜雪嵰州去玉门三千里地多寒雪霜着木石之上皆融而甘可以为菓又曰周灵王起昆明之台召诸方士有二人乗飞辇上席酣醉时赤旱地裂木燃一人能以歌召霜雪王乃请焉于是引气一喷云起雪飞坐者皆凛然 又曰燕昭王时广延国来献其国去燕七万里在扶桑东其地寒盛夏之日氷厚至丈常雨青雪冰霜之色皆如绀碧原左氏传曰楚子次于干谿雨雪王皮冠秦复陶【秦所遗羽衣也】翠被豹舄执鞭以出 王孙子曰昔卫君重裘累茵而坐见路有负薪而哭者问曰何故也对曰雪下衣薄是以哭之于是卫君惧见于顔色曰为君而不知民孰以我为君于是开府金出仓粟以赈贫穷 晏子春秋曰景公时雨雪三日公披狐白之裘晏子入公曰怪哉雨雪三日不寒晏子曰古之贤君饱而知人饥温而知人寒公曰善出裘发粟以与饥寒者 琴操曰曽子耕泰山之下天雨雪冻旬日不得归思其父母作梁山吟战国防曰魏恵王卒葬有日矣天大雨雪甚至于牛

  目羣臣请弛期太子不许恵子谏曰昔王季葬涡山之尾栾水齧其墓见棺前和文王曰先君欲见羣臣百姓矣乃出为张朝三日后葬今先王欲小防而抚社稷故使雪甚弛期而更为日此文王之义也 史记曰东郭先生乆待公车贫寒衣弊履不完行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 汉书苏武传曰单于幽武置大窖中絶不与饮食天雨雪武卧齧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 又曰汉女有居东海飬姑姑女谗之姑竟诣太守诉杀之五月下雪 汉武内传曰西王母云仙之上药有霜绛雪 録异传曰汉时大雪积地丈余洛阳令身出按行见民家皆除雪出至袁安门无有路谓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戸见安僵卧问所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亷 増汝南先贤传曰颍川胡定字元安至行絶人在防雉兎游其庭夜雪覆其室县令遣户曹排雪问定定已絶谷妻子皆卧在牀令遣掾以干糒就遗定乃受半 原晋书曰东嬴王腾于常山屯营时大积雪常山门前方数丈融液腾怪而掘之得玉马髙尺余 増曹摅别传曰曹摅为洛阳令于时大雪而宫门夜忽失行马摅曰此非他窃理可揣明必是门士以撩寒騐之而具服 原世说曰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道韫曰未若栁絮因风起 语林曰王子猷居山隂大雪夜眠觉开室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徬徨咏左思招隠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溪即便夜乗轻船就戴经宿方至既造门不前便返人问其故曰吾本乗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崔洪北凉録曰先酒泉南有铜驼山言犯者大雨雪沮渠逊遣工取之得铜万斤宋齐语曰孙康家贫常映雪读书清介交游不杂 増宋书符瑞志曰大明五年正月戊午元日雪降殿庭前时右卫将军谢庄下殿雪集衣邉白上以为瑞于是公卿并作花雪诗 南史曰梁南平王伟每祁寒积雪则遣人载樵米随乏絶者赋给之 后周书曰长孙俭旧尝诣阙奏事时值大雪遂立于雪中待报自旦逹暮竟无惰容其奉公勤至皆此也 回纥传曰薛延陀使大度设击李思摩摩走朔州太宗诏李勣营朔州部将薛万彻率劲先执马者故薛延陀不能去斩首数千级获马万五千大度设亡去万彻追弗及残卒奔漠北防雪甚众皲踣死者十八始薛延陀能以术禬神致雪冀困勣师及是反自毙云 艺术传曰髙宗盛夏思雪明崇俨坐顷取以进云徃隂山取之 吐蕃传曰咸亨元年吐蕃遣大臣论仲琮入朝帝召见对曰乌海之隂盛夏积雪 旧唐书曰长夀二年元日大雪其夜质明而晴上谓侍臣俗云元日有雪则百谷豊未知此语有何故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